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房价、物价与新冠病例齐涨,这个冬天韩国经济有点难

第一财经 2021-12-26 20:03:22

作者:潘寅茹    责编:吴将

明年韩国消费、投资、出口将实现均衡增长,推动经济重返正轨,进而保持快速的复苏势头,但疫情等因素影响,经济形势仍不容乐观。

临近年末,韩国经济正遭遇前所未有的考验。

此前,英国房地产信息公司KnightFrank发布的《全球房价指数》数据分析报告显示,基于物价涨幅的实际涨幅一项,韩国在调查对象的56个国家或地区中居首位,其次是瑞典(17.8%)、新西兰(17.0%)、土耳其(15.9%)等。

而在这个冬天,伴随房价上涨的还有物价的飞涨以及疫情的攀升。

韩国政府发布的《2022年经济政策方向》预测今年韩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为4%,较今年下半年提出的预期下降0.2个百分点,明年的经济增速为3.1%,较此前上升0.1个百分点。

但是,韩国政府在最新预测中认为,明年(韩国)消费、投资、出口将实现均衡增长,推动经济重返正轨,进而保持快速的复苏势头。但受“分阶段恢复日常生活”止步、国内外风险因素增多等影响,经济形势仍不容乐观。

韩国首尔(新华社图)

不把房价难题留给下届政府?

韩国房价在今年第三季度领跑全球,只是近年来韩国房价疯涨的一个缩影。

韩国此轮房价上涨的风潮始于2016年,此后便一直处于“疯涨”的状态。韩国国土交通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的韩国房价经历了过去9年来最快的增长,同比涨幅达5.36%。而韩媒认为,这一数据必将在2021年再度刷新。据韩媒11月底报道,今年以来,韩国全国平均房价已上涨19.08%,创下14年来同比最大涨幅。

以年轻人纷纷涌入的首都首尔为例,从文在寅政府执政前的2016年末到今年11月末,每户公寓的平均销售价格从6.34亿韩元(340万元人民币)上涨到13.23亿韩元(711万元人民币),上涨幅度超108%。在韩国,公寓是多数民众的主要居住类型,大约占全部住房类型的60%。

韩国房价猛增的5年恰逢现总统文在寅主政时期。但是,据第一财经记者粗略统计,自2017年上任以来,文在寅政府并不是对韩国暴涨的房价无动于衷,但先后二十多次调控都收效甚微。韩媒也由此把矛头指向了文在寅政府,认为其从初期开始就向房地产投机宣战,并公开表示“对稳定房地产有信心”,但房价却“越调越升”。

文在寅本人在11月底年度的《与国民对话》节目中没有避讳韩国过热的房价问题。他表示,在本届政府任期中,新入住户数和获批的新建公寓数其实已多于以往各届政府,“鉴于政府正在计划扩大住房供应,预计住房供应紧缺问题有望得到解决。得益于此,住房价格正在趋稳,政府的目标是在所剩任期内争取房价回落趋稳。不把难题留给下届政府。”明年3月,韩国将迎来5年一次的大选。

对此,韩国学者俊林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文在寅政府的调控措施大多以打击房地产投资为主,加强市场监管,收紧对购房者的贷款限制,提高各类房地产税,“而只有扩大供给,才能把房价降下来,但鉴于文在寅的任期仅剩不足半年,实际操作起来难度不小。”因此,他希望文在寅政府能兑现承诺:不把房价难题留给下届政府。目前,韩国执政党与在野党的总统候选人也均提出要通过增加供给来缓解韩国的购房难。

物价飞涨何时是头?

与房价同处于上涨通道的还有近来韩国的物价。韩国央行21日的最新数据显示,11月生产者物价指数初步预估为112.99(以2015年100为基准),较10月上涨0.5%;生产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9.6%,涨幅创2008年10月(10.8%)以后的最高值。

从各项目物价指数环比上涨率来看,水电燃气和垃圾费上涨1.8%。韩国央行解释道,产业用城市燃气受液化天然气(LNG)等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生产者物价指数有所上涨。

对于电价的上涨,俊林解释道,去年末韩国政府调整电费体系时投入燃料费联动制度,“因此,韩国电力从今年起按季度就会受到石油、煤炭、液化天然气等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影响。”好在韩国电力公社20日已在官网表示,明年第一季度将维持当前电价不变。

除了生产者物价指数的上涨,韩国央行数据显示,11月韩国消费者物价同比上涨3.7%,其中,生活物价、新鲜食品物价以及农产品、水产品价格都成为了推升物价的主因。韩国CPI的上涨幅度不仅超出了经济学家的预测,还连续8个月超过了韩国央行2%的目标。

这些经济数据的变化也早已体现在韩国民众的餐桌上。以韩国民众最受欢迎的泡菜为例,一位韩国华人在社交媒体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一棵制作泡菜的原料大白菜要卖到25元,“比去年贵了50%。”而今冬韩国大白菜价格的上涨并不全然是供应链的问题。据韩媒报道,主要还是受诸如雨季、台风等天气因素影响,导致歉收。

俊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波涨价潮并非突如其来,“疫情带来的供应链紧张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国外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通货膨胀,造成多领域物价上升,企业生产成本增加,最终转嫁给消费者。”结合美联储与韩国央行的最新表态,他预计,这波涨价潮短期内尚难看到暂缓的势头。

“与新冠共存”模式按下暂停键

如果说对于文在寅政府而言,楼市疯涨是老大难问题,那么,反复的疫情更是左右文在寅剩余总统任期内成果的直接变数。

此前在开启“与新冠共存”模式一个月后,韩国疫情在12月初的单日确诊数不断跳涨。尤其是12月8日的统计显示,当天韩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7175例,创去年该国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的新高。此后,韩国单日的确诊回落至5000例左右。据韩国疾病管理厅26日发布,韩国截至12月26日零时,较前日新增5419例新冠确诊病例,目前累计确诊60.7万例。其中,变异毒株奥密克戎感染病例新增81例,为这一毒株在韩国出现后单日感染数的新高。

韩国此波疫情的来势汹汹,与此前调整防疫政策不无关系。11月1日起,韩国政府防控防疫政策,开启“与新冠共存”的防疫模式。根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在此前新闻发布会上的表述,“与新冠共存”的分阶段恢复日常生活路线图分为三个阶段,每阶段为期六周,包括四周执行期与两周评估期,第一阶段于11月1日启动。

俊林认为,“在第一阶段期间,民众的活跃度的确增加,但疫情也在逐渐攀升,单日确诊人数不断创新高,11月底新型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出现,又使得韩国疫情雪上加霜。”

12月15日,韩国国务总理金富谦当天表示,鉴于新冠疫情扩散势头未能得到有效控制,政府决定收紧防疫措施,预计新一轮防疫对策将施行到今年年底。这一表态意味着,韩国“与新冠共存”模式正式按下暂停键。

据韩媒报道,韩国防疫部门20日预测,奥密克戎今后一两个月内恐成为韩国新冠疫情的主要流行毒株。同日,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对外表示,韩国新冠疫情风险指数已经连续4周达到最高等级。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