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市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通胀居高不下,为何传统行业、股市、政府反而因此受益?|华尔街观察

第一财经 2021-09-02 09:45:12

作者:王晶    责编:冯迪凡

美股整体趋势是传统行业大幅上涨,新兴行业却出现下滑。

在上周万众期待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讲话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屡屡提及通胀,全美通胀高温不下的严峻态势可见一斑。不过,尽管鲍威尔的讲话全篇围绕核心问题,但却又“说了等于没说”,依旧重申通胀暂时论的观点。也许,美联储对“暂时性”的时间范畴进行了全新定义。

根据美国商务部近期发布数据显示,7月美国个人消费支出PCE物价指数同比再度走高,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创30年来新高。在鲍威尔坚持的暂时论基调之下,美国民众面临的是居高不下的物价和对美联储“暂时性”的等待。因为工资的增幅乃至获得的联邦补助金,都在逐渐被超标的通胀抵消。

谁在从高通胀中受益?

在通胀高企背景下,是否仍有受益者?

美国汇盛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陈凯丰对第一财经表示,受益方主要是企业,因为利润率很高,企业基本都在赚大钱。在第二财季,标普500指数成分股的业绩表现非常强劲,整体利润超出分析师预期,且基本各行业的情况都是如此。

根据FactSet截止8月中旬统计的数据显示,已有91%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其中87%的公司发布的实际收入超出预期,而整体来说,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收入比预期高了4.9%。在2021年第二季度,业绩超预期的公司百分比高于过去一年74%的水平,更高于过去五年65%的水平。甚至,第二季度是自FactSet从2008年开始跟踪该指标以来,业绩超预期的公司所占标普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百分比最高的一个季度。其中,医疗、通信服务、信息科技行业的公司所占比例最高。

随着公司利润超预期推动股票上涨,标普500指数在今年已创下53次新高。美国投行与机构证券公司Piper Sandler的首席市场技术分析师约翰逊(Craig Johnso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预计标普500指数会在年内升至4625点。

具体到板块方面,陈凯丰表示,可以关注具备高现金流的企业,其分红和回购都会快速上升,以此对抗通胀。在今年,涨势突出的都是具有现金流的公司,比如垃圾处理行业。

年初迄今,美国三大垃圾公司——美国废物管理公司(Waste Management Inc.)股价累计已上涨31.53%,美国共和废品处理公司(Republic Services Inc.)累计上涨28.90%,而美国废物联合公司(Waste Connections Inc.)也涨了26%。

除了垃圾处理行业,陈凯丰表示,包括电、水、医院等具备抗通胀能力的行业都在今年猛涨,相反,包括特斯拉、远程医疗在内的高成长类企业/行业在今年却出现下跌。这也是尽管今年美股持续上涨,但散户却在今年遭遇亏损的原因。区别就在于通胀的变化导致板块走势出现了变化,但部分散户投资者并未及时作出调整。

陈凯丰表示,今年美国传统行业整体现金流都不错,美股的整体趋势是传统行业大幅上涨,新兴行业却出现下滑。比如传统行业的美国汽车龙头福特汽车在上半年的涨幅接近80%,美国传统医疗HCA(HCA Healthcare)年初迄今涨了55%,相比之下,数字医疗龙头企业Teladoc Health却在今年累计下滑接近30%。

诚然,美国通胀居高不下的“始作俑者”是疫情蔓延。一方面,疫情增加了物流成本,从而推升通胀。

陈凯丰提到,比如星巴克咖啡涨价的核心原因就并非是咖啡豆本身价格上涨,而是物流成本高出许多。另一方面,疫情也导致包括餐馆、医院等相关行业用人成本提升。根据医疗人力资源公司SimpliFi提供的数据,美国旅行护士(指在美国各卫生保健机构进行临时工作,并不断更换工作场所的护士)在8月的薪资同比上涨逾40%,而在急诊室工作的相关人员涨幅更是达到60%。同时,人力资源紧缺态势明显,比如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注册护士的职位空缺超过23000个。

在高通胀环境下,贷款企业或家庭也能从中受益。企业可以趁势提高产品、服务的价格,进而将额外的收入用来偿还尚未偿还的债务。同理,高通胀也有利于债台高筑的政府,通过货币贬来抵消一部分的债务。

德国马普学院(Max-Planck-Institut)公共财政研究所所长凯·康拉德(KaiA.Konrad)就曾指出,通货膨胀是一种资本再分配,若通胀率超出预期两个百分点,那么该国的债务负担就能减轻大约10%。此外,土地及有形资产拥有者亦能受益于高通胀环境。

疫情或继续抬升通胀上行风险

美国7月消费者价格指数的环比涨幅为0.5%,相对前一个月份而言有所放缓,也呼应了美联储的“通胀暂时论”。但值得注意的是,能源价格还在继续上行。华尔街交易员艾伦·瓦尔代兹(Alan Valdez)曾在上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油气价格走高将在秋冬推动美国通胀进一步升温。在北美地区,由于冬天的燃油支出是消费大头,若这部分价格上涨,会真正影响到民众生活和消费底线,更会产生连带效应。

美联储关注的是核心PCE指标,指的是排除了能源和食品在内的数据,自2012年1月起,该指标年率涨幅2%被美联储定为长期通胀目标。但是,能源和食品却恰恰是与民众生活最为密切相关的商品。与此同时,疫情的蔓延更是抬升了通胀上行风险,若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中断时间超过市场预期,则对价格的影响会更为持久。

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曾在其回忆录《行动的勇气》中提到,当利率开始上升时,这可能意味着美联储的政策正在发挥作用,经济终于强劲增长并创造就业机会。鉴于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尚在安抚市场,强调减码不等于立刻加息,美国经济的复苏步伐也许还未到指日可待之时。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