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市公司减持“新”理由:“关注到国家第三次分配的号召”

第一财经 2021-09-02 19:16:20

作者:魏中原    责编:钟强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第三次分配”一词确实出现在兆易创新的投资者交流会中。

回顾A股上市公司高管的减持理由,没有最奇葩,只有更奇葩。有做慈善的、有改善生活的、有操盘人员误操作的、有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有给孩子交学费的、有买房还贷的、还有因孩子工作等需要的,但正所谓”套路深深深似海,时时套路有更新“,最近又添新花样。

9月1日,存储芯片龙头兆易创新(603986.SH)发布减持计划,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朱一明和一致行动人香港赢富得有限公司拟分别减持不超过总股本的2%和1.21%,拟合计减持不超过2134万股。

9月2日,兆易创新收跌4.66%,报146.49元,8月以来大幅回调逾37%按照最新收盘价计算,上述两位股东的减持金额约31.2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内,大基金也对兆易创新进行了多次减持。

然而,引起市场巨大关注的却并不是减持动作本身,而是朱一明在投资者电话交流会中关于减持原因的一番话。

根据此前网络上流传的内容,朱一明表示减持是因为“秉持共同富裕”、“资金自身有其他投资需求,国家号召做第三次分配,需要我们关注”等。

9月1日盘后,兆易创新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公司称,“朱总本次减持,并不是认为股价达到高点或者是对公司未来没信心,股份减持和朱总对公司的感情、对公司的管理及业绩没有关联性。”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第三次分配”一词确实出现在交流会中。兆易创新称:“这次减持后面是有比较大的资金使用需求,一方面确实有一些其他的投资需求,同时也关注到国家第三次分配的号召。”

另外,调研中,兆易创新被问道:朱总本次减持是否与合肥等项目有关?减持后,未来公司是否会变成无实际控制人的状况?

兆易创新表示:“兆易和合肥项目,是大的集成电路行业里的两个不同的分支和方向。本次减持不会导致实控人变化。虽然未来有各种目前无法预判的可能,但我们相信高科技公司还是以人为主,是非常依赖管理和技术的行业,野蛮人很少在高科技公司成功。”

作为存储芯片的龙头,兆易创新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6.4亿元,同比增长119.62%;实现归母净利润7.86亿元,同比增长116.32%;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7.40亿元,同比增长137.6%。

对于三、四季度的行业市场情况,兆易创新董事、代理总经理何卫表示,今年三季度环比二季度在产品供货量上会有所上升,公司产能在按照计划逐步增长,今年下半年到2022年,公司都持续保持乐观。公司预期今年下半年以及2022年,整个NOR Flash市场的情况是总供给小于总需求。在MCU产品上,整个行业的需求目前还是远大于供给,缺货比较严重,市场需求远超过公司的供给量。

回顾A股历史,不少上市公司给出的减持理由堪称奇葩,第一财经记者整理后盘点如下:

减持“搞慈善”

2017年1月20日,万丰奥威(002085.SZ)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吴良定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5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4%,而减持均价在19.16元/股,通过减持套现近10亿元。

对于减持原因,吴良定称是因其个人对慈善公益事业的捐赠需要。

减持“改善生活”

2016年1月18日,中文在线发布公告称,股东王秋虎因需改善个人生活,拟自减持不超过201.27万股。按当时的收盘价计算,减持套现2.59亿元。改善生活竟然需要2.6亿元,令投资者惊叹。

“操盘人员失误”减持

世名科技(300522.SZ)公告显示,2020年1月16日收到公司特定股东上海成善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成善”)出具的《关于因操作失误导致违规减持公司股票的说明及致歉声明》,获悉上海成善在未披露减持计划的情况下,因工作人员操作失误,于2020年1月13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卖出公司股票8万股,占剔除公司回购专用账户股份数量后总股本的0.0669%。

2019年2月15日,元祖股份(603886.SH)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卓傲国际及第三大股东元祖联合国际拟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分别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和1.75%。然而减持计划披露后仅隔了4个交易日,卓傲国际就减持了5.37万股,套现118.18万元。对此,元祖股份解释称:“本次减持行为因其操盘人员误操作。”

2019年2月11日,基蛋生物(603387.SH)公告称,股东捷富投资、杭州捷朗及杭州维思拟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减持计划披露次日,公司3名股东就因“操盘人员误操作”,合计减持53.38万股,套现1473.83万元。

2019年2月28日,圣邦股份(300661.SZ)公告称,因操盘手操作失误,造成公司股东盈富泰克违例减持。公司对此道歉之后,盈富泰克随即又抛出了一份减持计划,称因基金到期,拟减持持有的全部股份。

类似的情况还有涪陵榨菜。2019年5月19日晚间,涪陵榨菜公告称,公司副总经理贺云川于2019年5月15日~17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份30.315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384%,成交均价为29.43元/股,成交金额为892万元。而根据当年4月2日的减持计划公告,贺云川原本计划减持公司股份30万股。本次减持超出减持计划数量上限3153股,构成违规减持。

对于此次违规减持的原因,涪陵榨菜公告称,经与贺云川核实,因其本人工作繁忙,证券账户由其配偶代为管理,因其配偶对高管减持的要求认识不足,操作失误,在贺云川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减持股票交易操作。

减持“缴纳个人所得税”

2019年2月,南极电商实控人张玉祥因缴纳个人所得税及归还前期股票质押的借款以降低股票质押比例的需要进行减持。南极电商在公告中表示,鉴于缴纳个人所得税及归还前期股票质押的借款以降低股票质押比例,公司控股股东张玉祥及其一致行动人,拟合计减持不超6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5%。

联创互联的董事、高管王璟也在2019年2月抛出减持计划,减持理由同样是缴纳个人所得税”。

“撒狗粮式”减持

2016年1月12日,*ST游久(600652.SH,游久游戏)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刘亮、第三大股东代琳已于2015年1月登记结婚,已构成一致行动关系。

为确保公司2014年重组完成后36个月内,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因刘亮、代琳新增一致行动关系而发生变更,刘亮、代琳可能择机适量减持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割肉减持“给娃交学费”

2017年9月2日,柳化股份(600423.SH)发布公告显示,公司在8月31日收到副总经理陆胜云函告,其证券账户于当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票2.4万股,成交均价5.80元/股,成交金额13.92万元。

更有意思的是,陆胜云的这笔减持是割肉离场。公告称,陆胜云所持公司股票主要是2010年5月份买入的,加上分红送股后其持股的加权平均价格为8.57元/股,而本次交易价格为5.80元/股,本次交易属于亏损交易。

作为公司的副总,陆胜云的减持行为未能尽到交易报备及预披露的责任,涉嫌违规。对于减持理由,公司称,由于陆胜云平时工作繁忙,证券账户由其家属代为管理,目前因小孩上学急需用钱,其家属在其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以上交易操作,陆胜云获知信息后已向公司正式函告。

减持“还贷、买房”

2018年5月3日,欧普康视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合肥欧普民生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欧普民生”)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超过145731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1172%。

减持原因是部分股东由于购房、还贷等个人财务。

减持因孩子工作等需要所致

2013年8月20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王中军分别于8月20日和8月16日,两度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减持华谊兄弟300万股和800万股,减持数量占公司总股本1.82%,两次减持均价分别为37.38元和36.09元,共计套现4亿元。

而颇有戏剧性的是,时任华谊兄弟董秘的胡明对公司实控人的减持给出了一个独特的解释:“王中军此次减持主要是因为孩子工作、个人理财、投资新项目所致,投资的新项目后期将会再注入到上市公司。”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