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山西便利店“出圈”,数字化是晋商的“新西口”

第一财经 2021-08-03 20:54:39 听新闻

作者:翁一    责编:任绍敏

山西便利店行业之所以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得益于数字化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近年来,山西便利店异军突起,改变了人们山西只有煤炭业的传统认知。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城市便利店指数》,山西省会太原力压4个一线城市,其单家便利店覆盖人口数位列全国第二,连续三年稳居前三,成为唯一一个进入Top5的北方城市。

山西便利店行业之所以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得益于数字化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我们不仅能够看到便利店业态的未来发展趋势,也看到晋商正是通过数字化发挥创新精神,发现了山西经济转型的重要突破口,为实现产业结构升级和弯道超车打开了局面。

便利店数字化

《2020中国城市便利店指数》显示,一线城市中,北京单家便利店覆盖人口数最多,便利店密度最低;深圳密度最高,每1586人拥有一家便利店。二线城市中,重庆、昆明、南宁、青岛等地的单店覆盖人口数远高于同等经济水平城市,发展潜力大。其中,太原市位列全国第二,力压一线城市,甚至已赶超东京,每1586个人拥有一家便利店。

预计未来3~5年,以运营能力提升为驱动的可持续发展是未来便利店企业聚焦的重要发展方向。而店铺运营是支撑未来发展的核心立业之本,企业需围绕门店扩张、商品迭代与数字化能力提升整体的店铺运营水平。一线城市因门店租金高昂,难以大面积扩张,二线城市则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扩张与数字化同时进行。

疫情期间,便利店企业加大数字化技术应用提高管理效率,有效减少员工顾客接触,保证门店正常运营;便利店与线上平台开展合作,通过线上业务扩大销售渠道,提升消费者购物便利性和消费安全性;为缓解门店店员、物流配送员因疫情影响用工紧张等问题,便利店企业探索创新用工模式。

那么,什么是便利店数字化?它是指区域化的便利店利用数字技术,实现产出增长和效率提升,并降低运营成本,属于更广泛的产业数字化的一种。山西便利店的崛起,系区域化的本土便利店借助数字化服务,实现创新与发展,为下沉市场带来了新的增长点。概言之,即数字化服务在便利店的全面拓展。

如何实现数字化?企业围绕客户、产品、运营支撑,打造数字化运营、以客户为中心的销售营销、供应链等,实现企业整体降本增效。市场领先的零售企业,正利用数字化的手段提升门店表现、客群管理及运营效率。主要通过如下三方面实现:信息技术数字化、顾客管理数字化、营销数字化。

以山西数字化便利店为典型,演化出三种模式。形成差异化的数字化竞争:唐久模式,结合太原人的生活和消费习惯,以面包工厂、鲜食工厂两大招牌打出差异化策略,经营内容趋向高档化、快餐化;金虎模式。也关注消费者对鲜食、快餐的需求,但采用了多品牌化经营的方式,把早早快餐、今度烘焙两个品牌融入便利店中;神利模式。地处小城(晋城)更加聚焦,现阶段更多以食品百货和日用百货为载体。

便利店数字化,少不了政策层面的支持。中央层面,自2019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以来,便利店已成为地方拉动内需、促进消费的关键,相关扶持政策更是加速出炉。2019年《商务部等13部门关于推动品牌连锁便利店加快发展的指导意见》直指数字化在其中的重要作用。地方层面,2020年10月,山西省发布《关于促进品牌连锁便利店发展的实施意见》,对山西省便利店的网点布局、经营范围、智能管理、品牌连锁等进一步予以支持。

另外,数字化平台的作用亦不可忽视。在成功打造便利店“山西模式”之后,支付宝联手山西便利店以及生态服务商,将该模式向全行业开放,全面扩展,帮助下沉市场至少5万家便利店实现数字化,让中小城市便利店也能具备一流的数字化服务。

数字化是晋商发挥创新精神重要通道

便利店数字化是晋商数字化转型之路的一面镜子,折射出晋商作为数字化转型的主体,是山西数字化创新的主要来源。他们在数字化进程中扮演服务、设备与平台供应商的角色,也是多元数字化体验的创造者和数字化经济转型的践行者。

首先,晋商数字化转型是在生产过程中内生的,是经济实体内部的自我更新。正如山西第一代便利店唐久便利,其创立源自于创始人杨文斌的一场日本之旅,是创始人的自发行为。2015年前后,唐久、金虎、神利先后借助第三方平台走上数字化转型之路。金虎在成立20周年之际,以“全面数字化,拥抱新变化”概括了它们的未来发展之路。可见,随着数字化逐步向纵深发展,实体经济也不断壮大,而创新更多地转化为一种经济实体内部的自我更新。

其次,数字化转型将带来革命性变化。2019年,神利决定全面数字化转型,成立网络营销部,并首次将门店接入支付宝小程序。店员有了统一的宣传工具,门店拉新有了新方式,还能打造用户喜爱的服务模式、调整商品配置。之前,一场活动需要15个人,包括活动策划、前端宣传、配送物流,效果却不明显。经济学家熊彼特曾打过一个形象的比喻:你不管把多大数量的驿路马车或邮车连续相加,也绝不能得到一条铁路。毫无疑问,山西便利店正是通过数字化找到了熊彼特所言的铁路。

最重要的是,数字化转型创造出了新的价值。以便利店数字化为例,将互联网和线下零售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成为线上线下融合的绝佳样板。晋商通过未雨绸缪的数字化布局,山西便利店迎来迅猛发展,疫情期间其他实体店面临倒闭关店,山西便利店反而逆势扩张,金虎便利线上销售额是过往的20倍,神利上线支付宝小程序这两年销售额实现6倍增长。

数字化转型本质是一种创新,它发挥了晋商的创新精神。晋商正是通过数字化创新,建立新的生产函数,将生产要素重新组合。在此过程中,晋商敢于打破旧的均衡,建立起以数字化为通道的新的均衡。

经济结构转型

长期以来,对煤炭资源开发的过度依赖,使得山西经济社会发展不可避免地陷入了“资源陷阱”。多年来,山西一直在探索转型的道路。

近日,《关于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发布,中部崛起成为国家新的发展战略。作为中部的一座重镇,又是传统的资源型大省、工业大省,山西的经济转型有着特殊的参考价值。山西便利店的发展和崛起,对山西的经济转型具有特殊的参考意义。某种程度而言,晋商的数字化转型与山西整体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处于同频状态。

从山西省统计局公布的上半年全省经济运行情况来看,数字化转型可能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统计显示,上半年,山西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中,煤炭工业增长14%,非煤工业增长18.3%,快于煤炭工业4.3个百分点。其中,互联网相关产业、房地产业、文体娱乐等新兴服务业引领增长,数字化转型的分量亦不容小觑。

对于其他中部城市而言,山西便利店产业的数字化探索也是很好的地区样本。同时,对其他资源型城市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具有一定的借鉴效应。

晋商,作为中国曾经实力最为雄厚的商帮之一,走西口、闯关东,驰骋中华,驰名欧亚。如今,数字经济时代催生生产力革命,晋商精神继续传承,并在以山西便利店为代表的产业中紧跟数字化发展趋势,焕发出了新的活力,成为当代晋商数字化转型的真实写照。数字化将是晋商的“新西口”,助力晋商再次发挥创新精神,谱写“数字晋商”的新时代佳话。

(作者系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