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时尚情报|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老板延迟退休

第一财经 2022-03-21 10:55:05

作者:钱净 ▪ 沈晴    责编:李刚

一周时尚快讯

LVMH集团老板延迟退休

LVMH集团的一份文件显示,集团将在下一次股东大会上提议,将首席执行官的年龄限制从75岁调整到80岁,此举将允许出生于1949年3月的现任首席执行官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继续掌舵这家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

巴黎高等商学院(HEC)兼职教授菲利普·佩勒-克拉默(Philippe Pele-Clamour)认为,拟议的修改表明阿尔诺将给自己更长的时间来决定他的继任计划。阿尔诺自1989年担任LVMH集团董事长以来,还未公开任命过任何继任者。目前,他的五个子女都在集团旗下品牌担任高级管理职位。多位分析师预测他的接班人会来自其中,最受看好的是长女德尔菲娜·阿尔诺(Delphine Arnault)与长子安托万·阿尔诺(Antoine Arnault)。

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2021财年内,LVMH集团收入同比增长44%至642亿欧元,较2019年增长20%,净利润大涨156%至120.36亿欧元,较2019年大涨68%。阿尔诺仍在瞄准新的版图,今年年初,他与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原首席执行官皮埃尔·穆斯蒂尔(Jean Pierre Mustier)联手创立一家SPAC公司(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名为Pegasus Europe。

3月14日,LVMH集团收盘价上涨0.64%至598.7欧元,市值约为3012亿欧元,重返3000亿大关,受益于此,阿尔诺的身价也猛涨10亿美元至1590亿美元。

开云集团收购高端眼镜制造商茂宜睛

3月14日,古驰母公司开云集团表示,旗下眼镜部门开云眼镜(Kering Eyewear)已签署协议,收购美国高端太阳镜制造商茂宜睛(Maui Jim),但未披露具体金额。

这是继去年收购丹麦奢华眼镜品牌Lindberg之后,开云眼镜扩张战略的一个重要举措。目前,其从设计、开发和销售等环节,打造了由16个品牌组成的品牌矩阵,包括卡地亚、古驰、圣罗兰、葆蝶家等奢侈品牌。

在颜值经济的持续催化下,时尚眼镜成为脸部的重要时尚元素。近年,奢侈品眼镜已经成为一块热门蛋糕。3月11日,欧洲眼镜巨头Essilor Luxottica宣布,集团第四季度的营业额达到55.8亿欧元,按固定汇率计算,与疫情前的2019年第四季度相比增长35%。

除了开云集团,LVMH集团也在强化自身眼镜业务。去年12月10日,LVMH宣布已与意大利眼镜制造商Marcolin达成协议,收购双方共同拥有的眼镜制造合资企业特丽奥思(Thélios)49%的股份。交易完成后,LVMH将实现对其100%控股和全面接管。意大利奢侈品牌华伦天奴也在不久前宣布,与瑞士奢侈品眼镜制造商Akoni Group签署了一项十年的独家眼镜授权协议,今年7月正式生效。此前,意大利奢华时装集团New Guards也成立了独立的眼镜部门。

Harmay话梅被罚88万元

主打大牌小样的美妆集成店Harmay话梅,近日因销售小样被罚,罚金创行业新高。

根据上海黄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通报,上海话梅乐享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因销售标签不符合规定的化妆品被罚没88.7万余元(含没收非法所得15万余元),违规产品皆是大牌小样,涉及品牌包括娇韵诗、蒂芙尼、黛珂等。

长期以来,品牌小样都是赠品,并不单独售卖,往往会在包装上标注“非卖品”“赠品”字样。然而近年来,美妆市场蓬勃发展之下,有些商家开始铤而走险,公开销售此类小样。以小样销售为卖点的话梅便是如此,虽然其声称,“均通过品牌合作、正规渠道采买等方式获得,保证所有货品来源都可追溯”,但对于货源来源始终不予正面回答。

此前,由于没有明确法规,售卖无标签的小样产品一直处于灰色地带。自2021年1月1日新版《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开始实施,小样才被纳入监管。根据该条例规定,在线下渠道销售没有中文标签的进口化妆品,或者是标签不符合规定的产品,已经构成违规。

去年1月,上述条例实施不久,杭州一家美妆集合点就因无法提供涉案商品的合法来源证明,近3000件商品因涉嫌走私被海关扣押,货值约20万余元。此次话梅又被处罚,将进一步给火热的“小样经济”降温。天眼查显示,今年1月,话梅获得D轮融资,投资方为QY Capital、泛大西洋投资、钟鼎资本等,交易金额近2亿美元。

Zara母公司去年收入增长36%

Zara(飒拉)品牌母公司、西班牙快时尚巨头Inditex集团日前公布截至1月31日的2021全年关键财务数据,销售收入增长36%至277.2亿欧元,净利润飙升193%至32.43亿欧元。

受全球运输与材料成本上涨影响,Inditex集团新任首席执行官奥斯卡·加西亚·马塞拉斯(Óscar García Maceiras)在财报会议中宣布,旗下品牌将通过调整价格来应对通胀,涨幅或为2%,但其强调,这是有选择性的,并非全球性涨价。

实际上,Zara产品平均售价在去年第四季度就出现23%的涨幅,涨价原因除疫情导致的成本增长外,也源于其质量的提升。除了向中高端化迈进,Zara也通过联名合作寻求更多的可能性,比如去年12月初与韩国潮牌Ader Error联名,今年1月初与中国设计师SUSAN FANG推出的联名合作系列,受到消费者普遍关注。

2021年,Inditex集团线上零售渠道销售额增长14%至75亿欧元,占集团总销售额的25.5%。尽管受疫情限制,2021财年第一季度有部分门店关闭,但得益于在线销售增长良好,Inditex总体呈好转趋势。

另一边,在截至去年11月底的2021财年,H&M已有32%的收入来自线上,同比大涨30%。日前,H&M宣布将向综合的时尚电商平台转型,已在瑞典和德国的官网推出“H&M with Friends”栏目,除&Other Stories、Arket等同集团旗下品牌外,还有Lee、Fila等品牌产品加入。H&M表示,在瑞典和德国完成测试后,未来这一模式将推广至全球其他市场的电商官网。

(图片来自品牌官网或微博)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