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调查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疯狂的菠菜:价格上涨十几倍,批发商却称难赚钱

第一财经 2021-10-26 17:47:37 听新闻

作者:马纪朝    责编:刘泽南

林江枫发现,涨价的菠菜,不仅没给他带去利润,甚至能顾住本都已经不错了

眼瞅着手机上弹出的铺天盖地的“菠菜涨价”的新闻,菜农张一坤的脸上却毫无喜色。

“每斤10块钱,那我种的那七八亩菠菜要是没被水淹……”张一坤有些自言自语起来,即便按照每亩产量1000公斤计算,“那,我今年就能收入14万了?”

但很快,张一坤的脸色就开始暗淡起来——七八月份的暴雨,淹没了他的菜地,也葬送了他的财富梦想。

若照往年惯例,张一坤的菜地,应该是八月份中旬种下蔬菜籽,然后经过30至50天不等的生长,到九、十月份开始进入收割期,但今年的七八月份,河南先是遭遇连日大雨,大雨之后,又是到处蔓延的洪水,将菜地浸得如同沼泽,他的那些刚种下不久的菠菜,就这样就全部淹死了。

这场正在愈演愈烈的菠菜涨价潮,注定与这位已经种了10多年蔬菜的河南农民无缘了。

涨价十几倍

菠菜从何时开始涨价的?已经在郑州中牟的万邦国际批发市场从事20多年蔬菜批发的林江枫(化名)说,今年三四月份时,菠菜的批发价才几毛钱一斤,但如今,菠菜的批发价已经翻了十几倍。

当时的一则短视频,揭开了“菠菜贱农”的面纱——今年3月底,在邯郸市的一个农贸市场附近,一对来自附近农村的农民夫妇,由于车上的菠菜迟迟卖不出去,最终不得不将这车1300斤的菠菜,以15元的价格,低价处理给了一名邯郸菜贩。

至今,那对农民眼中那些既不舍得卖、却又不得不卖的无奈、无助的眼神,仍然残留在很多网民的心中,但如今,时间才过去半年,菠菜却从当初的无人问津,已经到了“菜比肉贵”的地步。

“像这种筐,对外批发是120元,一筐有16斤,合到每斤,是7.5元。”林江枫指着面前的菠菜说,就这,还是比前段时间价格回落的结果,前几天,连批发价都要合到10多元一斤——彼时,一斤猪肉才五六块一斤。

一斤菠菜的价格,竟是一斤猪肉的两倍多,这在已经干了20多年蔬菜批发的林江枫眼中,当然不是正常的市场结果。

“去年这个时候,一斤菠菜才一块多钱,”林江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实际上,在正常年景时,每年此时,他的蔬菜档口的菠菜批发价,大都是一两块一斤,甚至,某些月份,因为菠菜供应量大,价格还会跌破一块钱,但今年,菠菜的批发价格,最高时却比往年翻了十倍。

为何涨价

菠菜为何会涨价?说起来令人心痛,实际上,是以张一坤等河南、河北等中原数省的菜农损失为代价的。

往年的九月、十月,是包括张一坤在内的河南菜农们开始收获菠菜的时节,但今年,他们因为水灾,眼睁睁看着菠菜价格不断飙涨,自己却颗粒无收。

实际上,不仅是河南,包括山东、河北、山西、陕西等在内的北方主要蔬菜产区,今年都因为连日大雨导致菜地受淹,造成蔬菜损毁、减产,无法及时向市场供应蔬菜,进而导致包括菠菜在内的多种蔬菜均不同程度地价格飙涨。

林江枫称,最近这段时间,本该是河南、河北的菠菜上市季节,但今年,这几个地方都没有货,实际上,不仅是河南、河北,连带山西、陕西以及山东等中原几省,今年的菠菜产量都少得可怜,无奈之下,包括林江枫在内的常年从事蔬菜批发的菜贩们,只好将收购的范围,往南扩展到昆明,往北则直达东三省。

他先是以每斤10多块的批发价,从云南昆明进货,之后,又因为价格实在太高,改到去东北进货,这才把价格稍稍拉下来,从最高峰时的10多块,降到如今的7.5元。

但即便如此,价格一路反馈到终端,仍是高价。在位于郑州市航海路的华润万家、丹尼斯等多家超市,记者查询标签发现,每斤菠菜的终端零售价,都在10元以上。

记者同时注意到,其中一位已经在一堆菠菜前附近徘徊了半天的女士,最终还是到不远处去挑选了几颗的白菜。“本来是想着中午吃火锅,来买点菠菜回家涮火锅的。”她说,刚才她本来已经挑选了一袋菠菜,但最后一结算,都快20块钱了,实在是心疼,“这不,我又挑选了一颗大白菜,这么大一颗,才七块钱。”

伴随着越来越多市民放弃菠菜,林江枫发现,自己的菠菜生意,每天的销量也越来越少了。

卖不动了

“东北的菠菜,往年这个时候,批发价也都是一两块钱,”林江枫说,往年,东北的菠菜面对内地的菠菜,并没有价格竞争力,因此,外销销不出去,内销在当地又卖不上价,一直是东北蔬菜的特点,但今年,因为中原蔬菜歉收,大量在关内收不到蔬菜的经销商们,只能纷纷跑到东北来收蔬菜。

“往年一两块钱的收购价,今年已经翻了三四倍,就这你抢得晚了,还不一定能收到货。”不过,林江枫发现,这些自己靠“抢”才拉回来的菠菜,逐渐开始变得不好卖了。

“往年,到这个季节,我每天都能卖一个大车的货,有时候,甚至一天能卖两三车。”但今年,林江枫却发现,自己虽然将原来能装五六吨菠菜的大车,换成了只能装两三吨的小货车,但菠菜的销量,却从原来的一天能卖一车,到现在甚至两三天才能卖一车了。

这意味着,于林江枫而言,往年一天五六吨菠菜的销量,正在下滑到一天一两吨。

“菠菜是涨了,但吃的人也少了。”同时下滑的,还有利润。

“往年虽然批发价不高,但我们进价也便宜啊,可今年,虽然批发价是高了,但我们的进价,每斤都快7块了。”而且,因为路途远了,往年一车只需要2000元的运费,现在开价都已经涨到了4500元,当天没卖完的货,放在货车上,还要加上超时费,这样杂七杂八算下来,林江枫发现,涨价的菠菜,不仅没给他带去利润,甚至能顾住本都已经不错了。

可是,无论挣钱赔钱,这么多年积累下的老客户,却不是可以轻易放手的。

“你看,我早上3点多就来(蔬菜档口)了,到现在还不敢下班,没卖完,心里发慌啊。”林江枫一声叹息,指着手机上正在显示的晚上8:10的时间说,累啊,实在是累,中午实在困得受不了的时候,往躺椅上一歪,就睡着了。

当林江枫在哀叹菠菜卖不动、张一坤在惋惜菠菜歉收的时候,菠菜的价格却仍然在一路飙涨。

“现在咱们河南好多菜地没菠菜了,手里有菠菜的菜农,可能还能挣点钱,但这个钱,只能说是老天爷赏给他的,到明年,可能好多赚钱的菜农,又该亏钱了。”最近一直在跟东北菜农打交道的林江枫说,这几天他们去东北进菠菜,好多菜农的腰杆都比以前硬气了,但他们可能不知道,明年,一旦河南、河北的菠菜恢复正常,诸如他这样的菜贩,又怎么可能担着每斤菠菜光运费都要一块多钱的风险,千里迢迢跑到东北去进货?

“一直以来,我们的农产品都在面临着两种风险,一种是天气,一种是市场。”河南大学农学院一位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今年,河南的菜农亏钱,是因为天气,东北的菜农赚钱,其实也跟天气有很大因素。

他说,天气的因素固然不可控,但尽可能从市场角度帮助农民破解障碍,还是可能有所为的。

淘菜菜河南省域商品运营负责人黄碎鸟也介绍说,为了帮助农民缓解靠天吃饭,现在,他们正在构建一个从田头到餐桌的农产品直采直销网络,目的就是通过聚合确定性订单,给农民面对市场波动的力量和底气。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