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4000亿美元市场被忽视,谁为残障人士设计高端时装?

第一财经 2021-12-14 10:01:40

作者:姜珊    责编:李刚

设计师和大品牌或许还无法大手笔地为适应性服饰单独开设产品线,但只要他们在设计时多考虑一下不同人群的需求,就能有更多的残障人士穿上他们的衣服。

近年来,规模超过三万亿美元的时尚产业终于开始接纳更多种族、肤色和体形,但还是有很多人穿不上合身的衣服——一些从新冠肺炎疫情中幸存的人发现,坐上轮椅后,时尚对自己关上了大门。

残障群体应得的社会关怀和服务长期欠缺:实体店没有无障碍通道,电商平台上的服装选择有限,那些身材不“标准”的人,仿佛失去了体面的权利。而在为商场、店铺设计灯光时,有多少品牌考虑过癫痫患者、自闭症谱系障碍者和视障人士的感受?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世界上约有15%的人口属于残障人士,他们是规模最大的“少数群体”。忽视这一群体对企业来说也是一大损失:他们拥有约4900亿美元的消费能力。

耐克Go FlyEase运动鞋

眼下,已有不少敏锐的商家涉足适应性(adaptive)设计,它们为残障群体带去便捷的同时,也带动了更广阔的消费市场。今年4月,耐克发布Go FlyEase运动鞋,第一款免提运动鞋诞生了。

根据全球《适应性时装市场》(Adaptive Clothing Market)调查报告,适应性时装的市场将在2026年增长到4000亿美元,可惜到目前为止,适合残障人士的高端成衣依旧缺席。

适应性服装艰难起步

适应性时装要求以人为本,这需要设计师成为工程师,拥有解决问题和创新的能力,以及同理心。

李维斯(Levi’s)是上世纪50年代中期最早为残障人士设计服装的品牌之一。设计师海伦·库克曼(Helen Cookman)设计的一条牛仔裤,采用弹性牛仔布和可以从裤腰或裤腿拉开的长侧缝拉链,并在裤子的侧边设置了一个特殊的半边皮带内扣,用以座位下降时固定牛仔裤。

李维斯为残障人士设计的牛仔裤

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自2017年起开始推出残障人士友好系列,增加了包括魔术贴、磁力扣和可调下摆等适应性设计,今年还专门推出了2021年秋季适应性系列。

虽然耐克公司在这方面做出了表率,但考虑到Go FlyEase仅向特定的耐克会员限量发售,导致其市价被越炒越高,真正对这款鞋子最有需求的人群并不能直接拥有它。

残障群体人才机构C Talent和Zetta Studios的创始人、CEO吉利·卡特-威尔斯(Keely Cat-Wells)认为,也许问题的根源在于,残疾人很少参与到这些所谓的“为他们设计服装”的构思中,这些服饰的设计者往往缺乏相应的生活经验。适应性服装线再生服装(Rebirth Garments)的创始人斯凯·古巴贾(Sky Cubacub)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他认为时尚公司有时会在没有进行测试的情况下就投入生产,这导致服装功能性欠佳,比如磁力扣的磁极可能会被弄反,或是被放在了错误的位置。

社会环境对适应性服饰也“缺乏适应”。比如它们还面临广告风险,可能会被社交网站误认作不良内容而遭到封禁,哪怕有时候仅仅是包含手部托板的图片,或是画面中有一位坐轮椅的朴素穆斯林。

追求时尚对于残障人士来说似乎仍是一种负担,而像古巴贾这样热爱时尚的残障人士正在努力改善这一现状。

残障人士的自适应

今年9月的伦敦时装周上,法杜马·法拉(Faduma Farah)第一次为自己坐在轮椅上而感到自豪。

今年早些时候,她与独立设计师中心牛津时尚工作室(Oxford Fashion Studio)合作的法杜马奖学金(Faduma’s Fellowship)宣布成立,设计竞赛的优胜者将获得1万英镑奖金。从6名入围者中脱颖而出的哈丽雅特·埃克尔斯通(Harriet Eccleston)在伦敦德文郡广场展出了自己作品。这是首个在伦敦时装周上推出的专门为轮椅使用者设计的系列。

埃克尔斯通作品

法拉一直是时尚的狂热追随者,她将自己对色彩斑斓印花的热爱归因于家乡索马里。2011年的一场脑炎使她昏迷了3个月,醒来后,脖子以下全部瘫痪。通过不断的康复训练,她恢复了对脖子、上身和手臂肌肉的控制,但是却再也不能在喜欢的高街品牌购物了。

她能买到的只有低调的男士T恤和宽松的裤子,因为体型在患病后发生了很大变化,长时间坐轮椅使她的肩膀产生了弧度,为了不让后背太紧,她只能买大两三个尺码,但这样领口就会过大。于是,她开始了与牛津时尚工作室的会面。

而埃克尔斯通一开始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在从小到大的教育和生活经历中,从未有人与她讨论过这部分接近英国20%的人口能不能穿这些服装,她也意识到自己从未思考过这一问题。

在与法拉合作5个月之后,埃克尔斯通在伦敦时装周上推出了一系列色彩斑斓的单品,它们对于轮椅使用者来说非常实用:裤子的后方腰线被提高,裆部的缝隙剪裁宽松,口袋被移到侧面,膝盖上则增加了褶皱;外套上增加了磁力纽扣,而隐藏的接缝使上半身在坐着的情况下移动更轻松。同时她还大量使用天丝,这种植物纤维具有可持续性,耐用、灵活且透气性佳。

法拉说:“我还想要一些不会太贵的东西,因为我不想生产轮椅使用者买不起的东西,坐轮椅本身就已经很贵了。”

适应性时装平台Adaptista的创始人兼CEO玛丽亚·奥沙利文-阿贝拉特纳(Maria O’Sullivan-Abeyratne),以及帮助宜家、梅西百货和汤米·希尔费格等企业设计适应性产品的克里斯蒂娜·马伦(Christina Mallon)等人经常选择穿着三宅一生的Pleats Please,因为这种标志性的刀褶连衣裙和分体式服装弹性佳又舒适,并且恰好没有拉链或纽扣。她们称这种设计为“意外的适应性”。

三宅一生的Pleats Please

Social Surge品牌的联合创始人梅雷迪斯·阿利亚·威尔斯(Meredith Aleigha Wells)的观点与之不谋而合。Social Surge采取通用式设计,最低程度上使用专门设计,希望创造出所有人都能穿的服装。

因此,这种“意外的适应性”或许正是出于对适应性的无意识靠拢,设计师和大品牌们或许当下还无法做到大手笔地为适应性服饰单独开设产品线,但只要他们在设计时多考虑一下不同人群的需求,就能有更多的残障人士穿上他们的衣服,毕竟,“为时尚而受苦”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一种自发的风格选择。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