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李焕英”票房破40亿元,谁最赚?

第一财经 2021-02-24 10:15:21

作者:叶雨晨 ▪ 陈锐    责编:高莉珊

一部罕见的爆款,最大出品方却没捞到啥。发生了什么?

图片来源:豆瓣

作为今年电影春节档最大“黑马”,《你好,李焕英》已经在票房上反超《唐人街探案3》。

猫眼专业版显示,截止至2月23日晚11时,上映12天的《你好,李焕英》总票房达42.89亿元,超过好莱坞大片《复仇者联盟4》,位列中国影史票房第四名。

图片来源:猫眼专业版。

不过,作为电影的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却并没有跟着大赚。

2月18日,北京文化公告了公司源于影片《你好,李焕英》票房营收。公告称,该影片已委托第三方公司保底发行,保底票房收入为15亿元。截至2月17日24时,影片累计票房收入约27.25亿元,北京文化来源于该影片票房的营业收入约为6000万-6500万元。

一部电影上映之后,首先要扣除5%的电影专项基金、3.3%的营业税,在剩余的票房中,院线和影院通常会拿走57%,剩下的约为总票房的1/3,才是出品方和发行方分账的基础——按此计算,《你好,李焕英》票房收入27.25亿元时,出品方和发行方分账的基础约10.75亿元,而北京文化获得的收入仅不到6500万元。

公告一出,春节后曾几次涨停的北京文化股价出现大跌。

资本市场之外,对业界而言,保底发行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曾经多次保底发行并押中爆款的北京文化,这次却选择被第三方保底,而且错失爆款。

有输家就有赢家

《你好,李焕英》的主要出品方共7家公司,分别为北京文化、上海儒意影视、天津猫眼微影、北京精彩时间文化传媒(以下简称“北京精彩”)、新丽传媒、大碗娱乐、阿里巴巴影业(北京)有限公司。主要发行方共4家,分别是中影、北京精彩、天津猫眼微影和上海儒意。

有消息称,参与此次《你好,李焕英》保底发行的正是后两者,也就是说,天津猫眼微影和上海儒意成了这部电影暴赚背后的赢家。

2月21日,儒意影业母公司恒腾网络发布的公告部分证实了这一消息。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儒意影业为《你好,李焕英》的主要出品方和最大保底发行方。

尽管保底分账的具体比例尚未对外公布,但如今该电影的票房有望超过50亿,远超保底票房。2月23日,恒腾网络一度涨超8%。

恒腾网络是一家港股上市公司,两大股东分别为恒大和腾讯,2020年10月全资收购上海儒意影业。儒意影业的产品力一直不俗,曾出品《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小时代3》《送你一朵小红花》等电影,参与制作过《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等电视剧。

保底发行是个什么游戏?

保底发行通常有两种方式——买断和保底分账。买断模式下,如果实际票房达不到保底票房,将由发行方承担损失,出品方稳赚不赔,如果对赌成功,发行方将获得保底票房之外的全部超额收益;保底分账则是在保底票房基础上,多出的票房由出品方和发行方再按照一定比例分账,票房越高,发行方分的越多。保底分账的比例根据不同影片协商,没有固定比例。

目前国内采用保底发行基本都以保底分账模式为主,极少会保底买断。这也是北京文化公告它的分账收入时会提及27.25亿元实时票房的原因——该数字其实已远超保底数——当然,超出部分为其带来的收益很少。

在业内,北京文化是保底发行的老玩家,曾保底发行《心花路放》《战狼2》,后又投资了《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等爆款,一度以眼光独到的爆款制造机著称。

但实际上,北京文化虽然频频压中爆款,但实际上获利并不充裕,保底发行收益也一直都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相比华谊兄弟、博纳、光线等老牌电影公司,北京文化入局较晚。为了能在被头部公司瓜分无几的电影市场上争取优质资源,北京文化通常会降低分账比例,比如《西游·降魔篇》中,华谊兄弟就获得了高达70%的分账比例,博纳影业在《后会无期》的对赌中超出部分的分成为40%,北京文化获得的分账比例远远少于这个数字。

2014年,北京文化联合中影集团以5亿元票房保底发行了宁浩导演的《心花路放》,分账比例仅为25%,并要承担不少于5000万的宣传费用。好在《心花路放》最终拿下了近11.7亿元票房,北京文化借此收入1.91亿元。

2017年北京文化联合聚合影联以8亿元票房保底发行吴京的《战狼2》。该片票房最终56.8亿元,成为中国影史的最高票房。不过根据当时的协议,北京文化从《战狼2》最终获得的收入仅1.6亿元。

图片来源:豆瓣。

另一部大爆款《流浪地球》也类似。该片总票房超46亿元,虽然没有公布具体的保底方案,但财报显示,北京文化从中分得的收入为6.3亿元,扣掉成本实际收益不足3亿元。

当然,北京文化用让利的方式攫取到了更多影视资源,借此提高了自己在市场上的知名度。公司董事长宋歌曾对媒体解释过,为了控制风险,公司还会把保底发行来的影片继续分包出去,也就是成为中间商,将部分投资份额溢价卖出。

保底发行本身就是一种带有赌博性质的金融手段,需要缜密的风险控制。大众视线过分集中在北京文化成功的几个保底案例时,往往也忽略了那些失败的案例,比如2017年北京文化以5亿保底由陈国富监制的《二代妖精》就以失败告终。

北京文化的困难很难靠一部爆款解决

此次错失《你好,李焕英》的保底发行,除了对电影判断不足,北京文化已经出现的资金紧缺问题也是重要原因。

一直以来,相比保底,北京文化的投资手法显得更为激进。

作为一家以旅游为主业的公司,从2013年开始,北京文化发起了包括世纪伙伴、光影瑞星、星河文化、艾美影院等多起传媒并购。其中,光景瑞星是宋歌离开万达影视后创立的,之后改名为摩天轮文化;世纪伙伴的法人娄晓曦曾是华谊的影视剧负责人;星河文化的法人则是华谊金牌经纪人王京花。

借由这些收购和资本运作,北京文化笼络到众多电影圈内的人才,建立起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三大板块,成功转型影视。

但从北京文化的以往的片单上看,北京文化这些爆款电影背后往往都还有真正的承制公司。除了封神三部曲之外,北京文化并没有深入到开发和制片环节,而更像是投资者的身份,这其实并没有展现一家电影制作公司的实力。

近几年,北京文化又想要加码文旅项目,开始对度假村等项目的收购和投资,这些失败的决策导致北京文化现金流紧缺、负债累累,今年1月还曾对外公告过贷款逾期。

另外,高管内斗也加速了这家公司的衰败。

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发布巨亏年报当天,公司前副董事长,世纪伙伴前法人代表、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涉嫌财务造假、公司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违规披露及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等多项犯罪。之后北京文化经历了多次高层大换血,大量个人或机构公司退股。

由于娄晓曦的离开,北京文化在电视剧业务板块的核心团队流失已经成为事实,再叠加郑爽代孕事件影响,其出品的《只问今生恋沧溟》只能无限期搁浅,回款无望。

2020年王京花也从北京文化子公司浙江星河全面退出,不再担任法人,经纪业务最终停滞。

作为最重要业绩支撑的电影业务,除宋歌外,最重要的两位制片人杜扬和张苗也先后离开。而在封神三部曲的项目上,北京文化在2014年就宣布了投资不高于人民币13亿元、投资比例为不高于70%且不低于 20%,并负责3部电影的宣传发行,但受疫情影响至今也没有定档。

所以,即便《你好,李焕英》大丰收,北京文化也已经很难再靠爆款继续维持面子上的好看了。

不仅是北京文化,春节档期的高票房并没有让这些电影背后的影视公司们收到预想的红利。

《唐探3》的票房走势可以让万达收回成本,但口碑的崩塌让唐探系列的续集风险加剧;《新神榜:哪吒重生》口碑突出,但对追光动画来说,3亿元的票房依然很难回本;《侍神令》的失败则让因为《八佰》获得一线生机的华谊兄弟再次跌落谷底;光线传媒也因《人潮汹涌》不达预期,股票在开盘后迅速走低。

受疫情影响的影视公司仍未翻身。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