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抛丸机之乡调查:成本吊打国外同行,艰难敲开外企大门

第一财经 2021-09-07 14:33:49 听新闻

作者:顾莹    责编:乐琰

抛丸机行业同样会迎来洗牌,要去掉一部分、升级一部分、再保持一部分。

全球抛丸机看中国,中国抛丸机看大丰,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西团镇大龙村也被称为“抛丸机之乡”。

“抛丸机产业的发展实现了逐年增长。虽然在西团镇,抛丸机整体产值已从7-8年前的占全镇70%,为绝对支柱型产业,转变到如今仅占比30%,但并不妨碍它依然是富民产业,技术工人年收入可以实现7万元至20万元不等。”大丰区西团镇政府工作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抛丸机消费国。据行业人士估计,西团镇生产的抛丸机设备占据着全国30%的市场份额。

大丰抛丸机产业发源于草根,当地企业在市场中摸爬滚打超过30年,在全球疫情的冲击下,叠加国内转型升级的大趋势,能不能抗得住压力,未来之路怎么走,第一财经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小村爆发引发行业定价跳水

抛丸机是指利用抛丸器抛出的高速弹丸清理或强化铸件表面的铸造设备。按照结构的不同来划分,抛丸机可以分为滚筒式抛丸机、履带式抛丸机、吊钩式抛丸机、转台式抛丸机、链板式抛丸机等。

在制造业领域应用较为广泛的抛丸机设备,可以应用于船舶除锈、钢结构除锈、喷涂预处理等。仅生产这类抛丸机设备的企业,在大丰区西团镇大龙村和白驹镇多达300多家。

“多年前,国内抛丸机设备与国外相比存在一定差距,国外设备定价居高不下。但随着中国机械行业的快速发展,大龙抛丸机设备技术的提升,国内抛丸机企业直接使得行业定价降低了三分之一。综合来看,国内设备性价比更高,市场接受程度也更好。不过,在设备的智能化方面,还有很多进步空间。”江苏鑫宇抛丸设备有限公司(下称“鑫宇公司”)总经理陈奕鑫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道。

从抛丸机设备生产所延伸出的业务辐射面较广,有耗材钢砂的生产供应,也有专业提供抛丸机维护服务等。第一财经记者在大龙村发现,抛丸机生产企业附近的街道上,聚集了与钢砂、抛丸机维修服务相关的不少门店。

围绕抛丸机设备产生的延伸服务和业务已在全国遍地开花。从大丰区走出去,不少人到上海、连云港、杭州、深圳等城市做抛丸机生意,有为大龙村企业做承包服务的,也有另起炉灶进行定制化抛丸机设备生产的。

随着技术的进步,大龙抛丸机的技术发展和配套产品业务的产业集群效应逐渐释放出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盐城丰特公司董事长、抛丸机商会会长乔圣兵不断接到供应商和客户的电话,他和电话那头专做包装的供应商说:“价格希望再低一点。不过,你真应该来大龙这边实地看看,我们这里做抛丸机设备的企业很多,需求量很大。”

大龙村抛丸机产业的产值已经迈过30亿元门槛,产品从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型,且他们不仅着眼于国内市场,近几年,大龙村的抛丸机设备生意已经拓展到俄罗斯、马来西亚等海外市场。

饿不死,撑不死

全球新冠疫情影响着各行各业,直接导致抛丸机行业物流成本、安装成本的提升,出口业务也受到一定打击。据大丰政府工作人员介绍,有一个抛丸机设备的出口项目,物流成本翻了多倍,原本可以安排5个人去国外进行安装,但因疫情原因,最终只去了1人。疫情给布局海外市场的抛丸机企业家带来了不小压力和挑战。

大龙村的企业主要以中小企业为主,尽管抛丸机设备的技术在不断提升,但总体产值并未提高,尤其是缺乏大型龙头企业。有企业家举例称,多年前,有100家抛丸机企业时,产值30亿元,当扩大到有200家企业时,产值还是30亿元,不少企业陷入了同质化竞争中。另有抛丸机企业家提到,企业的业务员流动性大也是一个问题,因为生产企业多,可供选择就多,业务员会在市场上通过比价格、比质量来选择服务企业。

“由于当地小企业多,工人工资灵活性大,直接哄抬了整个抛丸机企业的用工价格。”西团镇某抛丸机企业负责人对此表示无奈,因为这使得大企业的用工成本大幅提升。

面对产业发展的周期性特点,抛丸机产业同样需要实现安全生产、提质增效等硬指标,不然很难应对经济形势和疫情带来的冲击。而要实现这两点就需要大笔资金。

当地政府给出了减免税收、对高新技术企业给予补贴、帮助对接银行和企业等扶持政策。

“在国家经济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中小企业想要融资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必须到资本市场。国家也在做这样的引导。此外,招商引资,要么能引进大的上市公司,带来优质资源,要么整合上市。地方政府要有这样的魄力才行。”政信投资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何晓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将中小企业兼并重组,从而实现整合壮大、差异化竞争的座谈会开了多次。好不容易会上大家达成一致。但没想到,隔日企业家陆续反应,兼并的事家人不同意,没法落地执行。”大丰有关人士介绍。

“抛丸机产业的下一步,要想走向可持续发展,必然会转型升级,做大又强。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有一天,行业会迎来洗牌。没有创新力、跟不上潮流的企业会慢慢被淘汰。”乔圣兵说,要去掉一部分、升级一部分、再保持一部分。

有抛丸机企业负责人认为,目前来看,多家企业合并成一个大企业并不现实。尤其是如何解决谁来领导、利益如何分配等问题。在西团镇,抛丸机产业属于撑不死也饿不死的状态,大企业在等待时机。

敲开外企大门

同样做抛丸机,有企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日本的抛丸机可以卖到260万元一台,同样类别的产品,西团镇的企业产品售价160万元,虽然企业利润已经非常可观,但定价上的差异之大主要就源于日本企业有品牌效应。

尽管国内抛丸机发展很快,但进口抛丸机的市场仍占有一定比例。

目前,进口抛丸机主要来自日本、德国、丹麦等国,有数据显示,中国抛丸机市场进口比例不足5%。由于进口抛丸机产品价格较高,主要是国内的外资企业在购买。

乔圣兵表示,中小企业要学大企业的思路,例如有些企业会在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设立研发中心,在大丰区生产,最终,能够边研发、边生产,实现良性反哺。

提升企业的科技创新能力,才能让中国的产业在与国际竞争时立于不败之地。

乔圣兵建议,产业想做大又强,政府层面可以成立规划设计研究院,专门研究产业发展方向、地方配套设施等,由政府层面来牵头,会比企业做跑得更快。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为了更好地发展,引进所需人才,大丰一些抛丸机企业找子女或亲戚来帮忙发展,越来越多“创二代”开始负责经营管理。据当地媒体报道,如今在西团镇抛丸装备产业版图内,已有26名“创二代”挑起了家族企业的担子。

这些“创二代”给抛丸机产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鑫宇公司的“创二代”、90后的陈奕鑫和第一财经记者分享了很多抛丸机行业的未来发展方向,他提到“智能抛丸”、“实时监测”都是努力的方向,自动化控制后所需的人力会越来越少。在企业扩大规模后,会有自己的APP,可以进行数字化管理。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