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上市银行股权融资频现,资本补充靠“外源”

第一财经 2021-11-04 22:33:25

作者:段思宇    责编:徐燕燕

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发行力度仍要加大。

日前,有两家上市银行相继发布股权融资方案,通过配股或定增,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伴随经济下行压力,近年来银行资本增速趋降,影响了信贷投放力度。据有关机构预测,未来三年,上市银行仍需通过大量的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缓解资本缺口压力。

定增、配股齐出现

上市银行资本补充正在进行时,除了发债外,股权融资也在路上。从融资方式上看,这次涉及到了定增和配股。

根据无锡银行发布的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该行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205亿股(含本数),最高募资20亿元(含本数),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记者注意到,无锡银行将于11月15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此次定增方案。根据方案公布的规模大致估算,无锡银行此次每股定增发行价格或为6.24元,而定增预案发布当日,无锡银行收盘价为5.95元,溢价率约5%。

至于具体的发行价格及定价,方案称,此次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不含定价基准日,下同)无锡银行A股股票交易均价的80%(按“进一法”保留两位小数)与发行前无锡银行最近一期末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值的较高者。定价基准日则为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发行期首日。不过,具体方式还需监管核准。

另外,此次定增后,无锡银行股权结构并不会发生重大变更。根据无锡银行三季报,截至2021年9月末,无锡银行持股超5%的股东有2家:国联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8.93%,无锡市兴达尼龙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96%,并没有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而以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数量的发行上限计算,定增完成后,无锡银行总股本将从1861674454股增至2182174454股,上述两家股东仍均为无锡银行单一持股5%以上股东,该行股权结构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浙商银行方面,此次资本补充方式为配股,其也是今年第三家宣布配股的上市银行,此前宁波银行和青岛银行公布了配股方案,分别拟募资120亿元和50亿元,且宁波银行的配股申请已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

相比定增,一般银行较少选择配股方式来补充资本。去年江苏银行配股的完成,标志着配股重新成为上市银行再融资方式之一。在此之前,上市银行中长达七年未曾出现过配股方案。

浙商银行发布的配股公开发行证券预案显示,拟向原A股全体股东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配售募资总额不超过180亿元人民币,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支持未来各项业务稳健发展。记者注意到,该行将于11月23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此次配股方案。

至于配股价格,通常而言,较市价会有一定折扣。浙商银行在公告中也提及,将采用折扣法确定配股价格,同时参考该行股票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市盈率及市净率等估值指标,综合考虑该行的发展与股东利益、该行未来三年的核心一级资本需求等因素。

在业内人士看来,相比定增和可转债的补充方式,通过配股来补充资本金将更有效率。一位银行业资深从业者对记者称,通过可转债方式补充资本金可能存在耗时长的问题,若采取定增则会摊薄部分股东股权占比,因此通过配股来补充资本金更加及时,并且能够保护股权结构的稳定性。

“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不参与配股,将面临股权稀释的损失,除非是在配股前将持股卖掉。”上述资深从业者说道,若机构在配股价格上有较大折扣,一定程度上也会提高投资者的认购意愿。

资本补充压力持续

对于银行而言,资本补充途径分为内生性资本补充和外源性资本补充,所谓内生性资本补充,主要依靠公司经营获得的利润留存;而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较为多样,包括IPO、配股、定增、发行可转债(权益部分计入)、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

不管是配股、还是定增,均可补充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这侧面也反映出上述两家银行资本补充的迫切性。无锡银行在公告中提及了此次资本补充的必要性,称该行在经营管理中面临着较为严格的资本监管,未来,该行业务的持续发展和资产规模的不断提升将进一步加大资本消耗。因此,除自身收益留存积累之外,仍需要考虑通过股权融资的方式对资本进行补充,以保障资本充足水平。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无锡银行资本充足率13.94%,一级资本充足率9.7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8.41%,距离监管红线较近。“随着业务持续发展,预计资本缺口将对本行发展构成一定制约。此外,最近几年国内外监管机构不断加强对银行资本监管的要求,银行资本需求将进一步提高。”无锡银行表示。

浙商银行方面,截至2021年9月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1.73%、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5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45%,分别较上年末减少1.2个百分点、0.37个百分点和0.3个百分点,资本补充需求较为旺盛。

事实上,对于银行资本补充的压力,业内已有预期。今年上半年,银行发债达83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银行“补血”的压力。有分析称,尽管今年疫情、减费让利等影响逐步消退,但银行支持中小微企业力度不减,仍保持较快扩表速度,资本消耗较快;与此同时,银行也需在持续满足监管部门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的基础上预留一定比例的风险缓冲资本,以进一步增强抵御风险的能力,应对未来宏观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因此对资本的渴求度更高。

业内的共识在于,未来银行仍将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据天风证券测算,若未来三年上市银行保持2020年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变,测算其资本缺口压力,可得2021~2023年的资本缺口达1283亿元、2739亿元和5431亿元。

“目前存量可转债转股及已披露的资本补充方案可填补部分缺口,但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发行力度仍要加大;同时内生性资本补充需求增强,也有助于加速银行利润释放。长远来看,银行零售转型,开拓表外非息业务,有助于降低对资本的依赖。”天风证券研报提及。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