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日内瓦表展时隔两年重启,瑞士钟表有哪些创新方向?

第一财经 2022-04-06 13:01:35

作者:沈晴    责编:李刚

受困于新冠的持续流行,大部分人只能线上观展。不过,考虑到这是近两年来首次举行的大规模表展,它依旧被视为高端钟表业重启的象征。

当地时间4月5日,“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于日内瓦会展中心(Palexpo)落幕,这是时隔两年“日内瓦表展”再度回归日内瓦。

本届共38个品牌参展“钟表与奇迹”

本次展览迎来多位新成员加入,共有38个品牌参展,为历次参展数量最多的一次。历峰集团旗下的众多“老面孔”依旧是“钟表与奇迹”的主力军,卡地亚、江诗丹顿、朗格、伯爵、积家等品牌相继发布多款重磅力作。

3月30日,表展首日,在万国表的直播间,品牌大使谷爱凌和张若昀佩戴全新飞行员TOP GUN系列腕表亮相,两人分别佩戴“太浩湖白”和“森林绿”款。事实上,这枚“谷爱凌同款”已经迅速在社交网络流传。由于白色陶瓷在高级制表领域相对少见,“做得好是白月光,做不好就是白塑料”,这导致其在二手市场的价格要高于同版本的其他材质。

谷爱凌和张若昀佩戴万国表全新飞行员TOP GUN系列腕表

百达翡丽、劳力士、香奈儿以及LVMH集团旗下的宇舶表、泰格豪雅、真力时等品牌则是首次亮相日内瓦。在日内瓦表展和巴塞尔表展各自为营的前几年,这些品牌都是后者的拥趸,而今年原定回归的巴塞尔表展再次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几乎与“钟表与奇迹”同期举办的新表展Times To Watches,今年首届吸引了35个品牌和9个新兴制表商参展。

尽管瑞士手表最重要的出口市场中国正在经历新一轮疫情侵扰,但2021年瑞士制表业销售额达到历史高点223亿瑞士法郎,同比上年增长31.2%,全面复苏至疫情前水平。今年初,劳力士和百达翡丽不约而同提价,即便如此热门款缺货也是常态,部分表款价格在二级市场远远超出官方售价。

复刻经典

阔别两年,已经习惯线上发布的钟表品牌回归线下,仍然倾向以直播的形式揭开年度新作的神秘面纱。

后疫情时期,运动和健康理念的流行对制表业带来深远影响,主打可持续概念的表款受到追捧,居家办公令正装腕表的使用场景变少,运动风主导着近两年的腕表趋势,几乎每个品牌都推出了带有运动元素的表款,且以复刻经典为主。

劳力士格林尼治型II

首次参加日内瓦“钟表与奇迹”的劳力士以六款新作带来首秀,其中新款格林尼治型II(GMT-Master II)专为左撇子设计。它采用左侧上链表冠,日历窗移至9点钟位置,日历盘也经过重新调整。左撇子劳力士表款罕见,几乎仅在拍卖市场现身,由于过去这款腕表的红蓝表圈被表迷称作“可乐圈”,因而黑绿表圈的新作也被称为“雪碧圈”。

江诗丹顿镂雕超薄万年历腕表

江诗丹顿的纵横四海则为运动系列搭载大复杂功能,镂雕超薄万年历腕表延续2020年在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GPHG)中斩获殊荣的同系列表款,采用粉红金表壳搭配蓝色表盘,搭载自制1120 QPSQ/1机芯,厚度仅4.05毫米。江诗丹顿另一款更受关注的表款是1977年品牌创立222周年时发售的222腕表复刻版,此次加入历史名作系列,市场热度可见一斑。

卡地亚Masse Mystérieuse系列腕表

作为历峰集团的核心品牌,卡地亚的全新Masse Mystérieuse系列腕表令人耳目一新。在透视表盘下,半圆镂空机芯的独特设计将机芯和摆陀结合在一起,随着腕表摆动,半圆机芯边摆动边上链。这种看似没有机芯的设计,在卡地亚的神秘钟中早有实践,但两者机械结构不同,前者是靠两块贴着指针的水晶表盘转动,模拟出指针走动的错觉。

本次表展,不少品牌都展示了自己的潜力和创意,这些超卓复杂的腕表融合了全新的技术,为艰难回归的盛会带去惊喜和感动,一如既往传递着传统制表业的手作之美和匠心技艺。

分分合合的表展

除了斯沃琪集团未参展日内瓦“钟表与奇迹”,历峰和LVMH两大奢侈品集团以及劳力士、百达翡丽等市场份额前列品牌都来助阵。展会中央位置的“制表师园地”还展示着15名独立制表工匠的作品。

如此规模盛大的表展已多年未见。自从1990年,卡地亚带着一众高级钟表品牌出走巴塞尔表展,并在日内瓦自立门户,世界上最重要的表展就分成了两家。在尚未被疫情阻隔的那些年,全球各地的经销商、生厂商、藏家、媒体和爱好者都习惯了在每年1月先奔赴日内瓦,随后在三四月赶去巴塞尔。两大表展泾渭分明,各自为阵。

然而,相似的事件再度重演。2018年,欧米茄母公司斯沃琪集团因不满高昂的场地费,愤然离开巴塞尔表展,紧接着LVMH集团也宣布退出,这个创立于1917年的百年表展随即变得岌岌可危。2019年的巴塞尔表展被外界评价为“近年来表现最差的一届表展”,连组委会也不太满意,当年的参展品牌数量仅剩520个左右,2015年时它还拥有2000余个参展品牌。

2020年,巴塞尔表展原定改期至4月30日至5月5日,并与4月26日至29日举行的日内瓦表展无缝衔接,没想到疫情汹涌袭来,自此成为绝唱,至今未能“复出”。去年11月,MCH集团宣布,原定于今年春天回归的巴塞尔表展再度取消,其董事总经理梅利可夫(Michel Loris-Melikoff)随之离任。

在巴塞尔表展“消失”的两年,中国市场成了瑞士制表品牌的新首发地。2020年4月和9月,第一届“钟表与奇迹”先后来到上海和三亚办展,并于第二年重返这两个城市。

3月31至4月3日,Times To Watches在日内瓦艺术与设计大学举办

眼下,日内瓦“钟表与奇迹”就像原先两大表展的融合版,但它的定位和体量无法接纳更多有展览需求的小规模品牌和独立制表商,这也是Times To Watches应运而生的重要背景。这个同期在日内瓦艺术与设计大学举办的新表展,距离日内瓦会展中心仅10分钟车程,联动效应不言而喻。

对于相对保守的的传统制表业而言,通过展会与全球各地的经销商洽谈生意,仍是品牌最熟悉的销售途径,而Times To Watches提供了一个替代巴塞尔表展的新选择。

继续腾飞

半个月前,斯沃琪和欧米茄发布联名款的消息在表圈掀起一阵热议,俘获了不少年轻人的欢心,有表迷甚至提前两天来到专卖店排队蹲守,后由于防控要求取消了线下发售。

随着高级时装品牌进入腕表领域,以及传统制表行业自身嬗变,各大品牌几乎已经很难“躺平”赚钱。注意力经济时代,谁能赢得年轻消费者,谁就能继续掌握话语权。

继元宇宙在艺术圈和时尚圈走红之后,它开始进入钟表业。Times To Watches上的一场对谈就是关于近期大火的NFT,它和循环经济共同成为过去一年最受瞩目的新话题。而在日内瓦“钟表与奇迹”期间,宇舶表推出与村上隆合作的NFT艺术项目,宝格丽Octo Finissimo Utrla腕表则自带NFT——发条盒上对应着每一块表的二维码。早在表展预热期间,已有多个品牌推出过NFT产品,比如沛纳海与Eilean号古董帆船合作的体验项目。

宝格丽Octo Finissimo Utrla腕表

区别于疫情前的传统布展形式,近两年飞速发展的信息世界和数字化进程也对制表业提出新挑战。为此日内瓦“钟表与奇迹”新增了LAB空间,汇集近15个创新项目,涉及责任采购、升级再造、新材料与新能源利用等。

根据不久前摩根士丹利联合LuxConsult发布的2021年瑞士钟表业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瑞士制表业出口腕表数量490万只,销售总额最高的劳力士约占瑞士钟表品牌市场份额的28.8%,是第二至第六名(卡地亚、欧米茄、爱彼、浪琴、百达翡丽)的总和。

高端赛道胶着化竞争态势下,劳力士稳坐头把交椅,各大品牌难掩“内卷”压力。比如经常被比较的鹦鹉螺和皇家橡树,背后便是百达翡丽和爱彼的你追我赶。在上述报告中,去年爱彼以15.8亿瑞士法郎销售额上升两个排位,赶超百达翡丽(15.3亿瑞士法郎),但两者市场份额不相上下,分别占到4.2%和4.8%。它们的强劲对手里查德米尔则凭借超高定价,以5000枚左右年产量揽入11.3亿瑞士法郎。

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的数据也应证了消费者对高端腕表的热情不减。今年前两个月,瑞士手表出口量同比增长近15.7%,其中2月出口额为19.94亿瑞士法郎,同比增长24.4%,是迄今表现最好的2月,所有的重要市场都实现了两位数增长,其中美国以15%的市场份额排在首位,其次是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分别占比11.8%和8.7%。

受困于新冠的持续流行,大部分人只能线上观展,今年表展季现场人流相对稀疏。不过,考虑到这是近两年来首次举行大规模的表展,它依旧被视为高端钟表业重启的象征。

(实习生郑安南对本文亦有贡献)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