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董事长拟上位实控人,刚发生内幕交易的国民技术股价又抢跑

第一财经 2021-07-13 22:27:47

作者:杨佼    责编:杜卿卿

向董事长发行股份,使之成为实际控制人之前,国民技术提前涨停

董事长要借定增上位实际控制人,多年无主的上市公司迎来新主。但令人不解的是,公司股价却在消息公布前,就已提前“抢跑”。

国民技术(300077.SZ)7月12日晚间披露,拟以12亿元的募资上限,向董事长孙迎彤最多发行9252万股。发行完成后,孙迎彤将以最高16.74%的持股比例,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自从2013年以来,国民技术一直没有实际控制人。而孙迎彤是该公司创业元老,2003年就开始担任副总经理。但蹊跷的是,此事披露此事当天,国民技术股价已突然在临近收盘涨停。

这已不是国民技术近期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走势。5月27日到7月12日,国民技术累计上涨超过190%,并且五次登上龙虎榜。期间,机构大量买入。买入金额占达到同期龙虎榜买入前五的40%左右。第一次大涨的5月28日、31日,正值国民技术筹划重大事项,期间还发生了内幕交易。

股价蹊跷大涨,不是第一次

迄今为止,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由于没有实际控制人,国民技术一直处于“无主”状态。2013年11月,时任控股股东将持有的7480万股、占比27.5%的股份,作价13.4亿元转让后,国民技就一直没有实际控制人。

截至今年3月底,孙迎彤持有国民技术1674万股,持股比例为3%,为第一大股东。若此次发行顺利完成,孙迎彤的持股比例将提高至13.84%至 16.74%,从而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相对于二级市场的股价,孙迎彤认购股份极高的折价率颇高。按照发行数量测算,孙迎彤认购上述股份的价格,大致在13元左右,还不到该公司停牌前二级市场股价的60%。

股价长期低迷的国民技术,最近一个多月如同插上了翅膀一样扶摇直上。从5月27日的7.74元起步,一路飙涨到7月12日收盘时的22.06元,期间累计涨幅超过190%。

就在披露此事的7月12日,国民技术因踩中网络安全概念,而午盘放量大涨20%,全天成交额21.71亿元,换手率达19.77%,市值则一举越过百亿大关,达到123.01亿元。

类似的情形,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事先几乎都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5月28日、31日、6月15三个交易日,国民技术突然放量大涨12.4%、20%、19.98%。

5月底的第一波大涨之前,国民技术没有披露任何利好。直到5月31日晚间,该公司才披露,公司与韩国浦项化学签订意向书,后者计划通过受让公司所持斯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斯诺发展”)或其子公司部分股权、或成立合资公司等形式,与公司在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业务领域开展合作。

深交所6月1日为此下发关注函,要求国民技术补充说明筹划浦项化学合作事项的背景相关,以及内幕信息知情人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或提供、泄漏内幕信息的情形。

2021 年3月18日,浦项化学委派的代表一行5人抵达中国,5月 22 日-5 月 26 日,浦项化学的项目投资负责 人与公司相关代表洽谈进一步合作事宜,经过沟通,双方初步明确了 合作意向。 2021 年 5月29日,公司召开总经理办公会,审议公司与浦项化 学合作事项,同意签署《意向书》。

国民技术6月3日的回复,证明了内幕交易的存在。该公司在回复函中称,斯诺发展总经理李惠军4 月 2 日知悉上述合作事项,并在 4 月 29 日、5月13日,分两次买入1.45万股,又在5月31日全部卖出。

不仅如此,国民技术近期大涨过程中,机构、游资均参与炒作。5月31日至今,国民技术五次登上龙虎榜,每次均有机构身影。龙虎榜数据显示,5月28日至7月12日,国民技术五次登上龙虎榜时买入前五席位中,机构专用席位一共买入14次,买入金额合计接近5亿元,在对应交易日买入前五中占比接近40%。

从上述情况来看,机构、游资的买入时点,与国民技术、浦项化学的筹划合作时点高度重合。这其中是否存在泄密,外界尚不得而知。

经营状况堪忧

孙迎彤是国民技术的创业元老。早在该公司成立之初,孙迎彤就已加入,至今已经达18年。

公开信息显示, 2003年至2005年,孙迎彤已担任国民技术副总经理;2005年以来一直担任公司总经理,并在2018年5月开始接任董事长。国民技术2010年上市时,他已持有约394万股,除了2014年减持200万股外,基本没有将持有股份套现。

国民技术上市之初的主营业务,包括网络支付安全、射频芯片两大领域,从2017年开始,又开始涉足新能源锂电领域,以13.3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斯诺发展70%股权。

虽然踩中网络安全、锂电、芯片三大热门概念,股价得以暴涨,但国民技术的业绩并不好看。2017年以来连年巨亏,累计亏损超过22亿元,亏损金额达到该公司上市后盈利的3倍以上。

而国民技术的利润巨亏,几乎全部发生在孙迎彤担任总经理、董事长期间。

国民技术2017年11月29日披露,子公司前海国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民投资”)出资5亿元,与私募北京旗隆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旗隆”)合作成立旗兴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下称“深圳 国泰”)深圳国泰,但前海旗隆突然已经失联,国民技术随即报案。截至本公告披露日,上述被转移的资金未归还,被告尚未归案。

公开披露显示,2015年11月、2016年7月,国民技术利用IPO超募资金,向国民投资借款5亿元,用于成立深圳国泰。该公司预计资金无法收回,全额计提损失,导致当年净利润巨亏4.88亿元。

案件发生后,深圳检察院于2018 年 12 月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决定批捕代雪峰等涉案人员。由于涉案人员外逃,被挪用资金的至今没有归还,涉案人员也未归案。该公司7月9日公告称,去年10月,国民投资在新加坡高等法院诉讼,要求涉案人员代雪峰等涉案人员返还3426万美元、29万新加坡元挪用资金及损害赔偿。直到今年7月8日,传票才由新加坡法院送达。

国民技术的锂电池业务亏损更为严重。被国民技术收购后,由于主要大客户发生债务危机,斯诺实业的经营出现持续亏损,目前仍然未能扭亏。2018年,受斯诺发展大额应收款计提等影响,国民技术净利润巨亏16.14亿元。

2010年4月上市以来,国民技术盈利就不容乐观。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6年,净利润一共盈利约5.4亿元,加上2019年盈利1.03亿元,合计金额只有6.4亿元稍多,只比2017年一年的亏损金额稍多。

如果此次发行得以实施,孙迎彤上位实际控制人,国民技术的窘境能否得以改变?还有待时间检验。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