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GDP预测被下调,用工短缺和供应瓶颈是两座大山

第一财经 2021-10-15 18:31:26

作者:高雅    责编:冯迪凡

IMF将美国2021年全年经济增长预测下调了一个百分点,至6%。

美国的经济复苏正面临着劳动力短缺和供应链中断带来的负面冲击。

根据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里士满和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合作对全美首席财务官(CFO)进行的调查,CFO对美国经济和公司财务前景的乐观情绪正在消退,因为用工短缺和供应链危机迫使他们正在承担更高成本

75%的CFO表示,疫情带来的供应链问题加剧了一系列价格的剧烈波动,企业突然要应对生产延迟、运输延迟、材料供应减少和材料价格上涨等问题。

同时,招聘难带来的威胁甚至比供应链挑战更严重。四分之三的CFO表示,正在努力填补空缺职位。近82%的公司已经开始增加工资,平均增幅近10%。

本周,美国亚特兰大联储将第三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预测从7月底的6.1%下调至1.3%。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则将美国2021年全年经济增长预测下调了一个百分点,至6%,是七国集团(G7)中降幅最大的。IMF表示,此次下调主要因为美国第三季度的供应链中断以及消费疲软。

美国达特茅斯学院经济学教授、英国央行前政策委员布兰奇弗洛尔(David Blanchflower)则在其研究中指出,最近美国失业率大幅下降到5%以下,是由不寻常的支持性财政政策推动的,掩盖了增长前景疲软的其他迹象。

“美国完全有可能在2021年底进入衰退。”他称。

(第一财经记者拍于美国)

用工短缺难题仍在继续

根据美国劳工部最近公布的数据,美国9月非农部门新增就业岗位19.4万个,延续了8月份远低于市场预期的颓势。虽然失业率从8月的5.2%下降到4.8%,但这是由于统计上18.3万美国人退出了劳动力市场所导致的。

美国商会发布声明称:“劳动力短缺是对美国经济复苏最为严重的威胁,令人失望的就业数据再次提醒我们,经济复苏前景仍然非常脆弱。”

与疫情之前相比,有工作的美国人仍然少了500万。据美国职位空缺和劳动力流动调查(JOLTS)报告,8月份有创纪录的430万人辞职,约占全国劳动力的2.9%。但与此同时,雇主们却急迫地寻找工人。

根据全美独立企业联合会(NFIB)的数据,67%的小企业报告说在9月份招聘或试图招聘,42%的企业提高了报酬。但是,同时有创纪录的51%企业表示,空缺的工作岗位难以填补。

投资咨询公司BCA Research首席全球策略师贝瑞钦(Peter Berezin)在近期一场研讨会上回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用工短缺在低收入岗位中尤为严重,这也是工资增长最明显的地方。“之前一段时间,美国有非常慷慨的失业福利,大多数低工资工人收到的福利比他们从工作中得到的要多。所以,他们不会很积极地去工作。这些福利现在已经发完了,但他们仍然有储存的现金。因此,这些人正在回到劳动力市场,但没有那么快。”他称。

据美媒称,民主党出台的一系列政策使得辞职成为更容易被考虑到的选择。虽然联邦失业福利在9月初停发,但仍有许多其他不需要工作就能领到的联邦财政付款,包括每个孩子每月300美元的津贴,食品券和租金援助。

贝瑞钦还说:“疫情也还在产生影响。有些人害怕出门工作,有些人不愿意接种疫苗,有些人在疫情期间退休了,而且不一定愿意回来。还有一种很少受到关注的现象,就是农村和城市地区的分裂。以纽约市为例,纽约市的失业率超过10%,而其中工作岗位短缺主要在郊区。”

用工短缺与供应紧张的恶性循环

用工短缺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供应链瓶颈难以解决。大量货船在港口积压,部分原因是没有工人来卸货。仅在洛杉矶港,就有大约25万个集装箱的货物堆积在码头上。目前物流状况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港口卡车司机的短缺。美国卡车司机协会主席吉霍法(Jim Hoffa)说:但工资水平无法维持他们的生活。

在前述对全美CFO的调查中,只有10%的调查对象表示,预计供应链的困难将在今年年底前得到缓解。“这些公司为管理供应链中断所采取的行动成本很高,因此增加了公司提高价格的压力,”杜克大学金融学教授格雷厄姆(John Graham)说,“更重要的是,供应链的挑战使他们的收入增长平均减少5%。”

供应链危机又推高了商品的价格。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生产者价格指数在9月份比一年前上升了8.6%。这是自2010年以来最大的同比增长。牛津经济研究院美国经济学家拉希德(Mahir Rasheed)说:“近期,供应方情况恶化,商品价格加速上涨,这将使价格压力在明年很长时间内保持粘性,甚至有所加重。”

随着商品价格和用工成本的上升,通货膨胀率走高,这又反过来抑制着低收入工人的就业积极性。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平均时薪按年率计算上升了7.4%。但许多低收入的美国人纳入通货膨胀后的实际工资则一直在下降,因为他们往往将更多收入用于食品和能源等通货膨胀最严重的商品类别。

本周三,拜登会见了来自港口、工会和大企业的多方人士,希望解决美国供应链中的航运、劳工和仓储问题。

跨境电商平台敦煌网DHLink事业部负责人万松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升的海运成本最终大部分都会转嫁到美国买家身上。

“这可能也是拜登要求尽快处理这些集港的原因之一,因为美国老百姓可能也会受不了价格暴涨。”他称。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