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超60亿预付款涉险,凯乐科技为何把自己送进违约黑洞?|深度追踪

第一财经 2021-07-26 21:56:19 听新闻

作者:杨佼    责编:杜卿卿

还有多少秘密。

常年将大笔资金拿出去做预付款的凯乐科技,亲手把自己送进了风险黑洞。

几乎没有任何悬念,7月26日开盘之后,凯乐科技就直接砸在6.98元的跌停板上。直到收盘,仍有85.9万手封单、超过6亿元的资金在排队等待出逃。

凯乐科技(600260.SH)7月23日披露,公司向上游供应商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新一代”)采购的三款专网通信产品,出现了11.51亿元的供货逾期,而公司已按合同约定支付了全部合同金额 95%的预付款。

最新数据显示,凯乐科技的预付款金额超过62亿元,规模相当于一季度末总资产的一半。专网通信是凯乐科技的主营业务,占营业收入90%。

“多环节生产制造”是凯乐科技专网通信的两项业务之一。该业务的付款模式是,在签订合同后一周内,公司向客户指定供应商,并向供应商预付不低于 30%的采购款,而客户只需向凯乐科技预付10%定金。在这种模式下,专网通信业务占用了凯乐科技大量资金。

资金本就不宽裕,即将到来的资金危机又将如何解决?凯乐科技正面临燃眉之急。

值得注意的是,凯乐科技之前,上海电气、国瑞科技等5家上市公司都发生了类似风险,涉及金额接近120亿元。相近的故事背后,都与一个名叫“隋田力”的自然人有关,凯乐科技也不例外。

极不正常的“预付款”

根据合同,凯乐科技在一周内预付最少30%货款的采购款,满6个月再付65%。新一代公司在合同生效后180 个日历日保证到货。之后,凯乐科技按约支付了全部合同金额 95%的预付款。

为何还没收到货,就将货款几乎全部付清,从而让自己置于巨大风险之中?这要从凯乐科技的业务模式说起。

凯乐科技的主营业务,原本是塑料管材的生产制造,上市后经过多次切换后,2015年将专网通信行业务确定为主业,并在2017年定增募集资金10亿元,用于量子通信技术产业化项目,声称要成为量子通信行业先行者。

进入仅一年,专网通信业务就成了凯乐科技收入主力。2016年,公司专网通信业务收入51.53亿元,2017年、2018年为111亿元、147亿元,占比上升到近90%。去年收入规模骤降,比例仍维持在90%左右。

凯乐科技的专网通信业务,分为“后端加工”、“多环节生产制造”两种模式。“后端加工”主要是检测测试及软件灌装加密,“多环节生产制造”涵盖设计研发、集成总装、产品调试等全过程。

两种业务中,“后端加工”毛利较低。2016年、2017年,凯乐科技的专网通信业务毛利率只有4.83%、8.61%。凯乐科技此前曾披露,2017年后端加工毛利率只有3.8%。去年,大幅减少后端加工业务后,整体毛利率上升到20.84%。

专网通信“多环节加工业务”的基本模式为:签订合同后,凯乐科技向指定供应商预付不低于 30%的采购款,而客户只需要向凯乐科技预付10%的定金,

“多环节加工”虽然毛利稍高,但占用大量资金。随着收入规模增加,凯乐科技的预付款也快速攀升。2016年至2020年末,对应金额分别为62亿、97亿元、121亿元、57亿元,分别占同期总资产的44%、54%、59%、41%、50%以上。

根据凯乐科技披露,截至7月23日,专网通信业务预付款高达 62.27 亿元,假如未来仍不能如约供货,这些预付款将存损失风险。另有2.11 亿元的存货,也可能发生减值风险。

截至今年3月底,凯乐科技预付款余额为62.1亿元,与上述专网通信预金额相近。换句话说,凯乐科技的巨额预付款,几乎全部都用于预付专网通信采购款。随着新一代公司违约,凯乐科技将面临巨大风险敞口。

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底,凯乐科技总资产为125亿元,净资产70.2亿元,对应的专网通业务预付款在总资产中占比接近一半。在净资产中的占比,更是已经接近90%。倘若全部发生损失,加上存货减值风险,凯乐科技的净资产将仅剩6亿余元。

“新一代”到底是谁

新一代是何方神圣?与凯乐科技的合作起于何时?

以特殊业务保密为由,凯乐科技长期没有披露前五大供应商、客户的具体信息。即便面对监管问询,凯乐科技也以此为由没有披露。作为重要供应商,新一代甚少在凯乐科技公开信息中出现。

不过,记者发现,2017年6月的一份凯乐科技债券评级中,新一代公司还是现出了真容。

鹏元资信出具的这份评级报告显示,早在2016年,新一代就是凯乐科技第二大供应商,全年采购金额为20.33亿元。同一时间,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是凯乐科技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23.78亿元。

凯乐科技在2020年年报中表示, 2015 年 9 月,公司陆续接到下游客户的专网通信产品订单,从简单加工入手,2016 年开始向多环节生产制造发展。换言之,从一开始,新一代就是凯乐科技的主要供应商。

不过,从2017年开始,凯乐科技前五大供应商的具体名称,在评级报报告中也消失了,变成以字母代替。但最新披露表明,新一代、上海星地通,仍然是凯乐科技最主要供应商。

从表面上看,新一代、上海星地通没有关联。但在2017年之前,双方存在股权联系。

可查资料显示,新一代现有注册资金1亿元,两名股东均为自然人,顾平持股70%,王桂仙持股30%。但在2017年9月,新一代工商变更,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下称“星地通研究所”)从股东行列退出。

新三板公司海高通信披露, 星地通研究所由隋田力全额出资,1998 年 11 月之后,隋田力还担任了星地通研究所所长。 2009 年 11 月至 2017 年 9 月,隋田力还任新一代董事、总经理。其从新一代退任时间,与星地通研究所退出新一代股东同步。

供销两头高度集中的业务模式,决定了凯乐科技的专网通信业务中,向上游供应商采购的的集中度也非常高。

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凯乐科技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达到54亿元、100亿元、123亿元、126亿元、29亿元,占比47.6%、75.87%、81.25%、93.85%、93.89%。

相应地,前五大供应商的预付款比例也非常高。2016年至2020年,凯乐科技向前五大供应商预付款31亿元、94亿元、113亿元、57亿元、61.2亿元,前五大供应商占比就达49.76%、97%、93.64%、99.41%、99.69%。

按上述数据计算,仅2016年一年,凯乐科技向新一代、上海星地通,支付的的采购款就超过44亿元,采购合计占总采购金额比约为81%。2017年对第一大供应商的预付款,更是达到81亿元,占比为83%。

由于没有披露前五大供应商的具体信息,凯乐科技向新一代的预付款总额、剩余金额,目前还无法得知。上交所7月24日向凯乐科技函,要求该公司尽快尽快核实专网通信业务模式、业务实质、上下游关联关系、资金和货物往来等情况。

“隋田力”神出没,凯乐科技债务燃眉

相似的业务,相似的模式,相似的违约方式,凯乐科技的风险,并不是孤立事件。

类似的遭遇,此前已在上海电气、中天科技、国瑞科技等五家上市公司身上发生。

与凯乐科技同一天,江苏上市公司汇鸿集团也在7月23日公告,子公司司江苏汇鸿国际集团中锦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锦公司)经营的电子通信设备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中锦公司与户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航天神禾”) 签订了系列电子通信设备销售合同,航天神禾在收货后,未 按约定付款,导致中锦公司相关业务涉及5.51亿元风险。

稍早前,上海电气、国瑞科技、中天科技也披露了应收款逾期风险。披露显示,因航天神禾迟迟未按约定提货,中天科技子公司高端通信业务逾期应收款合计5.12亿元,扣除已收款外,合并剩余未交付存货约11.07亿元。

国瑞科技也在7月13日披露,因富申实业公司(下称“富申实业”)、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哈尔滨综合保税集团(下称“哈综保”)有限公司未按期提货,公司存货约9844万元发生风险。三天后,国瑞科技起诉,追索资金3.41亿元。

上海电气则在5月31日披露,持股 40%的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电通讯”)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极端情况下最终可能对上海电气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

上述发生风险的公司,涉事业务都是专网通信、高端通信,并且都采用了客户预付10%、 180天内交货,客户收货后支付 90%的尾款的模式。而在这背后,都与隋田力存在关联。

资料显示,上电通讯第二大股东为上海星地通,持股比例为28.5%,隋田力则持有上海星地通90%股权。隋田力担任执行合伙人的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也持有上电通讯6%股权。

航天神禾、星地通研究所、富申实业等公司,也与隋田力有关。新三板公司海高通信披露, 隋田力1998 年 11 月至今任星地通研究所所长,并持有全部股权; 2009 年 11 月至 2017 年 9 月,任新一代董事、总经理;2017 年 6 月至 今任航天神禾董事、经理。

按照上数据计算,加上此前卷入的瑞斯康达,上述与隋田力相关的企业,违约金额已接近120亿元之巨,这更放大了凯乐科技的风险。

不同于上电通讯、国瑞科技等公司,客户只是拖欠货款,凯乐科技面临的是预付资金难以收回。由于长期的专网通信巨额预付款占用,凯乐科技资金已经极为紧张。

一季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凯乐科技短期借款14.17亿元,长期借款948万元,另有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1.92亿元,应付款、合同负债7.9亿元、4.9亿元,合计金额近29亿元。

凯乐科技及的货币资金,已经已无法覆盖短期借款。今年3月底,公司货币资金13.1亿元,比去年底的15.6亿,下降2.5亿元,仅与短期借款之间,就有1亿余元的偿付缺口。

上游交不了货,就意味着凯乐科技无法向下游出货,经营性现金流将因此陷入枯竭。所以,在极端情况下,倘若总额达62亿余元的预付款,供应商全部无法交货,凯乐科技将会出现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爆发的巨大风险。

还有多少秘密

过去的一年中,凯乐科技究竟付给了新一代多少钱?新一代已收款中,还有多少没有交货?风险究竟是何时发生的?还有多少秘密仍被隐藏?

对于这些重要信息,凯乐科技在风险提示中没有提及。仅称去年5月至9月,与新一代签订了29 份购销合同、一份补充协议,62亿余元的全部预付款,涉及的付款对象、金额等信息,凯乐科技均未交代。

为何会发生重大风险,凯乐科技同样没有说明。在7月23日的监管函中,上交所要求凯乐科技,并仔细摸排和评估 各项风险敞口,查明合同出现执行异常情形的具体原因、责任人。

另外,新一代违约的苗头,又是何时出现,凯乐科技的风险提示也未丝毫提及。但可以肯定的是,风险并非突然爆发。

根据国瑞科技披露,去年 1 月 19 日,3月9日,国瑞科技与富申实业分三次,签订了十分购销合同,总金额约2.98亿元。合同签订后,富申实业只在去年 1 月 19 日、 2 月 12 日,支付了合同总金额的10%定金。

直到2020年底,富申实业也未按约收货、付款。去年 12 月5日、25日,富申实业才制定指定哈综保分别对国瑞科技不同批次的货物进行验收,而哈综保收货后,仍未如约在限期内兑付商业承兑汇票。

国瑞科技公告称,今年3月,上海星地通与国瑞科技签订多份补偿协议,承担督促买方按期支付货款的责任。但经多次沟通,哈综保才在今年4 月、6 月 共付款1300万元。

从时间节点上来看,凯乐科技向新一代支付预付款时,隋田力控制的多家公司,可能就出现问题,而凯乐科技知晓风险,可能也已有时日。公告显示,该公司6月19日就已向法院起诉,但直到荆州中院7月23日立案,该公司才对外披露。

耐人寻味的是,专网通信业务风险暴露前,凯乐科技第一大股东已悄然减持。

5月14日至6月30日,为了主动偿还债务,荆州市科达商贸有限累计减持凯乐科技1292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1.29%。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相关阅读

时尚情报|迪奥年收入逼近60亿欧元,寺库被曝欠薪欠款

一周时尚快报

10-18 10:39

透视美国“债务黑洞”

连月来,围绕美国政府债务上限问题,美国两党争执不下。如果国会不能在10月中旬之前批准暂停或提高债务上限,美国将不仅面临政府停摆的困境,更可能引发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主权债务违约。美国债务上限僵局,使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再次引发聚焦。美国人习惯寅吃卯粮,储蓄率低、负债高,早已是美国经济的一个特征,而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政府债务的激增,如今俨然成为一个快兜不住的黑洞,却是最近十年来一个新的突出现象,值得细细品味。透视美国政府的债务黑洞,可以一窥美国经济的奥秘。如今,美国政府债务总额达到28.7万亿,超过美国GDP(2020年)的130%,相当于英国GDP的10.6倍。

09-30 11:41

格芯:汽车芯片短缺仍将持续,将投入60亿美元扩产能

短期内,半导体行业通过快速扩充产能缓解供不应求的状况很难实现。

09-15 19:39

“碳中和”火热,欲抢占先机须先明确这些问题...

这次有何不同?

2021年投资策略 必读
04-18 19:57

华为注册姚安娜商标 任正非就“公权私用”内部致歉

华为在内部论坛“心声社区”中就注册商标一事发布了相关说明,表示不得为之。若不注册,商标会被持续的恶意抢注。

必读
02-04 00:01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