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 东京奥运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俄罗斯“缺席”东京奥运会?换了名字,目标奖牌榜前三名

第一财经 2021-07-27 11:37:25

作者:潘寅茹    责编:冯迪凡

被禁赛2年,意味着俄罗斯将缺席延期至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以及各项目世界锦标赛在内的重大国际体育赛事。

这是奖牌榜前三的有力争夺者俄罗斯,第一次“缺席”国际大型体育赛事。

在此前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有一支特殊的入场队伍。他们,并不是代表自己国家或地区,而是代表自己以及所在国奥林匹克运动委员会来参赛的。他们就是“俄罗斯奥运队”,简称“ROC”。

在整场开幕式的入场仪式中,俄罗斯奥运队第77个入场,现场没有俄罗斯国旗,也没有播放俄罗斯国歌,取而代之的是改用俄罗斯奥委会会旗,以及俄罗斯浪漫乐派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片段。

26日,俄罗斯奥运队在东京奥运会上获得男子体操团体赛金牌,这也是俄男子体操队25年来首次在奥运会上斩获男团金牌。颁奖现场,《第一钢琴协奏曲》被临时作为“俄罗斯国歌”播放。

这一切要追溯到2020年12月17日。当时,世界体育仲裁法庭(CAS)的官方消息显示,俄罗斯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处以禁赛2年。时间从2020年12月17日起,至2022年12月16日。这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迄今给出的最严厉制裁。

被禁赛2年,意味着俄罗斯将缺席延期至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以及各项目世界锦标赛在内的重大国际体育赛事,对于俄罗斯而言,这无疑是又一“至暗时刻”。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俄罗斯奥运队入场

“消失”的俄罗斯队?

根据世界体育仲裁法庭去年底的这份声明,2年间,能够证明清白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运动员的身份参赛;俄罗斯的国旗和国歌,将无法出现在会场。原本,俄罗斯奥委会希望在本届奥运会上以俄罗斯爱国歌曲《喀秋莎》代替国歌,但最后一刻被国际奥运会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这首是俄罗斯“爱国”歌曲,在全球的知名度“太高了”。

上述声明还严格规定了,带有俄罗斯国旗的红白蓝三色,也不能出现在俄罗斯奥运会的服装上。俄罗斯花样游泳队还抱怨,连印有熊图案的服装也被禁止。在此次国际奥组委的官方文件以及电视转播画面中,凡是有俄罗斯运动员参与的比赛,运动员国籍均为“ROC”,连俄罗斯一词的英文“Russia”都不能出现。

同时,上述声明还禁止了俄罗斯政府代表出席奥运会、残奥会以及世界锦标赛。这也意味着俄总统普京本人在两年内也无法出席国际重大体育赛事。

尽管队名变更了,在全球这一顶级体育赛事中的展现遭到种种限制,但俄罗斯次还是派出较5年前巴西里约奥运会更强大的阵容。此次,俄罗斯至少有330名远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比2016年的巴西里约奥运会多出近50人。但由于受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处罚,参赛规模总体大幅缩水,为1991年苏联解体后的第二低位。

其中,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处罚使得俄罗斯在传统强项田径和举重两个项目受到重创,这两大领域也是多年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查处的重点对象。此次,俄罗斯共派出10人组成的田径运动员参赛,包括3位世界冠军。

据俄媒报道,对于本届奥运会,俄罗斯奥运队的目标是跻身奖牌榜前三,同时在传统的优势项目领域,比如体操、花样游泳、摔跤等,确保金牌。

与西方在反兴奋剂领域博弈

俄罗斯,无法以国家代表队参加东京奥运会,显然是近年来俄罗斯与西方在反兴奋剂领域博弈的最新结果。这一切还要追溯到2013年。当时,英国率先掀起了对俄罗斯国际运动员的兴奋剂关注,不过反响寥寥。直到2014年德国方面制作了一个专门针对俄罗斯国际运动员兴奋剂问题的纪录片,才引发关注。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随即成立了独立调查小组,开始调查俄罗斯运动员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的兴奋剂丑闻。

而把俄罗斯与西方在兴奋剂领域博弈推向高潮的是,则是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前负责人罗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公开宣称“俄罗斯运动员都使用兴奋剂”,让世界舆论大哗。他还出版了一本书,揭露了更多俄罗斯体育界违法的细节。

2015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发布了两份调查报告,涵盖俄罗斯参加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4年索契冬奥会、俄罗斯田径世锦赛等国际大型体育赛事,确实查出了不少使用兴奋剂的案例。

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夕,国际奥委会对俄罗斯是否能参加当年的奥运会做出了最终裁决,决定田径和举重项目被禁止参赛,因为这是俄罗斯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重灾区”,其他能参赛的俄罗斯运动员,必须证明自己的“清白”。最终,里约奥运会上,俄罗斯代表团由389人降至271人,这也是俄罗斯奥运参赛史上规模最小的一届。

2019年底,在经过4年的详细调查后,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执行委员会通过了“对俄罗斯禁赛四年”的提案。随后,俄罗斯不服,上诉至世界体育仲裁法庭。直到2020年底,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将针对俄罗斯的处罚缩短为2年,由此为俄罗斯体坛的兴奋剂丑闻画上了句号。

而在俄罗斯国内看来,这无疑是西方使出的制裁“新招数”。“在遭遇西方一轮又一轮的金融制裁下,俄罗斯经济都挺过来了。”俄罗斯国家杜马经济政策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尔·古建涅夫(Vladimir Gutenev)当时称,“所以,西方国家又在谋划新的制裁花招了。”

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西方针对俄罗斯在金融、经济领域的制裁从未停歇。拜登政府上台后,依旧在制裁方面没有对俄罗斯放松的迹象。

就在东京奥运会正式开幕前夕,国际游泳联合会(FINA)在7月中旬宣布,两名将代表俄罗斯队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游泳运动员因违反兴奋剂规定被暂时停赛。这两人是自由泳、混合泳方面的奖牌有利竞争者,然当下他们的东京奥运征程已经结束。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