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因为重视基础科学而强大?20世纪最大的战略欺骗

第一财经 2022-01-12 12:03:21

作者:江晓原    责编:李刚

《无尽的前沿》这本70多年前的旧书,在一般公众范围并无知名度,但是在科学共同体边缘的某些小圈子里,却是被顶礼膜拜的对象。

科学外史Ⅱ(1)


美国人范内瓦·布什(Vannevar Bush)的名字,总是会和一本名叫《无尽的前沿》的书联系在一起,以至于他的传记也被起名为《无尽的前沿——布什传》。《无尽的前沿》这本70多年前的旧书,在一般公众范围并无知名度,但是在科学共同体边缘的某些小圈子里,却是被顶礼膜拜的对象。我在法国杂志《新发现》中文版上写了16年的“科学外史”专栏,因中方和法国的合作在2021年底结束,从今年起转到第一财经,正好先拿《无尽的前沿》来祭旗。

一份提交给美国总统的内部报告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盟国已经胜利在望,1944年某日,罗斯福未雨绸缪,找科学官员布什来商量战后如何对待科学技术,布什担心打完仗科学会被扔在一边没人重视,建议罗斯福要对此“做点什么”。1944年11月17日,罗斯福书面要求布什提交报告,回答四个方面的问题,布什接受了任务。

布什当然又将任务分包下去,他按照精英主义理念挑选了一些人,分别成立了四个委员会,让每个委员会各自向他提交报告。四个委员会的报告交上来之后,布什为每个报告撰写了提要,以此构成提交给总统阅读的报告,而将各委员会的四份报告原文,连同他交代四个委员会成员构成的简要报告,作为附录。整个文件,包括提交给总统的报告,连同五个附录,就是《无尽的前沿》(Science: The Endless Frontier, A Report to the President on a Program for Postwar Scientific Research)。1945年7月5日,当布什将报告呈送上去时,美国总统已经换成了杜鲁门。

关于这份报告公开出版的年份,出现了一些争议。以前大家公认《无尽的前沿》是1960年公开出版的,这本来并无问题。但最近有学者出于辩论的目的,试图论证《无尽的前沿》在1945年即已公开出版,却是缺乏说服力的。

事实上,关于《无尽的前沿》在1945年“公开出版”的证据,是一张扉页的照片,但是那扉页下端并无任何出版机构,却分明印着“印刷局”(文印局,Printing Office)字样,这恰恰证明了它是一份内部文件。从常识看,递交给总统的长篇报告,总要打印印刷的,难道还能让总统阅读手写的文本?《布什传》在谈到这份报告时,一则曰“因为国家印刷局的耽误……”,再则曰“布什……曾经把100份报告事先分发给了华盛顿的圈内人”,都进一步证明它当时就是一份内部文件。

布什忽悠了媒体,却在政府层面遇冷

那么在1945年到1960年这15年中,围绕着《无尽的前沿》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呢?我们还需要先回到文本本身。

就《无尽的前沿》目前已有的中译本而言,无疑是2004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范岱年等译的版本《科学——没有止境的前沿》最好,因为它包括了布什提交给总统的报告和五个附录的全文,以及一系列相关文件,全书版心字数22万余字。而2021年中信出版社的崔传刚译本《科学:无尽的前沿》,只有一篇导读和布什提交的那几十页报告(44~123页),所有的附录都去掉了(据说目前只能买到这样的版权),为此不得不用国内10位学者的“拓展评论”来填充篇幅(125~230页)。新版唯一可取的是,书名更为简洁有力了。

《科学:无尽的前沿》

[美]范内瓦·布什、拉什·D·霍尔特 著

中信出版社 2021年5月版

布什确实在报告中强调要发展基础科学:“基础科学研究是科学的资本。再者,我们已不能继续依赖这种科学资本的主要源泉——欧洲。”他还在报告最后提出,要成立一个基金会来资助科学研究。

因为杜鲁门总统对他的报告和建议无动于衷,布什传而向媒体披露他的报告,收到了一些“非常卓越”“划时代的报告”之类的溢美之词,让他聊以自慰。此后布什的这一说法在国际上广泛传播,影响了几代人,在中国也产生了相当大的郢书燕说式的影响。

杜鲁门对布什鼓吹的基础科学研究没有兴趣,成立基金会的事,在国会投了五年票都通不过,最后利用特殊程序总算在1950年通过了,定名为“国家科学基金会”(NSF)。

许多人一听说《无尽的前沿》,一看到NSF,就在精神上被震得跪了,就想当然地认为美国“开启国家强力资助基础科学研究新时代”了。但到NSF官网上去看一看呢?我第一次去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数据——NSF第一年仅仅拿到15万美元!我怀疑我看错了,应该是15亿吧?再仔细看真的是15万!后来当然也逐年增加了,但往后每年NSF能拿到的钱始终只有美国科技研发总经费中的1.5%——注意是百分之一点五,这不就是一点点“面包屑”吗?

《无尽的前沿》至少在客观上产生了欺骗效果

我曾将《无尽的前沿》在1960年的公开出版视为“20世纪最大的战略欺骗”,有些学者不以为然,甚至义愤填膺。但我这样说并非凭空猜测的“阴谋论”,而是有依据的,最关键的是三个数据:

1.美国多年来在科技研发的全国公私总投入中,基础科学始终只占15%甚至更小,这个占比是西方发达国家中最低的。数据来自美国历年的SEI报告(Science & Engineering Indicators),全美科技研发总经费(“R&D总额”,包括国家和私人企业的总投入)被分成三大部分: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实验发展,后两部分都是应用和技术研发。

2.被许多人视为美国基础科学研究象征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多年来始终只能获得美国全国科技研发总经费中的约1.5%。数据来自历年SEI报告及NSF官网。

3.在NSF每年获得的经费中,又只有约20%投入了基础科学研究项目的资助。数据来自NSF官网,上面列有NSF为60周年纪念而开列的60项成功资助项目清单(1951~2011年),经统计发现:只有12项可以明确为基础科学研究,倒是有24项可以明确为技术,比如条形码、云计算、光纤等,也就是说,NSF得到的“面包屑”中,只有大约20%才是用于基础科学研究的。

也就是说,当世人普遍相信美国正是因为重视基础科学研究而成就霸业时,美国人实际上做的完全是另一套。如果坚持要将布什和美国科技视为一个整体(许多人愿意如此),那结论只能是:美国在说一套做另一套。

当然,尽管布什是美国的科学官员,但考虑到他的主张事实上在美国政府中颇受冷遇,我们并无足够的理由将他和美国科技视为一个整体。所以实际上很可能是:布什在说一套,美国政府在做另一套。

但问题是,许多人曾天真地相信:美国人说的和做的,必然是同一套。这直接导致《无尽的前沿》在中国产生了奇特的影响——许多人由此坚信:美国就是因为重视基础科学而强大的,尽管这个信念完全得不到数据的支持,只是因为听说布什这么说而已。

归根结底,布什这么说,也许只是他们少数人的愿景宣示,但也可能是冷战中一次有意识的战略欺骗。无论如何,在客观上它确实对世人(包括许多中国学者)产生了广泛而真实的欺骗效果。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学讲席教授,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首任院长)

文章作者

相关阅读

独家︱上市公司大北农规定员工生三胎奖9万,男女均可享受

1月10日,大北农集团党委副书记张国平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了公司确有此公告。

必读
01-10 17:47

70年前,这个圣诞老人在大教堂前被处以“火刑”

圣诞节最初当然是给耶稣庆生的,是个完全基督教色彩的节日,但是到了现代,它就像圣诞老人这个形象自身一样,变成了“组装”出来的大杂烩。

经济人的人文素养阅读
01-01 17:37

2022年金融市场十大猜想 你关心的都在!(末尾有彩蛋)

2022年,美联储会加息吗?大盘会上4000点吗?人民币会破6吗?货币政策将如何演绎?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多位专业人士,送上2022年金融市场十大猜想!片尾有彩蛋!点击视频,一探究竟!

必读
2021-12-31 18:21

“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可供全球借鉴的中国元素

在中国的发展方式中,有哪些元素可以被全球借鉴乃至复制,一直是笔者思考与研究的重点之一。在中国的发展方式中,笔者总结,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是值得深度挖掘与传播的一个中国元素。过去20多年,中国和美国在培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方面遥遥领先于世界其他各国,中国的表现更是独领风骚。

2021-10-15 11:00

国内专家热议诺贝尔自然科学奖,尊重原创坚持引领是制胜之道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基础科研,基础科研,基础科研

2021-10-07 22:59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