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频繁引发信用“贬值”:中小银行的非标之困

第一财经 2021-06-23 18:59:29 听新闻

作者:杨佼    责编:石尚惠

今年以来,数家中小银行被降低信用等级,都与非标、非信贷资产风险有一定关系。

占比过高、消化困难的非标、非信贷资产,正在成为中小银行信用“贬值”的潜在诱因。

中诚信近日披露的一份评级报告,在仍然维持AA+主体信用等级的同时,将四川天府银行的评级展望,从此前的稳定下调为负面,并提示未来12~18个月内,该行的信用水平可能下降。

究其根本,是在持续息差收窄、资产质量恶化、减值准备压力加大等共同因素下,天府银行去年净利润同比大降42%以上。同时,该行的非标投资风险不断暴露,减值压力、流动性管理难度加大。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天府银行信托、资管计划合计314.64亿元,非标占比82.39%,已出现较大减值迹象和流动性管理压力。

非标资产带来的困扰,并非天府银行一家所独有。包括该行在内,今年以来,已有五家银行被下调评级,或评级展望被降为负面,多家银行评级被下调,在一定程度上都与非标、非信贷资产质量、流动性风险有一定关系。

“贬值”的信用

无论是资产规模,还是经营水平,在四川地区的城商行中,天府银行一向都名列前茅。但由于区域信用环境变化,该行运营和盈利、资产质量、存款稳定性、流动性管理等方面,都面临诸多较大挑战。

数据显示,2020年末,天府银行净息差1.77%,同比下降0.13个百分点,全年利息净收入36.88亿元,同比下降3.75%;非利息净收入6.36 亿元,同比减少32.63%。

受上述因素共同影响,天府银行去年实现营业净收入43.24亿元,同比小幅下降了9.46%,但8.46亿元的净利润,不仅同比大幅下降42.11%,而且已经低于2018年的水平。

资产质量下降、不良贷款持续上升,吞噬了大量利润。2020年,该行母行口径新增不良贷款20.02亿元,全年处置不良贷款16.2亿元,年末不良贷款余额26.12亿元,同比上升3.41亿元;去年年末,不良率2%,比年初上升0.02个百分点;全年计提贷款损失准备达11.54亿元,在拨备前利润中的占比达到55.04%,同比上升17.57个百分点。

另外,为加强以前的非标资产处置力度,天府银行去年还计提了非信贷资产减值损失2.48亿元,同比大幅增加2.42亿元,年末计提的投资资产减值准备达6.05亿元。

资产质量之外,由于自身业务结构因素,在监管政策变化的背景下,天府银行的业务开展也面临一定压力。

评级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底,天府银行房地产业、建筑业和个人住房贷款等涉房贷款合计占比20.07%,其中住房按揭贷款余额84.9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51.91%。

而就在去年底,监管出台规定,将银行类金融机构的涉房贷款分为五档管理,天府银行属于第三档,对应的房地产贷款占比上限和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为22.5%和17.5%。虽然天府银行的住房按揭贷款占比与监管底线尚有距离,但其涉房贷款占比已经逼近监管红线。

收益较高的民营中小微企业贷款,则面临资产质量下迁风险。截至2020年底,该行展期贷款同比上升42.42 亿元,达到151.82 亿元,占全部贷款的11.63%,其中划入关注类的15.11亿元,划入不良的7.38亿元。

“考虑到信托和资管计划中房地产行业融资项目占比较高,该行整体房地产业风险敞口较大。”中诚信在评级报告中表示,天府银行存量不良贷款以省内民营中小微企业为主,经济下行的环境下易转化成不良贷款,需密切关注其迁徙趋势。

非标风险暴露

除了盈利能力弱化、资产质量恶化,非标资产占比较大带来的流动性风险,也是天府银行需要面对的重大挑战。

截至2020年末,该行证券投资余额较年初下降12.68%至547.85亿元,在总资产中占比24.38%,安全性较好的国债、地方债、金融债、同业存单合计占比32%;信托及资管计划合计314.64亿元,占投资资产的57.43%。

天府银行的资管、信托资产,主要投向货币市场工具、债券、资产支持证券、非标债权等资产。去年底,该行非标投资余额259.24亿元,占比82.39%。

中诚信在评级报告中表示,该行历史上通过资管计划转让信贷资产,近年来监管要求趋严,该行陆续将出表资产列入自营投资核算,比照信贷业务管理。仅去年上半年,就通过核销、打包转让处置剩余14.7亿元信贷资产。

评级报告还显示,截至去年底,天府银行非标投资中无不良余额,但关注类余额达62.13亿元,占比23.97%。去年底计提的投资资产减值准备余额为6.05亿元。中诚信认为,该行非标债权投资占比较大,已出现减值迹象,面临较大的减值准备计提压力。

更重要的是,规模不小的非标资产增加了流动性风险。天府银行的非标投资期限多集中在1至3年,产品期限较长、即时变现能力较弱, 加大了该行的流动性管理难度。

不仅是非标,天府银行还存在整体流动性缺口。截至2020年底,该行一年内到期的资产在总资产中占比39.58%,一年内到期负债在总负债中占比60.86%,年末2~7日内到期期限缺口为62.70亿元,流动性压力较为明显。

非标占比较高,挤占流动性的同时,天府银行的存款稳定性也不理想。去年以来,该行通过压降同业资金改善负债结构,截至当年底,客户存款在总融资中的占比,较年初上升1.54个百分点至75.95%,但同期563.95亿元的公司存款,却比年初大幅下降25.94%;保证金存款余额226.08亿元,比年初大幅增长128.77亿元,在总存款中占比提升7.63个百分点至14.37%。

中诚信认为,非标投资占比较高,加大了该行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管理难度;存款稳定性较弱,流动性管理压力较大,需对该行公司存款稳定性密切关注。

中小银行信用“贬值”诱因?

在银行业资产质量承压、盈利能力下行的大环境下,在银行业中处于弱势群体的区域中小银行,所受影响更为明显,多家中小银行信用评级因此受到影响。

在天府银行之前,中诚信已在今年5月将山西榆次农商行的主体评级从A+降至A-,两只债券的债项评级从A调降至BBB-,同时将主体、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而H股上市的广州农商行,也在4月被中诚信将评级展望由稳定降为负面。

此外,遵义汇川农商行、安徽阜南农商行等五家中小银行,被评级机构降低评级,或评级展望下调为负面。而山东广饶、邹平两家农商行,因多次延迟后仍未按规定披露2018年至2020年三年年报,而在今年5月26日被东方金诚终止评级。

而非标资产带来的困扰,并非天府银行一家所独有。上述被下调评级的中小银行,除了资产质量、经营因素,在一定程度上都与非标资产质量、流动性风险有一定关系。

根据广州农商行披露,该行去年净利润52.77亿元,同比减少33.3%,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加大对表外理财存量历史包袱的计提力度,导致当年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加10.93%,达到78.52亿元。

山西榆次农商行被下调评级,也与非信贷资产风险有一定关系。受拨备计提大幅上升影响,该行去年全年净亏损324.25万元,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降至-3.14%,资本充足率则降为-0.07%。

中诚信认为,山西榆次农商行盈利能力大幅下降,且减值准备计提缺口仍然较大,资本已严重不足,因此决定下调该行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

年报数据显示,该行去年计提贷款、非信贷资产损失减值准备分别为2.39亿元、2533万元。但审计机构根据会计记录,对其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原因是如果按照监管要求严格计提,其信贷资产减值准备应计提22.95亿元,非信贷资产减值准备应计提12.87亿元,未足额计提金额合计33.17亿元,缺口巨大。

不仅是城、农商行,即便是大中型银行,也同样面临表外资产质量压力。平安银行年报显示,2020年,该行核销理财回表等非信贷不良资产315.76亿元、同比增加306.82亿元。计提非信贷资产减值损失272.7亿元,同比增加210.31亿元。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