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要闻
  • 东京奥运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万万没想到,运动员很快就入场了 | 2020 东京奥运特别报道

第一财经YiMagazine 2021-07-24 12:24:26

责编:陈婷

△ 第 32 届夏季奥运会终于在东京开幕。图片来源 | Twitter @Tokyo2020

7月23日东京时间20:00,第32届夏季奥运会终于在东京开幕。开幕式采用无观客形态举办,开幕式举办地——新国立竞技场场外,抗议者声浪仍然不断。

这届奥运经历了建筑师扎哈的主场馆设计案遭废弃、日本设计师佐野研二郎设计的会徽因抄袭嫌疑被撤回、因疫情延期一年、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因言论不当被迫辞职、奥运开幕式导演不断离职或被撤职等多轮风波。直到今天,奥运相关感染者人数仍在不断增加。

受疫情等多种因素影响,此轮开幕式采取了简化措施。在社交网络中,既有人为各种开幕式中各种“戳梗”的做法而激动,也有更多人一直在关注入场运动员的口罩佩戴状况。无论如何,这场备受关注的仪式冷清而准点地完成了。我们总结了几个你可能感兴趣的关键词:

短发白衣的运动员走上场地中央,绿色灯光拉长她的身影,变出一株绿苗。她名叫津端 Arisa,任职于西埼玉中央医院,同时也是一名拳击手。三年前,津端为了减肥开始尝试拳击,后来因为表现出色而入选日本代表,但碍于新冠疫情,奥运会拳击世界预选大会终止,她将无法参赛。既是在防疫第一线工作的护士,又是不忘训练的运动员,津端 Arisa 的双重身份很贴合本届奥运会的主题。

△ 女性、医护工作者、运动员……津端 Arisa 虽然无缘正式比赛,但以另一种形式圆梦。在她之后,是以“连接”为主题的舞蹈表演。图片来源 | Getty Images

日本歌手 Misia 演唱了日本国歌《君之代》。2020 年,她因为参加中国音乐综艺节目《我是歌手》而被国内观众熟知。Misia 出道23年,连续2次作为压轴嘉宾登上相当于“日本春晚”的 NHK 红白歌会,她也演唱过《Everything》《再见你一次》《天空之吻》等大热歌曲。疫情期间,Misia 积极参与慈善演唱活动,为医务人员打气。

△ 歌手 Misia 为东京奥运会开幕式领唱日本国歌。图片来源 | Getty Images

今年4月,她的新单曲《Welcome One》被选为东京奥运会马术比赛的应援主题曲。《日刊体育》评论道:“Misia 有着代表日本的声音,可以在这黑暗的时刻给大家带来光明。”

除了她的歌技,身上的彩虹裙更是引起网络热议,这件由日本新锐设计师 Tomo Koizumi 创作的礼服被网友调侃为像“冰沙”“棉花糖”和“浴球”,但也有人好奇在哪儿可以买到它。

参照国际奥组会发布的参赛手册,虽然计划3小时“跑完开幕式流程”,但仪式最终持续了3小时50分钟。因运动员间需要确保2米间距,各代表团的队伍不仅看起来会有些松散,团队整体在会场内的行进时间也不得不延长。 

开场演出35分钟之后,运动员开始入场。对比之下2008年北京奥运会文艺表演部分长达一个小时,而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最开始也演了7个节目。

△ 从节目编排上来看,“舞蹈”是整场的核心。你可能会觉得开场的表演气氛阴森,不能理解那些敷着白粉扭动肢体的人。其实那种舞蹈叫“暗黑舞踏”,混合了传统与现代风格,舞者常常剃发,涂白身体,表演中常包含吶喊、扭曲、匍匐、蟹足等元素。图片来源 | Twitter @Tokyo2020

本次开幕式运动员入场顺序遵循日语五十音图排序,这也是为什么安道尔(Andora)之后会跟着也门(Yemen)和意大利(Italy)。继奥运会发源地希腊代表团之后,第二个走进开幕式现场的是国际奥委会难民奥林匹克代表队,共有29名运动员。这是难民代表队第二次参加奥运会。

2016年,国际奥委会就曾选拔10名难民运动员,作为难民代表队参与里约奥运会。2018年,国际奥委会再次决定为东京奥运会成立难民代表队,并成立国际奥委会难民运动员奖学金,资助更多有潜力的难民运动员训练。

这些难民运动员也有机会自己挣钱。国际奥委会与他们的国际顶级赞助商之一爱彼迎合作,推出“结识难民运动员”线上体验项目。东京奥运会期间,你可以付费与难民运动员线上连线,通过爱彼迎平台与他们交流。

△ 国际奥委会与爱彼迎称,希望通过这个活动为难民运动员提供收入来源,也增进人们对难民群体的了解。图片来源 | 爱彼迎官网

似乎是为了符合人们对这个动漫之国的想象,此次奥运会开幕式也充满了 ACG(动画、漫画、游戏)元素。不仅开幕式以一段动画开场,各个体育代表团的入场引导牌也运用了漫画中的“对话框气泡”,甚至配上了用于强调突出的“集中线”。入场背景音乐则是日本经典电子游戏播放清单,包括《勇者斗恶龙》《最终幻想》《怪物猎人》等。


△ 如果说这是日式角色扮演游戏(TRPG)爱好者的狂欢,没人会反对吧?一些人曾经预测,东京 8 分钟里主打的马力欧也会来到这次开幕式,但不仅马力欧没来,连其创造者任天堂也在音乐清单上“隐身”。图片来源 | 东京奥运会

△ 运动员入场结束后,一场由不同年龄、国籍、性别的演员参与的表演最终展现出了此次奥运的会徽。1824 台无人机在空中构成了一个立体版的会徽,又幻化成地球的形状。图片来源 | Twitter @Tokyo2020

在本次开幕式中,歌曲《Imagine》再次出现。这首歌由约翰・列侬创作于1971年,表达着对没有宗教、国家界限的和平世界的想象。除了本次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它也曾用于2012年伦敦奥运会闭幕式与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

不仅是通过奥运会这个渠道,“多样化”也是东京这座城市想要传递给世界的印象。任何性格与爱好的人群似乎都可以在这个城市找到自己的生存角落——但也有争议说,这种多样化的背后,可能存在着对他人生活状态的漠不关心。但无论如何,多样共存永远是人们更愿意生活的理想世界。

△ 不过,大部分场内的摄影师都没有拍到无人机变形。图片来源 | Getty Images、Twitter @Tokyo2020

日本是现代奥运会极简运动图标的设计鼻祖。在一段追溯动态图标历史的视频结束后,“小蓝人”和“小白人”闪亮登场,使用各种道具模仿这些经典平面设计,当着观众的面快速换装,每个动作只维持几秒钟;与此同时,场外的数千台无人机也在同步变换阵型,摆出动态图标。

这一系列表演让人想起首播于1979年的日本综艺节目《超级变变变》,它就创造了一种“现场变装”的竞赛形式,选手们要比拼谁的创意更有趣、动作表演更精彩,再由评委打分。因为太受欢迎,《超级变变变》至今已经播出了98回。上海电视台在2001年购买了《超级变变变》1980年代版本的转播权,曾经有段时间,上海地区的观众每晚都能在炫动卡通频道收看这档节目。

搞笑艺人、演员剧团一人(没错,这是他的名字)的演出重新点亮了开幕式的表演。这段演出方式让人想起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也引出了日本歌舞伎演员市川海老藏和旅美爵士钢琴家上原广美。

△ 市川海老藏饰演歌舞伎曲目《暂》中的人物镰仓景正,喊出一声“且慢”,喝止了恶党清原武衡处刑武将源义纲。这时,钢琴家上原广美奏响了她作曲的《Spectrum》。图片来源 | Getty Images

搞笑艺人——这是个日本特有的艺人职业,他们的工作就是让人开心。他们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负责盘活节目气氛,甚至在严肃新闻政论节目里也会有他们的身影。这就离不开他们背后的推手——经纪公司了。吉本兴业是日本最古老的艺能事务所,已有超过100年历史,被称为“搞笑综合商社”,旗下有6000多名艺人。

但是,搞笑艺人之路竞争非常激烈,在没有名气的时候,很多艺人需要同时兼职打工才能维持生活。凭借小说《火花》出圈到文学界的又吉直树也实在是这个圈子的幸运儿——但另一方面,在搞笑技能之外拥有一技之长的搞笑艺人也不在少数。

与东奥举办、主场馆设计过程一样曲折的,还有让人头疼的奥运圣火点火仪式。隈研吾设计的东京新国立竞技场并没有为奥运圣火台留出空间。主火炬点燃处一度传闻是在东京江东区临海的梦之大桥。观众们不免要为放在桥上的圣火捏把汗,要知道,自2020年3月开始的日本境内奥运圣火传递,已经不止一次出现火炬被大风吹灭的情况了。

最终,点火台还是放在了开幕式主会场。蓝白色点火台放在了地面上,没有选择与场馆主体结合。由日本设计师佐藤大设计,设计灵感来自富士山。(佐藤大可以说是日本设计界的“当红炸子鸡”,点击这里阅读更多报道

网球运动员大坂直美是最后一棒火炬手。大坂直美曾在今年6月宣布退出网球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的法国网球公开赛。她拒绝出席赛后记者发布会,表示自己在与外界交流、面对媒体常感到焦虑和压力,并坦承自己长期受到抑郁情绪困扰。她的父亲是美国国籍的海地人,母亲是日本人。2019年起,她放弃日美双重国籍,选择加入日本国籍,但她并不会说日语。种种背景与做法,让她受到多种争议。但这并没有影响她最终成为点燃此次东京奥运圣火台圣火的人。

△ 主会场的火炬台,远看像是一座喷发的富士山?图片来源 | Getty Images

担任本次开幕式及闭幕式的导演团队也几经波折。

2017年12月20日,东京奥组委最初公开了由狂言师野村万斋担任总导演的8人“综合策划团队”,包括了知名音乐人椎名林檎,编舞导演 MIKIKO、电通广告创意总监佐佐木宏,特效导演山崎贵、东宝电影制作人川村元气、创意总监菅野薰和创意制作人栗栖良依。在野村万斋原本的构想中,演出将以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后复兴为主题,围绕“镇魂与重生”展开。

之后,由于新冠疫情日渐蔓延,2020年3月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联合宣布奥运会推迟一年举办。然而,在离开幕仅剩7个月时,东京奥组会宣布解散了野村万斋团队。新的团队由8人团队之一的佐佐木宏主持,负责简化演出并围绕“抗疫”主题做出修改。

此时,东京奥运会除了疫情阴云,开始生出更多其他乱象。

先前已有参加申奥的原都知事猪濑直树受贿辞职,以及大会标志设计涉嫌盗用的问题。今年2月,原日本首相森喜朗因发表歧视女性的言论而引咎辞职。3月,周刊《文春》爆出新导演佐佐木宏在通讯群中提出了侮辱女艺人渡边直美外貌的歧视性方案,之后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在记者会上宣布了佐佐木宏辞职的消息。

△ 虽然倡导多元化和包容,但东京奥组委却丑闻不断。2021 年 3 月,森喜朗宣布辞任东京奥组委主席一职,他的位置由日本政府前奥运大臣桥本圣子接替。图片来源 | EPA

原以为开幕在即,闹剧也将告一段落。然而,在东京奥组委于7月14日发表了开闭幕式的制作和演出团队后,围绕负责作曲的音乐人小山田圭吾和表演总监小林贤太郎再起风波。

7月15日,小山田圭吾被发现在1994年及1995年接受《ROCKIN'ON JAPAN》和《Quick Japan》杂志采访时,告白了自己霸凌残疾同学的往事。尽管当时的编辑者本着以加害者的角度来讨论霸凌问题的愿望,但依旧遭到了日本民众和残疾人团体的强烈抗议,认为有悖于奥运精神。7月19日,小山田圭吾辞职,东京奥组委也宣布不再使用他的作品。

7月21日,美国的犹太人人权团体西蒙·维森塔尔中心指责小林贤太郎在1998年拍摄的一则搞笑短片中将犹太人被屠杀编入了段子中,认为“无论是什么人,都没有嘲笑纳粹种族屠杀受害者的权利”。7月22日离开幕仅剩一天,东京奥组委宣布解聘小林贤太郎。

可能不少人对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的“东京8分钟”还有印象。在地标建筑的不断变化中,日本体育领军人物、经典动漫角色接连出场,东京也和世界观众开了一个玩笑——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化身游戏人物“超级马力欧”跳入绿色管道横穿半个地球直达里约,代表东京接棒。

那一天,更多人认识了新媒体艺术家真锅大度和他的团队 Rhizomatiks。在 AR 特效的帮助下,33项奥运赛事项目如星座般缓缓闪现于里约马拉卡纳球场上。在此之前,真锅大度曾与日本电音女团 Perfume、日本狂言师野村万斋等人合作呈现舞台效果。

△ 2019 年 12 月 31 日,“东京 8 分钟”音乐导演椎名林檎宣布将重启 2012 年终止活动的乐队“东京事变”,并发布了一支名为“播放”(日语:再生)的视频,视频中的各种元素明显在致敬 1964 年东京奥运会。另外,东京事变至今发布的单曲,标题提及的颜色恰好可以凑出奥运五环(蓝、黄、黑、绿、红)。图片来源 | YouTube @東京事変

与另一个多媒体团队 teamLab 一样,Rhizomatiks 也擅长通过投影、无人机、动作捕捉装置等技术实现多重视听效果,如今,他们已经是日本最知名的两个多媒体呈现团队。

另外,耳尖的观众也可以从当晚极具个人风格的音乐中听出日本女歌手椎名林檎的味道,她担任了东京8分钟创作团队的音乐总监,也曾入选东奥开幕式最初的综合策划团队。

和忍者三色猫 Lucky 一起登上涂鸦冠军岛!

△ 虽然没有明说,但你能在游戏里玩到滑板——这是 2020 东京奥运才有的新项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 Google 在致敬奥运会。虽然目前还不确定这个游戏会挂在主页多久,但 7 月 24 日,Google 又更新了一张新的“涂鸦冠军岛”封面图,这次是 Lucky 在打乒乓球。图片来源 | Google Doodle

Google 也来东京奥运会凑热闹了。打开 Google 搜索主页,你会看到 Google Doodle 的最新作:涂鸦冠军岛大赛(Doodle Champion Island Games)。Google 方面表示,这是他们史上最大的一个“涂鸦”——不是 logo 的平面设计文字或者交互视频,而是一个元素丰富的像素游戏,点开就能玩,只要不清浏览器缓存就能随时继续。

Google 和以《黑客帝国动画版》《恶童》等作品出名的日本动画工作室 STUDIO 4℃ 合作,创造了一个虚构小岛“涂鸦冠军岛”,风格参考了日本的传统。乘船到访此地的忍者三色猫 Lucky 发现,岛上正在举办体育祭典,她可以挑战7个与奥运颇有渊源的项目,探索、享受这场竞技大会。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