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欧元区通胀率创25年来新高,鲍威尔已改口拉加德怎么办?

第一财经 2021-12-01 17:58:32

作者:康恺    责编:葛唯尔

11月欧元区通胀率持续攀升。

能源危机、供应瓶颈继续推高欧元区通胀——这给一直为“通胀暂时论”站台的欧洲中央央行(下称“欧央行”)再浇了一盆冷水。

欧盟统计局日前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11月欧元区通胀率持续攀升,按年率计算达4.9%,不仅远超欧央行的通胀目标,亦创25年新高。

实际上,此前公布的德国通胀数据早已透露欧元区通胀飙升的端倪。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该国11月通胀率达6.0%。德国现财政部长、即将就任新总理的朔尔茨表示,如果通胀不从当前高位回落,就必须采取行动。欧元区其他主要经济体,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11月的通胀率分别为3.4%、4.0%和5.6%,均维持高位。

嘉盛集团全球研究主管马特韦勒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元区通胀率创新高,在此背景下,欧央行行长拉加德再想论证欧洲通胀的过渡属性将更加艰难。刚刚成功连任美联储主席的鲍威尔突然放弃了通胀暂时论,变得更为鹰派。如果鲍威尔继续倾向于强硬而拉加德态度保持温和,那么欧元对美元恐将持续走弱。

11月欧元区通胀率持续攀升(来源:欧盟统计局)

能源价格推高通胀

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1月欧元区能源价格同比上涨27.4%,是拉高当月通胀的主因。近几个月来,欧元区能源价格居高不下,10月能源价格同比上涨23.7%。

目前,欧元区多国电价已达到历史峰值,西班牙的电力批发价格甚至较去年同期上涨250%。天然气、煤炭是欧元区国家主要用电来源。国洲际交易所(ICE)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基准荷兰TTF天然气价格上涨了约440%,欧洲三港动力煤上涨了约79%。

北京大学能源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杨富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欧洲电力、天然气和动力煤价格上涨,主要原因在于工厂复工复产,加之欧洲今冬气温偏低,推高了能源需求。天然气、煤炭等化石能源供给量较少,可再生能源发电不力,导致能源供给短缺。

他进一步表示,供给端是推动能源价格上涨的主导因素。“欧元区国家正经历能源转型进程,正减少化石能源使用,增加可再生能源在用电侧的占比。但由于储能、智能数字化等技术尚未得到突破,当天气等因素发生变化时,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易存在缺口。”

欧盟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欧盟国家的储气库存量已位于十年来最低水平,煤炭库存量则为2016年以来最低水平。今年10月,俄罗斯政府承诺将增加对欧天然气供应,但这一承诺尚未兑现。10月,俄罗斯向欧洲的天然气出口量为2687吉瓦时/日,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

风能、太阳能是欧盟国家主要的可再生能源用电来源。欧洲风能协会的数据显示,2021年欧盟国家风力发电量为近三年以来最低水平,较2020年同期下降幅度达到17.29%。根据独立天气建模组织Vortex编制的数据,今年吹过北欧的风强度同比下降了15%。

除能源商品外,欧元区其他领域的通胀亦有上升。食品和烟酒价格同比上涨2.2%;服务价格同比上涨2.7%;非能源类工业产品价格同比上涨2.4%。

欧央行行长拉加德(来源:新华社)

如何影响欧央行货币政策选择?

近日,多位欧洲财经界高官再度就通胀问题发声。欧央行行长拉加德认为,能源价格飙升、供应链瓶颈仅是推高通胀的“一次性因素”,这些驱动因素或将在中期减退。

但在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看来,即便通胀是暂时的,也会使企业提高工资,从而通过增加消费需求而使通胀永久化。欧央行副行长德金多斯则称,通胀可能不会如预测得一般迅速下降。

欧元区通胀是暂时的还是长期性的?牛津经济研究院在发给第一财经记者的报告中认为,如果服务价格上涨没有逆转,反而导致通胀预期上升,通胀压力可能将持续。但由于当前欧洲疫情再度复燃,各国加码了抗疫举措,这应该会缓解服务业的价格压力。如果供应瓶颈得到缓解,预计欧元区能源和商品价格将于2022年下降,该地区通胀压力也将显著放缓。

该机构还预测称,明年晚些时候,“低通胀”可能在欧元区卷土重来。预计欧元区通胀率将在明年下半年迅速下降,并在2022年第四季度或2023年初达到1%的水平。

但在凯投宏观欧洲经济学家艾伦雷诺兹看来,疫情在全球再度复燃,供应瓶颈问题可能不会在短期内缓解,因此商品价格将继续维持高位,预计欧元区通胀率只会在2022年底低于2%的水平。

通胀是影响央行货币政策目标的指标之一,劳动力市场情况是左右央行货币政策的另一因素。欧盟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9月失业率降至7.4%,为2020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在通胀不断走高,劳动力市场逐渐修复的背景下,未来欧央行将采取怎样的货币政策?

本周以来,欧央行官员一直在释放鸽派言论。西班牙央行行长德科斯表示,欧央行不应过早取消支持。但上周,奥地利央行行长霍尔茨曼则表示,欧央行的货币政策应保持灵活性,不要对继续实施资产购买计划做出长期承诺。

牛津经济研究院认为,基于该机构对于通胀的观点,预计欧央行不会在2022年从根本上改变其货币政策,只会放松在疫情期间部署的紧急支持措施,如1.85万亿欧元的紧急抗疫购债计划(PEPP)。

该机构还表示,尽管市场预计,欧央行会将存款利率于2022年末上调10个基点,但加息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供应链没有像预期设想地一般得到解决,或者能源价格没有快速下降,欧元区通胀将仍维持高位,这将为欧央行的行动带来较大压力。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