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钟表拍卖屡创新高,独立制表创意与价格齐飞

第一财经 2021-11-24 16:51:58

作者:沈晴    责编:李刚

随着年轻藏家集体入场,“小而美”的独立制表品牌以独具特色的创意和深耕复杂技术,俘获了一批挑剔的表圈发烧友。

消费回流浪潮下,被疫情重塑的不只高速增长的奢侈品行业,还有它背后紧密相关的收藏与拍卖。

11月9日,两年一度的Only Watch慈善拍卖会落幕,今年53块孤品共拍出3000万瑞郎(1瑞郎约合6.85人民币)。百达翡丽Ref. 27001M-001万年历台钟以950万瑞郎摘冠;独立制表F.P. Journe捐赠的FRANCIS FORD COPPOLA FFC Blue腕表拍出450万瑞郎,成为全场第二;爱彼皇家橡树“JUMBO”EXTRA-THIN以310万瑞郎紧随其后,超出拍前最高估价的10倍。全场共有五款拍品成交价超过100万瑞郎,为Only Watch创办以来之最。

百达翡丽台钟

近年,独立制表品牌在全球拍卖市场表现抢眼,屡创价格新高。本月稍早收槌的富艺斯钟表日内瓦秋拍上,Philippe Dufour“Grande & Petite Sonnerie”编号一号大小自鸣黄金腕表以475万瑞郎成交,是钟表拍卖史上最高成交额的独立制表时计。这场“名表荟萃-日内瓦 XIV”也以总成交额6826万瑞郎,成为钟表拍卖史上历来总成交额最高的拍卖专场,比5月的日内瓦春拍多出近两倍。

“拍出6800多万瑞郎,一共不到300块表,这个购买力是很可怕的,连一个表盒都要卖到8万多美元。其实这也代表了,大家对拍卖市场的认可和理解越来越深了。”富艺斯中国区钟表部主管张源告诉第一财经。在本周启幕的富艺斯香港秋拍上,超过300件时计有望再次见证钟表收藏市场的蓬勃发展。

而随着原定于明年春天重启的2022年巴塞尔钟表珠宝展上周宣告取消,线下展会的不甚明朗亦为线上拍卖的加速推进奠定基础,包括苏富比、佳士得等拍卖行均在逐步提高网拍的比例,这将进一步推高热门拍品的价格,让抢手货的竞逐更为激烈。

独立制表抢眼

广义而言,如今被“封神”的百达翡丽、劳力士、爱彼等品牌,早年都以独立制表起家。和这一批前辈相比,眼下备受市场追捧的独立制表阵营则以F.P. Journe、MB&F、Urwerk、Philippe Dufour、De Bethune等小众品牌为首。

今年在拍卖市场屡创佳绩的F.P. Journe,本月刚在“名表荟萃-日内瓦 XIV”上,以首度现身拍场的五枚Souscription全系列腕表合计拍出990万瑞郎,其中估价最高的“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铂金及玫瑰金两地时区腕表以390万瑞郎成交。而在上月的苏富比香港Important Watches拍卖会上,F.P. Journe一款限量版铂金陀飞轮腕表也拍出了1590.5万港元的高价。

与传统风格相比,由非制表师创立的独立品牌如MB&F,创意设计的出发点都是“好玩”,作品外形经常像一只青蛙、一艘飞船,充满天马行空的趣意。比如它今年捐赠给Only Watch的表款就像一只大熊猫,最终以62万瑞郎成交,可见其市场认可度。

MB&F熊猫表

小众品牌的有市无价,让张源想到了“鹦鹉螺”的意外走红。这个系列经过40多年发展已经成为百达翡丽的“销量担当”,是许多表友心目中“最好看独特的百达翡丽”。但事实上,它曾经也是不受市场青睐的冷门款,因为跟爱彼的王牌系列皇家橡树外形异曲同工而沦为前者的跟风之作。

“也就是两三年的事情,2016、2017年的时候,部分地方的鹦鹉螺还是低于零售价出售的,都是放在橱窗里没人要的。突然它就井喷了。百达翡丽的品牌沉淀到一定阶段,正好大众审美转向了运动表潮流,两相结合,鹦鹉螺一下就火了。因为停产,原来二十几万的表,现在都上100多万元了。”张源看到,市场对鹦鹉螺的热情并未冷却,新出的带钻绿面已经炒到1200万元,而这块钢表的零售价仅仅四五十万。“它已经超出了腕表本身的意义,更多的是消费者审美在当下的投射,他们更愿意把自己的钱花在哪些地方,这个挺有意思的。”

更多的独立制表则通过明星“野生”代言,在各种剧集、街拍中出镜,从而在小众圈层开始树立知名度。“别看它们卖得很贵,但并没有钱请明星,往往是明星自发去买去戴,这更佐证了它们的受欢迎程度。加上近两年独立制表一直看涨,可以说是相互成就。”

而随着年轻藏家集体入场,“小而美”的独立制表品牌以独具特色的创意和深耕复杂技术,俘获了一批挑剔的表圈发烧友。张源注意到,能够从疫情中缓过来的这些品牌经历迅速发展,“订单已经接到2024年了,来不及做。这是以前没有的,因为它们的产量很少,相当于把两年后的订单都接完了。”

多元化收藏

走在上海街头,张源不经意能瞧见一些年轻人佩戴着售价不菲的表款。“现在年轻人买个二三十万的运动表,都很敢花,他们对于钟表这个事物的认知也跟以前不太一样。”

加入富艺斯之前,张源曾在德国高端制表品牌朗格任职,作为资深发烧友和年轻藏家,他在2015年参与创立了全球最大单一品牌高级钟表社群Lange Nation,并于2018年策划上海玩表节,将钟表知识交流的乐趣及资源带入内地。

“钟表从纯粹的奢侈消费品变身艺术品,同时也是增值资产。”张源认为,相比字画、珠宝等细分领域,钟表收藏显示出了极大的市场潜力——单价更低,可以佩戴上身,周转更快。他经常跟朋友打趣:“老外能卖30年的手表,我们只要6个月就能卖完了。”

根据本月发布的2021年《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大中华区艺术品及古董销售总额近100亿美元,在市场价值中所占份额达到20%,与英国并列成为世界第二大艺术市场。千禧一代的崛起改变了国内藏家结构分布,这群年轻人普遍受教育程度更高,具备全球视野,心态也更开放,对艺术的鉴赏力与领悟度也更高。

劳力士“保罗纽曼”    图/富艺斯

在11月25至26日即将举槌的“名表荟萃—香港 XIII”上,一枚从未现身拍场的、约1968年制的劳力士“保罗纽曼”是本场最受瞩目的焦点之一。劳力士“保罗纽曼”因奥斯卡影帝保罗·纽曼喜爱而得名,他是助推迪通拿“走上神坛”的功臣。2017年,富艺斯也曾拍出一块天价不锈钢劳力士,1775万美元成交价创下单枚古董腕表世界拍卖纪录。这是首枚出现在公众场合,且经保罗·纽曼佩戴过的“保罗纽曼”,来自纽曼女儿的前男友。

如今各大钟表拍卖场上,“保罗纽曼”都成了保留节目,经过保罗·纽曼之手的迪通拿往往比普通款迪通拿贵出几十倍。张源判断,这类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古董表是未来中国收藏市场的一个增长点。“古董劳力士和古董表,是国内马上就会开始蓬勃发展的,这一块会成长得很快。”

“以前大家都想买运动表,现在的趋势是,有人开始买古董劳力士了,有人开始回归小表径了,有人开始买正装表了,不是所有人都一窝蜂要去买运动表了。这些潮流都在回归,说明大家有思考,有在复盘自己的收藏。”他表示。

(实习生钱净对本文亦有贡献)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