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2021年贸易投资推动跨境资金流入,民间对外资产显著增加

第一财经 2022-01-21 15:53:02

作者:徐燕燕    责编:林洁琛

贸易投资等实体经济活动成为推动跨境资金流入的主要动力。

1月21日上午,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2021年我国外汇收支情况。去年,我国银行结售汇和代客涉外收付款这两项数据,延续了2020年的顺差,跨境资金持续净流入。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表示,贸易投资等实体经济活动成为推动跨境资金流入的主要动力。总体来看,国内企业、金融机构等民间部门的跨境资金流动有进有出,形成了国际收支自主平衡的格局。

面对2022年美联储加息等国际不确定因素,王春英认为,近年来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产业链、供应链优势更加突出,而且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稳定性显著增强,可以比较好的应对外部环境变化。

跨境资金全年净流入

数据显示,2021年,银行结售汇顺差2627亿美元;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顺差3564亿美元。延续了2020年以来跨境资金净流入的态势,顺差规模较2020年进一步扩大,去年这两个数据分别为1587亿美元和1169美元。

截至2021年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32502亿美元,较2020年末略升1.0%。

王春英表示,在去年复杂多变的环境下,我国外汇市场运行总体平稳,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健,跨境资金流动合理有序,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具体来看,第一,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双向波动,汇率预期比较平稳。

去年全年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小幅升值2.6%,分阶段看,有贬有升,保持了双向波动。从外汇远期和期权的指标来看,市场对于汇率预期合理分化、比较平稳。

第二,贸易投资等实体经济活动推动跨境资金流入。最直观的体现是货物进出口持续保持较高顺差,较2020年增30%。其中,企业等部门的货物贸易涉外收支顺差达3395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规模达1735亿美元,同比增20%,处于历史高位。“体现了中国良好经济发展前景对境外长期资本的吸引力。”王春英对此解释。此外,去年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债券达1666亿美元。

第三,我国民间部门对外资产显著增加。通过国际收支平衡表观察,在经常账户顺差以及境外资本总体流入背景下,我国对外投资尤其是民间部门的对外投资相应增长。

“总的来看,国内企业、金融机构等民间部门的跨境资金流动有进有出,形成了国际收支自主平衡的格局。”王春英表示。

2015年8月11日汇率市场化改革之后,在最初的两年左右时间里,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曾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剧烈波动,但随着市场主体对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认知不断加深,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常态形成预期,外汇市场的波动也趋于平稳。从2015年到2019年,跨境资金出现持续净流出的态势,但规模在不断收窄。

王春英在发布会上还透露了一个关键的数据,2021年企业利用远期、期权等外汇衍生产品管理汇率风险的规模同比增长59%,高于同期银行结售汇增速36个百分点,推动企业套保比率同比上升4.6个百分点至21.7%。“显示企业汇率避险意识增强,风险中性经营理念提升。”她说。

民间对外资产显著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还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征是,民间部门对外资产显著增加。

2021年前三季度,民间部门对外投资净增加4890亿美元,其中对外直接投资854亿美元。境内居民通过港股通、QDII渠道对外进行证券投资接近1000亿美元。除了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外的其他投资超过3100亿美元。

“这显示了境内主体外汇比较充裕,增加了在境外的存款和放贷。”王春英表示。

事实上,这和去年我国资本项目稳步开放、居民对外投资渠道不断拓宽有很大的关系。

2021年,外汇局数次扩容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额度,QDII额度发放的投资主体种类日益丰富,涵盖银行、银行理财子公司、基金公司、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

截至2021年12月15日,累计有174家机构共获批1575.19亿美元的QDII额度。

王春英在发布会上透露,2022年,外汇局将继续深化外汇领域的改革开放。首当其冲的就是稳妥有序推进资本项目高水平开放。比如,股权私募基金的跨境投资试点要继续扩大,包括优化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资金募集、汇兑以及投资管理,规范QDLP(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投资运作管理等。

2022年能够抵御外部冲击

2022年,对于全球的资本流动来说最大影响因素是美联储等多数经济体央行开始收紧货币政策。这是否会影响我国的外汇收支平衡?

王春英表示,和上一轮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相比,近年来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产业链、供应链优势更加突出,而且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稳定性显著增强,所以可以比较好的应对外部环境变化。

第一,我国企业的外汇资金比较充裕。2020年到2021年,境内外汇存款累计增加1600亿美元。“这不是加杠杆的资金流入,有利于提升外汇市场的自主调节能力。”王春英说。

第二,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人民币资产吸引力增强。数据显示,2018年到2021年,外资累计净增持境内债券和股票超过7000亿美元,年均增速34%。外资在我国股市和债市中的占比保持在3%-5%的水平。

第三,本轮发达经济体在量宽期间,跨境贷款和贸易融资等资金流入有限,未来去杠杆的压力是弱的。2020年二季度到2021年二季度,跨境贷款和贸易融资合计增长8%,低于2009年到2013年上一轮量宽期间年均21%的增速。

第四,人民币汇率弹性显著增强,外汇市场成熟度不断提升,可以比较好的适应外部环境变化。“人民币汇率还会很好发挥稳定宏观经济和调节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王春英表示。

更为重要的是,从我国内部来看,国内经济基本面有比较强的支撑,国际收支结构稳健,经常账户顺差规模比较稳定,外汇储备也比较充裕,“都会支撑我们比较好的适应外部环境的变化”。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