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农村青年结婚难不难?调研报告显示:宁波平均要花30万,丽水难找对象

第一财经 2021-09-19 17:31:44 听新闻

作者:林小昭    责编:计亚

调研显示,宁波市农村青年平均结婚费用达30.78万元,其中最高达200万元。丽水过半受访者则反映找对象难。

近日,网传一份通知显示,广西玉林市陆川县委要求各镇以及县民政局等单位统计中青年未娶媳妇人数,并剖析原因,提出对策。该通知引发热议。9月18日,通知的发布者陆川县委办公室回复媒体称,该通知材料属实,是一份内部通知。

农村适婚青年难找对象的现象,愈发引人关注,统计部门也针对农村青年婚姻关系展开调研。

其中,在第四经济大省浙江,今年5月25日,浙江省统计局网站发布的一份《关于开展农村青年婚姻关系调研的通知》显示,根据《国家统计局办公室关于做好2021年重点选题调研工作的通知》和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关于开展农村青年婚姻关系调研的通知》,经研究,决定在4个设区市开展关于农村青年婚姻关系调研。参与调研设区市根据经济发展和人口分布状况选取具有代表性的3-4个村开展调研。选中村的18至35岁农村适龄青年(户籍人口)。

目前,宁波和丽水的调研报告已经公布。值得注意的是,宁波属于经济发达、人口大量流入地区,县域经济、乡镇经济发达。而丽水地处浙西南山区,经济发展水平在浙江处于相对滞后地区,农村人口外流较多。因此两地的调研颇具代表性。

宁波农村平均结婚费用超30万

不管是在经济发达的宁波,还是在浙西南山区市丽水,农村青年的结婚负担都比较重。

宁波市统计局发布的该市农村青年婚姻关系调研报告显示,根据问卷结果,宁波市农村青年平均结婚费用达30.78万元,其中最高达200万元。结婚费用主要由男方承担为主,由男方承担“全部”和“绝大部分”的比例分别为15.18%和40.18%,两者合计占55.36%;其次为“双方差不多”,选项比例为41.96%;“女方出的多”占比相对较低,仅为2.68%。

调研发现,宁波多数农村彩礼礼金习俗依然存在,且金额不低,平均10万元起步,且多数人认为有房是结婚的前提。问卷结果显示,彩礼礼金在所有结婚花销中位列首位,其次为置办独立婚房,其他花销由多到少依次为:置办婚宴酒席、购买金银首饰及置备家用汽车。

在丽水,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由男方承担了结婚全部或绝大部分花费,“女方出得多”的占比不到受访者的3%。列结婚花销前三位的费用分别是置办婚宴酒席、彩礼礼金和购买金银首饰。认为农村结婚消费水平一般的占63.6%,认为比较高和非常高的分别占22.7%和5.5%。受访者表示,讲面子、攀比和当地风俗影响是促使农村结婚高消费现象的最主要因素,说明移风易俗、提倡婚事俭办非常必要。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对第一财经分析,当前不少人过分物质化,一些人还有从众心理,最终导致目前结婚成本越来越高,彩礼成为人们恐惧的事项,已经成为了农村一部分青年实现自己结婚生子愿望的重大障碍。

9月17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民政部副部长詹成付介绍,近年来一些地方在婚嫁方面的陋习已经成为群众的严重负担,为社会各方面所诟病。民政部选定了一批婚俗改革试验区,倡导“风雨同舟、相濡以沫、责任担当、互敬互爱”的婚恋理念,推动试验区出台遏制天价彩礼、遏制大操大办、遏制铺张浪费等不良习俗,引导群众自觉为爱减负。

丽水过半受访者认为找对象困难

地处浙西南山区的丽水农村地区是典型的人口大量外流地区。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市乡村常住人口比乡村户籍人口少83.00万人,两者缺口率达46.4%,其中景宁、龙泉、缙云和松阳的缺口率分别达65.2%、56.4%、44.8%和38.4%。

丽水统计局发布的《丽水农村青年婚姻关系调研报告》显示,在适龄青年找对象的难易程度方面,受访者认为比较困难和非常困难的分别占47.3%和5.5%。农村青年婚恋问题主要集中在四方面:一是农村结婚成本太高导致适龄青年未婚;二是出生人口性别比例问题导致适龄青年未婚;三是外出务工逐渐增加影响婚姻家庭稳定;四是留守男性明显多于女性,导致更多“剩男”。

其中,乡镇和村委干部反映,一些偏远山区民众文化教育程度低,资源不足,资金不足,外出经商创业的少,经济条件差,家底薄,造成大龄青年娶妻困难。

董玉整说,农村中不少女性外出务工就没有回来家乡,而是成为城市中的常住人口,其中有一部分在外地结婚生子。同时,在城镇化进程中,城乡二元结构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城乡发展的差距依然存在。在婚姻关系中,经济收入较低、生存环境相对贫穷的男方会受到更多的婚姻挤压。农村生活成本现在也越来越高,给人们的承受能力的考验也越来越严峻。

女青年不婚主义者日益增多

在谈到婚姻对自己的必要性方面时,丽水市的调研报告显示,认为非常必要的占三分之二以上,认为可有可无的占五分之一多,此外,受访者中有2人认为不需要婚姻,占 1.8%。

报告指出,没有稳定的收入是农村适龄男青年未婚的最主要原因,需加快发展经济,吸纳农村青年就业,增加收入水平;与之相比,择偶标准高和不想结婚是农村适龄女青年未婚最主要的两个原因,女青年不婚主义者日益增多,需引起重视。

宁波市的调研报告也显示,当地农村青年婚姻需求有所下降。根据问卷结果,尽管有69.66%的受访者认为婚姻“非常必要”,但是认为婚姻“可有可无”或“不需要婚姻”的受访者达到三成,两项比例分别为29.06%和1.28%。

表:宁波市不同分类农村青年婚姻需求情况调研数据

(来源:宁波市农村青年婚姻关系调研报告)

从性别看,女性更倾向于不婚主义。数据显示,82.35%的男性认为婚姻“非常必要”,认为“可有可无”的仅为17.65%,认为“不需要婚姻”的为0;而女性认为婚姻“非常必要”的比例为59.85%,低于男性22.5个百分点,认为“可有可无”的比例为37.88%,更有2.27%的女性认为“不需要婚姻”。

从年龄和学历看,年轻人和高学历人群更追求自由。数据显示,20周岁及以上受访者认为婚姻“非常必要”的比例明显高于“可有可无”选项比例,但是20周岁及以下群体则恰好相反,认为婚姻“可有可无”的比例(60%)高出“非常必要”(40%)20个百分点。初中及以下学历受访者认为婚姻“非常必要”的比例高达80.95%,而硕士及以上学历选择该项的比例降至66.67%,认为婚姻“可有可无”比例则由初中及以下学历的19.05%上升至硕士及以上学历的33.33%。

董玉整对第一财经分析,伴随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的思想和行为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由于教育时间拉长、文化程度提高以及充分就业和越来越完善的社会保障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以及时间精力不足、经济基础薄弱、事业发展不易,人们越来越多从结婚生子的价值理念中解脱出来,更多地考虑自己的个性张扬、行为自由和生活便捷等,于是单身、不婚、不生、少生等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成为了一些人的现实选项。

董玉整认为,当前要推进三孩生育政策落地落实,就要婚恋、生育、养育、教育一体化考虑,切实解决人们的现实问题,构建积极生育支持政策体系,建设新型婚育文化,教育、鼓励、帮助适婚人群实行适龄婚育、优生优育,展示生育的社会价值,疏解解生育焦虑,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