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元宇宙引力波:游戏大厂还没看懂,科技巨头大笔“氪金”

第一财经 2022-02-17 22:07:10

作者:钱童心    责编:谢涓

对一些人而言,虚拟世界的自己才是本我。为提升本我而投资,是元宇宙的商业逻辑之一。

火热的元宇宙(Metaverse),一直不缺乏拥趸。

美国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在其小说《雪崩》中这样描述元宇宙:“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就像好莱坞电影《头号玩家》中描述的一样,分身对互联网时代的人群而言必不可少。

风险基金CloudTreeVentures创始合伙人马文彦表示:“元宇宙是社交网络的未来,所有中国科技巨头理应接受它,以寻找新的方式来吸引最年轻的互联网用户,这对于中国在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成熟之际发展新业务至关重要。”

不过,也有投资者认为元宇宙目前仍是“雾里看花”。

就在当地时间16日,美股上市公司、“元宇宙第一股”罗布乐思(Roblox)在发布了不及预期的财报后,股价暴跌超过26%。今年至今,该公司股价已经累计下跌近50%。这也引起了市场对于元宇宙盈利前景的质疑。

8万亿美元的市场

根据投行摩根士丹利上个月发布的最新报告,在中国,元宇宙是一个8万亿美元(约合51万亿元人民币)规模的市场,腾讯、阿里巴巴和字节跳动等科技巨头都在加大对虚拟世界的投资。

在美国,Facebook母公司Meta、微软和苹果等巨头也都表达了对元宇宙的雄心。微软上个月宣布了对游戏公司动视暴雪高达近700亿美元的全现金收购。

热门游戏《原神》的开发商米哈游近日也正式宣布进军元宇宙。2月14日,米哈游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建了一个名为HoYoverse的跨媒体品牌。尽管现阶段公司透露的关于这一新建品牌的信息仍然很少,但虚拟现实、游戏和社交媒体被视为可能是元宇宙的一些早期应用。

在公告中,米哈游联合创始人兼CEO蔡浩宇表示:“HoYoverse的使命是创造一个融合游戏、动漫和其他多种娱乐类型的虚拟世界,为玩家提供高度的自由和沉浸感。”

这一爆款“氪金”游戏,推出第一年在全球创造了约20亿美元的移动玩家支出。2021年,仅在美国就创下了4亿美元的销售纪录。

《原神》作为米哈游成功孵化的现象级项目,将为公司带来持续收入,并且为其在海外的扩张奠定了坚实的用户基础。不过这款开放世界游戏没有角色扮演或者玩家交互,因此还不能算是元宇宙游戏。

米哈游作为一家上海游戏公司,也在与上海的瑞金医院合作,结合信息技术领域和临床研究的优势,探索脑机接口技术在神经调控方面的作用。

去年,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宣告成立,该行业机构的任务是围绕元宇宙制定标准和技术,以推动最新技术热潮的发展,同时对行业进行必要的监管。周三,上述机构新增17家公司,成员数量达到了112家企业或个人。最新一批入会成员包括上市公司英立传媒和拓新科技等。

中国一些城市也在寻找元宇宙的机会。去年底,《上海市高端装备产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发布,包括脑机接口、虚拟现实在内的一批与元宇宙相关的前沿技术被提及。

科技巨头群雄争霸

目前元宇宙并没有确切的定义,业内通常认为元宇宙指的是虚拟现实等技术,以及人们可能在虚拟世界中进行游戏和生活的想法。

在去年11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表示,元宇宙将是一个为游戏等现有行业驱动增长的机会。腾讯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拥有强大的PC和手机游戏组合,以及超过10亿微信用户,具有社交媒体方面的功能。

不过,在资深游戏观察人士雪糕也(化名)看来,腾讯虽然游戏用户基数庞大,但是并不意味着在元宇宙的竞争中就具有优势。“米哈游的游戏玩家对于网络游戏和二次元有着独特的追求,因此用户纯度较高。”雪糕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凭借《原神》一战成名的米哈游在移动设备上拥有强大的用户基础。研究机构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这款开放世界奇幻游戏是苹果AppStore和谷歌商城GooglePlay收入第三大手机游戏,仅次于腾讯的《王者荣耀》和《绝地求生》。

中国是《原神》在移动端的最大市场。上市第一年,仅在iOS上,这款游戏就在中国市场创造了5.77亿美元的收入,占其全球总收入的28.6%。去年全年,全球的移动玩家在《原神》上的花费达到20亿美元。

另一家游戏巨头网易去年也在海南设立基地,专注于开发虚拟世界应用程序。不过,相比后起之秀米哈游而言,网易作为传统游戏厂商,对新一代年轻人的吸引力有所退减。

除了游戏公司以外,社交和电商巨头也具有构建元宇宙的优势。Meta在最近发布的财报中,将中国科技巨头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视作威胁。在过去一年中字节跳动大举进军游戏领域。去年8月,该公司收购了虚拟现实头盔制造商Pico。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告诉分析师:“人们对于如何耗费自己的时间有很多选择,而像TikTok这样的应用程序正在迅速发展,竞争将给Meta的广告业务带来短期压力。”

阿里巴巴今年也表示,计划推出用于虚拟会议的增强现实眼镜。在北京冬奥会期间,阿里巴巴推出了一个名叫冬冬的“虚拟数字人”。

罗兰贝格高级合伙人兼大中华区副总裁任国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电商和到家服务会随着元宇宙等虚拟社交形式而发展,这也将推动虚拟与实体经济消费的进一步融合。”

他表示,现在已经在消费中出现了一些趋势性的变化,比如以“Z世代”为代表的玩家更愿意在线上游戏中“氪金”,来满足虚拟世界的需求,为提升在虚拟世界的地位买单。

元宇宙世界尚未成熟

去年,百度推出了虚拟世界应用程序希壤,可举办10万人同时在线的虚拟活动。不过百度高管淡化了对元宇宙应用的期望,并表示该应用在很多方面尚未达到标准,全面推出可能还需要六年时间。

百度的担忧不无道理。本月早些时候,三星在其虚拟空间837X中,召开了首场虚拟世界发布会,发布了GalaxyS22系列手机。这是一次突破历史的尝试,但效果未达预期。一些参与媒体抱怨称,技术问题使得他们不得不切回现实中观摩这场发布会。

但三星发布虚拟空间的探索仍得到了业内的肯定。在837X内部空间,玩家可以完成探索任务,并获得可收藏的NFT徽章和独家限量供应的三星Decentraland可穿戴设备系列,以自定义头像。Decentraland是一个区块链驱动的虚拟空间,可以在其中买卖独家数字资产。

“元宇宙应用程序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加密货币。例如,如果要购买某种虚拟土地或物品,则需要使用数字货币付款,这会对监管带来一定的挑战。”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分析师表示,元宇宙世界的监管可能会有更加详细的法规出台。

马文彦近日表示,相关部门已经制定了关于“深度合成”技术的规则草案,涉及可用于生成或编辑语音、视频以及图像、虚拟设置的软件。该草案与之前中国有关算法制定的规则有重叠,两项新规的特别要求将对中国元宇宙行业参与者产生重要影响。

针对商业世界关心的如何将元宇宙变现的问题,Roblox首席执行官大卫·巴斯祖奇(DavidBaszucki)表示:“我们既不涉及广告,也不涉及3D沉浸式购物,在变现方面一直非常温和,主要致力于发展高质量的用户增长,创建安全和文明的生态平台。”

因为“搞不懂”,再加上诸多顾虑,传统游戏公司对于进军元宇宙普遍持保守态度。

任天堂近日在被问及公司对“元宇宙”及“非同质化代币”(NFT)有何看法时,社长古川俊太郎回应称,他们对“元宇宙”概念有一定关注,但目前无意进军这一领域。

“现阶段,我们还没有办法明确定义元宇宙的形式,也没有搞清楚元宇宙到底会给用户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和乐趣。”古川表示。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