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市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二季度融资额大增88%,“基础设施债”缘何成全球投资新宠?

第一财经 2021-07-27 16:18:28

作者:后歆桐    责编:冯迪凡

与其他企业相比,基础设施开发商的投资周期更长,这使得基础设施融资比其他类型的私人贷款更能抵御经济衰退和其他各类冲击。

过去十年,私人资本市场的快速增长提振了许多资产类别,但或许没有一种资产类别受到的提振能与“基础设施债”(Infrastructure-debt)相提并论。

在去年成功经受住新冠肺炎疫情的考验后,基础设施债务基金今年上半年继续吸引大量资金流入,第二季度融资额比去年同期增长88%。

分析师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低利率环境、基础设施债相对的高回报率低风险、抗经济衰退和冲击等因素共同促使其发展成为成熟的投资品种,“未来,尽管美联储等全球央行加息对基础设施债或有影响,但(影响)料将有限。”

二季度融资额较去年同期大增88%

数据提供商Preqin Ltd.的数据,全球基础设施债基金2020年共获得了201.3亿美元的资金,比2019年的170.3亿美元高出18%,是10年前的16倍。此外,2021年上半年,全球基础设施交易共融资548亿美元,其中,第二季度融资318亿美元,总额比去年同期高出约88%。

与此同时,试图融资的基础设施基金数量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Preqin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23日,7月以来市场上涌现出创纪录的328只基金发行基础设施债融资,比去年年初增加30%,融资总额也增加了17%至2380亿美元。

基础设施投资专家指出,投资于道路、机场、公用事业和管道等一系列基础设施类资产的基础设施债务基金在疫情期间,整体实现了比其他另类资产风险更低(虽然投资回报率也较低)的承诺。

为资产管理公司筹集资金的私人资本顾问公司坎贝尔卢蒂恩(Campbell Lutyens & Co.)的基础设施全球主管巴杰奈(Gordon Bajnai)称,“疫情可能是基础设施资产类别发展至今面临的第一次重大测试。而作为一种资产类别,在有限合伙人看来,它的表现相当不错。”

不过,不同类型的基础设施资产的表现参差不齐。传统的核心基础设施资产(core infrastructure assets)表现强劲。这类资产已经发展得很成熟,一般投资于公用事业等能产生现金流的基础设施资产。此外,数字基础设施等热门的基础设施资产也表现强劲。表现较差的则包括与石油和天然气以及某些类型的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如机场)相关的资产。

今年上半年融资最多的五大基础设施基金均被Preqin归为“核心”或“核心+”。核心+通常侧重投资发展中经济体、风险水平略高的债务。

“疫情期间最大的变化可能就是,大量新资金流入基础设施资产,并进入核心基础设施资产。”巴杰奈称,“投资者对核心基础设施资产的投资需求也随之相应增加。”

更易抵御经济衰退和冲击

资产管理公司施罗德(Schroders PLC)的基础设施债务主管奈洛德(Jérôme Neyroud)表示,基础设施债务在10年前还是一个利基市场,2008年金融危机后,投资者对这类债务的兴趣增强。如今,“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资产类别”。

业内专家表示,机构投资者越来越接受基础设施债务投资策略是因为他们认为,与普通固定收益资产相比,投资基础设施债务有机会获得更高的回报,并且承担的风险较低。

施罗德集团在截至今年3月的过去五年间,就对14个欧洲国家的基础设施债务和股权投资了28亿欧元,相当于约33亿美元。

“在金融危机前,机构投资者只对基础设施股票感兴趣,对基础设施债务投资兴致不高,因为基础设施债务的溢价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奈洛德称,但随着全球央行将利率降至接近零或更低的水平,以支持陷入困境的经济,与其他传统的固收类资产相比,基础设施债务的投资回报率有所上升。

除了全球利率下降之外,奈洛德指出,危机后的监管规定也使得长期贷款对银行而言无利可图,银行因而纷纷从基础设施投资领域撤出,这就为私人资本介入基础设施债务投资提供了机会。

“此前,银行对于基础设施的投资倾向于关注其中相对较有限的机会。”私人市场投资管理公司Hamilton Lane Inc.的房地产联席主管伯内特(Brent Burnett)称,“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私人资本开始参与这类投资,基础设施债务策略的投资机会也在增加。”

此外,伯内特和奈洛德均表示,基础设施债务吸引投资者的另一个方面是,与其他私人信贷相比,违约率也处于历史低位。

奈洛德称,基础设施开发商不仅有更多的实体资产作为抵押,而且其运营也不易受到新技术的干扰。比如,手机制造商和实体零售商都比收费公路运营商更容易受到新技术的干扰。

“基础设施运营商必须维护某项基础设施资产,必须对其进行改造,但基础设施不太容易受到破坏。”更重要的是,他称,“在某种程度上,基础设施都具有某种程度的天然垄断性,使其‘资产的重要性’无法被轻易替代。”

此外,奈洛德补充称,与其他企业相比,基础设施开发商的投资周期更长,这使得基础设施融资比其他类型的私人贷款更能抵御经济衰退和其他各类冲击。

他以机场运营商举例称,“尽管在疫情期间,许多机场的出行量急剧下降,它们往往有几十年的时间从这种打击中慢慢恢复,但航空公司和餐饮公司等其他与航空旅行相关的企业收回资本的时间则少得多。”

尽管如此,基础设施债务接下来仍可能面临挑战。奈洛德指出,通胀加速增加了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全球央行加息的可能性。投资者预测,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基础设施债务将在一定程度上失去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因为当利率上涨后,传统的、更简单的固收类投资的回报率也将上升。

不过,他补充称,“加息的影响预计仍将有限”,因为投资者也不会轻易放弃他们花了数年时间才熟悉的资产类别,尤其是这类资产还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些投资多样化选择。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