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让羽绒服变时髦,冬奥会服装设计师的国潮时尚

第一财经 2022-03-30 15:41:29

作者:沈晴    责编:李刚

3月24日,第九届LVMH Prize青年时装设计师大奖赛公布入围决赛的八位选手名单,中国设计师陈鹏和戚玥琪止步半决赛。

3月24日,第九届LVMH Prize青年时装设计师大奖赛公布入围决赛的八位选手名单,中国设计师陈鹏和戚玥琪止步半决赛。

LVMH Prize半决赛选手    图/LVMH网站

陈鹏说,参加各种赛事,是希望一直保持创意度和能量,“不然太过于安逸了,每年都是开发产品、做秀,这样很容易磨灭掉设计师身上的那种创意的锐度——敏锐度也好,尖锐度也好”。

结束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服装的设计工作后,陈鹏就开始为半决赛做准备。3月初,他赶赴巴黎参加showroom展示,“进不进决赛,我其实看淡了,不论有没有更进一步,未来双方品牌肯定会有深入的合作。”他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

陈鹏在工作中

作为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主办的设计奖项,举办了八届的LVMH Prize已为时尚界输送不少设计新秀,成为业内最权威的设计赛事之一。去年,以针织裁片和珠串勾连见长的周睿,成为首位闯入LVMH Prize决赛的中国设计师,并成功捧回了特别评审奖(Karl Lagerfeld Prize)。

时髦羽绒

月初在巴黎参加showroom展示时,陈鹏从打包的80件衣服中精挑细选了8件陈列。那两天,他从凌晨两点开始工作,只能断断续续地休息,为了向评委和媒体介绍自己的设计和理念,“大概讲了300遍”,提及最多的就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羽绒服。

2016年,刚从伦敦时装学院毕业的陈鹏,在伦敦成立了同名品牌CHEN PENG,凭借廓形夸张、用色大胆的羽绒产品,很快受到买手店和媒体的关注,开始出现在时尚博主和红人的街拍中。“色彩是我们讨巧的地方,人们很容易被这些服装的视觉冲击力、膨胀感、体积感所吸引。”

CHEN PENG 2016秋冬系列

但陈鹏选择羽绒服作为自己的事业起点,恰恰源于巧合。当时,他的研究生课题关于胖体和瘦体的身体研究,偶然使用了羽绒材料创作,没想到作品发布后反响不错。这也让他产生了做平均时尚主义(One-size Fashion)的想法。

陈鹏发现,无论一个人是胖是瘦,肘关节、腕关节、脖子等部位的差异并不大。于是他开始在版型上研究,比如通过圆形和茧形裁剪,弱化穿着者体型的差异。而从第一季产品开始,这些玩转廓形和体积感的羽绒产品,主打的就是夸张的戏剧张力。

在此之前,还没有独立设计师轻主打羽绒这个小众品类。这类膨胀臃肿的服装几乎只在秋冬季销售,难逃季节性魔咒,更不要提生产端的各种技术要求。但经过五六年打磨,陈鹏用高发泡填充替代鹅绒,做出了一系列适合春夏穿着的“羽绒服”,同时运用颜色拼接和廓形设计扩大品类。

而当膨胀感羽绒开始获得消费者追捧,在运动风潮的强势带动下,从奢侈品牌到大众市场,各种“泡芙”款、oversize羽绒服接连登场。

参与奥运设计

如今在中国独立设计领域,陈鹏和羽绒服的紧密联系,就像波司登之于大众羽绒市场一般。而这位90后设计师得以在全球市场打开知名度,与奢侈羽绒品牌盟可睐(Moncler)的合作功不可没。

经过双方近一年的创意碰撞和生产工作,2021年11月,400多件库存羽绒服打造的Upcycling胶囊系列面世。为了实现循环再造,每一件羽绒服都会被拆分成200多个单片的面辅料,分离鹅绒然后进入清洁工序,最终制作出368件全新的羽绒服,回收率近96%。

Moncler Upcycling胶囊系列

从近年热门的联名活动看,商业品牌与独立设计师的联动早已不局限在创意与营销层面,更多的是实打实的研发合作。“这是一个双向选择”,陈鹏说,独立品牌更倾向于用多季合作来维护自己的设计价值和品牌能量,而不是昙花一现的短期合作。

目前,CHEN PENG与李宁、GXG、巴拉巴拉已合作多季系列。与商业品牌互动的丰富经历,也帮助陈鹏拿下北京冬奥会开幕式部分服装的设计工作,他共负责了5个环节(4场表演及1场仪式)的服装设计和共计1880套演出服的制作。

比如,《冰雪五环》中会发光的冰球服。它的灵感来自中国冰灯、冰雕文化,设计上保留传统冰球服的外观特点,并选用透明PET光栅材料,结合3D技术增强未来感,呈现出晶莹剔透的视觉效果。事实上,要在不断切换的高清镜头下达到最佳的发光效果并不容易。灯光过亮会导致摄像机捕捉不到服装镜头,过暗又不容易被看到,设计团队因此对整件服装灯条的选择、排列、大小做了多次测试。

《冰雪五环》冰球服    图/奥林匹克运动会微博

为了打动评委,这个团队在去年的面试环节,带去了两个龙门架的羽绒服、运动装,以及两个服装人台,不仅准备了手绘设计图、电脑效果图,还做了服装与鸟巢的3D渲染图。“三年前,我就有意识地在规划和布局参与冬奥会。这些年合作过的商业品牌,在我’备战’冬奥的时候,也成了一个强大的后援团队,比如帮忙我们做技术打样,或者承担一部分赞助。”

“冬奥会开始之后,所有的企业都盯着冬季运动这一块大蛋糕,对于独立设计师品牌来说,原本我们想要去吃很小的一块蛋糕都很难。”陈鹏表示。

国潮的机会

投身羽绒设计的这几年,陈鹏见证了羽绒服从“时尚绝缘体”向时髦单品转变的过程。

仅仅几年前,尤其在北方地区,羽绒服还是寒冷季节的“刚需”,它保暖轻巧却难掩臃肿,跟时髦扯不上什么关系。但伴随服装行业的产业化升级,以及对精品化消费的追求,近年羽绒服需求呈复苏态势,均价逐年上扬,带动整个行业规模稳步增长。根据中国服装协会的数据,2020年中国羽绒服市场规模达到1385亿元,预计2022年将达到1821亿元。

羽绒服生产车间

不断增长的广阔市场给品牌们带来机遇,与此同时头部玩家竞争也愈发激烈。2017年起,行业老大波司登放弃四季化战略,专注羽绒主业,并瞄准高端化。2021财年中期业绩显示,波司登集团营收53.9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27.63%达到6.27亿元。而在这条赛道上,强大的竞争对手盟可睐和加拿大鹅已经通过先发优势,筑起了高端羽绒的护城河。

在陈鹏看来,秋冬是整个服装产业链里最大的一块,也是各个企业毛利润最多的一个季度。“从大类来说,冬季服装主要分三块:毛织、皮草、羽绒。从市场份额来说,近年毛织跟皮草下滑很严重,但是羽绒的消费者基数大,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下至一两岁的小孩都能穿。”尤其在疫情之初,海外市场停摆,拉动国内羽绒消费内需,“不论从全行业还是内销的角度,甚至对于独立设计师品牌来说,都来到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时机,尤其是线上业务”。

将公司搬回上海后,陈鹏在安福路上安了家,工作室在武康路,生产部门则入驻昆山花桥的北京服装学院晨风时尚产业园,几年下来渐渐摸索出了一条独立设计的商业化路径,并借力李宁、森马等联名合作,以及北京冬奥会上的亮相,开始从小众设计走入大众视野。

CHEN PENG往季系列

“目前最大的难题在于,如何在下一个阶段更健康地成长、更有效地扩展。”他认为,未来品牌将继续分两条腿走,主线CHEN PENG一年只做一季,突出创意性和个性化设计,下一步是拓展直营渠道,“目前以买手分销为主的渠道已经到达一定极限了”。另一条线是跟商业品牌合作,主打基础款产品,“由商业品牌的供应链体系、生产体系甚至设计体系,去完成比较大众化的羽绒服产品”。

“通过现有的合作,我们已经涉足了国内的几大块市场,包括男装、童装、运动装。”陈鹏希望,从主线品牌再到商业IP合作,能够带动整个行业的消费需求,产生细微的转化。

(实习生钱净对本文亦有贡献)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