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究竟谁在主导?华铁应急“矿机门”四大疑云待解

第一财经 2021-08-14 13:14:35 听新闻

作者:杨佼    责编:黄向东

以华铁恒安名义出租的矿机挖出的比特币去了哪里

一方向监管举报上市公司涉嫌财务造假、信披违规,实际控制人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另一方则向公安机关报案。8月8日以来,美股上市公司、矿机巨头亿邦国际,与华铁应急之间的对抗烈度不断升级,但真相至今仍未能拨云见日。

8日下午,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实名举报后,华铁应急在次日公告、说明会上称,当年购买矿机的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铁恒安”,已更名为浙江瑞琪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已出售,上市公司不应为此承担责任,且双方争议的5.6万台矿机,也由第三方浙江纽博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纽博实业”)接收。

华铁应急回应之后,双方对矿机的争端仍有不少疑点。第一财经调查发现,2018年之前,纽博实业就因多项债务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当时仅有小额存款。而该公司不仅与华铁应急实控人存在关联,还与华铁恒安的矿机租赁客户共用一家托管方。这家托管方的股东,在浙江拥有多家企业。

时至今日,华铁应急仍未披露参与挖矿的具体过程、参与人员。而以华铁恒安名义出租的矿机,是否挖出了比特币?如果挖出了比特币,那么这些比特币又去了哪里?

谁买了矿机

华铁应急此前披露,2018年,华铁恒安以4.03亿元的总价,向亿邦国际旗下子公司亿邦通信采购矿机8万台。华铁恒安接收了2.4万台,剩余的5.6万台一直不承认收货,双方矛盾由此引发。

据媒体报道,胡东举报称,双方约定,华铁恒安须于2018年5月7日向亿邦通信支付8064万元,于当年5月30日再支付2016万元,同时,亿邦通信安排2万台矿机上线。

胡东还举报称,对于剩余的矿机,华铁恒安须在2018年6月15日、6月20日以及10月20日,分别付款5040万元、1008万元、2.82亿元,亿邦通信对应安排矿机上线。2018年5月30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将尾款付款期延后4个月。随后,亿邦国际在2018年5月至7月底,将合同约定矿机全部发往内蒙古、四川等地,但合同预定的2.82亿元尾款,华铁恒安没有支付。

华铁应急2019年11月的披露则显示,2015年5月,华铁恒安向亿邦通信采购矿机2.4万台,并付款1.04亿元。截至当年7月18日前,共付款1.21亿元。但直到2018年底,剩余的5.6万台该公司一直没有收到。

胡东举报后,华铁应急8月9日盘前火速否认指控,并召开说明会。华铁应急方面称,争议的5.6万台服务器,实际收货方是纽博实业。

纽博实业确实参与了比特币挖矿。根据济南中院2019年12月的一份判决,2018年11月,纽博实业根据托管方的要求,将7938台矿机运到贵州锦屏县经济技术开发区。2019年1月7日,服务器被人撬门拉走。

报案后,涉案人郭洪磊承认,服务器被他和李昌俊拉走。原因是,湖南亿迅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亿迅云网络”)将服务器转托管给他和李昌俊,李昌俊自称投资上千万元建设厂房,并与亿迅云网络签了供电合同,但亿迅云网络拖欠其几千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纽博实业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金1.47亿元,实缴资本9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叶圣胡,第一大股东为吕东红,持股比例52.17%,第二大股东陶中华持股19.8%,剩余股份由七名自然人持有。

纽博实业是否具有采购价值数亿元矿机的资金实力?早在卷入“挖矿”纠纷前,纽博实业就因金融借款纠纷,与工行、交行、中国信达等发生多起纠纷。

法院判决书显示,纽博实业、周国团等自然人因与中国信达浙江分公司发生金融借款纠纷,法院2014年就已判令纽博实业等还款。由于纽博实业等仍未还款,中国信达浙江分公司2016年申请强制执行,法院查明,纽博实业等被告名下仅有小额存款,且被冻结。

谁的纽博实业

在股权、人员等方面,纽博实业与华铁应急目前并不直接关联。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两家公司间关系非同寻常。

资料显示,纽博实业最早名为浙江博泰建筑机械设备租赁有限公司,2010年7月更名为浙江安铁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安铁实业”)。2014年4月才变更为现名,叶圣胡便是此时接任法定代表人职务。

安铁实业与华铁应急曾有关联关系。华铁应急2015年招股书披露,安铁实业最初由公司实控人之一应大成之妻胡月婷与陶中华于2010年7月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3000万元。而华铁应急实控人、董事长胡丹锋,是胡月婷之弟。

2011年4月,胡月婷将其持有安铁实业4795.77万元股权转让给吕东,并将代李海峰等7人持有的股权转由实际持有人持有。转让的原因是,安铁实业经营业务与华铁应急存在潜在同业竞争,胡月婷必须注销安铁实业,但其他股东不同意注销,华铁应急其他股东又不同意收购安铁实业。

除了曾经的关联关系,纽博实业“挖矿”还委托了与华铁恒安租赁客户相同的矿机托管方。

据华铁应急披露,华铁恒安开展的“云计算服务器”业务,以对外出租矿机进行。2018年,公司客户包括益阳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益阳湘益通”)、湘阴湘益通云存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湘阴湘益通”)和上海鑫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法院判决书显示,2018年6月、7月间,湘阴湘益通股东蔡洁与赵欢、吴鹏签订协议,由后两者自行承担费用,在亿迅云网络指定的场地,进行厂房、电源建设,蔡洁、亿迅云网络负责协调用地、用电。

但济南中院早前判决显示,2018年11月,纽博实业与亿迅云网络签订合同,由后者提供服务器托管,提供符合纽博实业要求的机房、场地、供电、宽带等设施,并负责日常维护,以保证纽博实业的矿机正常运营。

在湘阴湘益通有关的判决书中,法院没有提及亿迅云网络的具体身份,但其所开展的业务却与服务器托管有关。亿迅云网络曾经的股东梁海为,经蔡洁邀请,为湘阴湘益通垫资建设挖矿配套设施。梁海为曾是峡江亿迅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东,该公司名称与亿迅云网络相近。

谁在主导挖矿

按照华铁应急的说法,华铁恒安从事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业务,自身不从事“挖矿”业务。该公司在8月9日的说明会上称,公司部分人员参与了“挖矿”,但没有披露挖矿人员信息。

华铁恒安的成立时间,以及华铁应急围绕该公司进行的一系列“闪转腾挪”,值得关注。2018年2月,华铁应急完成3.64亿元定增,随后华铁恒安于3月14日成立。半个月后,华铁应急对该公司增资7000万元,连同初始注册资金,均来自定增募集资金。

成立华铁恒安的目的,是为了实施定增募投项目。原本全部由另一子公司实施的募投项目,经过变更之后,其中1.7亿元转由华铁恒安实施,资金来源则为定增募资。这两次变更,均经过华铁应急董事会审议通过。

到了2018年5月,华铁恒安却突然以云计算服务器租赁为名,大量对外采购矿机。直到2019年1月转让华铁恒安全部股权,华铁应急才披露此事。但采购的服务器数量、金额等,直到2019年11月,经监管问询后才正式公开。

胡东在8月8日的举报中称,华铁应急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信披违规。因信披不及时、内控缺陷,2019年10月、2020年6月,华铁应急分别被浙江证监局、上交所发函警示函、通报批评。

作为华铁应急董事长、实控人的胡丹锋与此事难脱干系。2019年11月,华铁应急回复监管问询时称,胡丹锋以及时任董秘张守鑫是信披、内控缺陷、风险提示不充分的直接责任人。

围绕华铁恒安,华铁应急还进行了一系列腾挪。2019年1月,华铁应急披露,将华铁恒安100%股权转让给自然人叶恭乐。在没有披露股权转让任何进展的情况下,当年3月,该公司又将华铁恒安股权转让给陈万龙。

转让之后,华铁恒安可能仍与华铁应急存在关联。2020年4月,华铁恒安工商变更,原联络员由陶中华变为王俏苹。陶中华担任该职务的时间是在2019年3月。同时,陶中华还是纽博实业股东之一,目前持股比例19.8%,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

叶恭乐、陈万龙的具体信息,华铁应急披露甚少。根据第一财经调查,陈万龙接手华铁恒安后,2020年4月又将股权转让给王俏苹,但仍在华铁恒安杭州分公司担任经理至今年1月,此前陈万龙还曾担任华铁恒安财务总监。

另外,陈万龙与自然人沈雨平在浙江吉通地空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交集,沈雨平的身份是公司高管。2019年,该公司被华铁应急收购,沈雨平曾任华铁应急监事。

谁拿走了比特币

既然有矿机在运营,就会有比特币。以华铁恒安名义出租的矿机,是否挖出了比特币?如果挖出了比特币,比特币又在谁的手上?

胡东在举报中称,8万台矿机中的部分矿机,仅其中一个矿池就挖出了4418.89个比特币,按照目前市场行情价值12亿元。而这批比特币“挖矿”账号、收益和比特币钱包地址实名注册登记的手机用户,均为胡丹锋妻子潘倩。胡丹锋随后在说明会上解释,潘倩注册的是观察账号,目的是为了查看设备是否运行。

胡丹锋的这一说法,真实性有待监管调查。但披露信息显示,2017年至2019年,潘倩既未直接持有华铁应急股权,也未担任董监高职务,其是以何种身份、名义查看归属上市公司的设备运行?

华铁恒安的这些矿机是否挖出了比特币,以及挖出的比特币在哪里、所有权等问题,华铁应急没有披露。2019年1月转让华铁恒安股权时,华铁应急也没有披露其资产构成。

当时披露数据显示,华铁恒安2018年度账面总资产原值2.47亿元,扣除折旧1908万元、减值准备9750万元之后,账面资产价值1.31亿元。扣除负债7110余万元负债后,账面净资产约为5970余万元。到了2019年3月,华铁恒安净资产已经降至1200余万元。这显然并未包括上述比特币资产。

而根据济南中院判决书,纽博实业曾向该院起诉郭洪磊、李昌俊,要求法院判令后两者返还服务器,如不返还则按每台1000元折价赔偿。

另外,益阳湘益通、湘阴湘益通等承租方,可能也并非实际挖矿者。根据第一财经调查,湘阴湘益通的股东蔡洁并未实际投入资金用于“挖矿”。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