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时尚情报|欧莱雅、资生堂相继在华成立投资公司

第一财经 2022-05-17 09:47:14

作者:钱净 ▪ 沈晴    责编:李刚

一周时尚快报

高端零售仍未复苏

中国奢侈品行业在度过颇为强劲的春节销售季后,在3月迎来疫情反复。上海自4月1日起进入全面封控至今,北京SKP及SKP-S也从4月29日起暂停营业,广州、成都等城市的高端零售也陷入低谷。

根据太古地产5月6日公布的第一季度业绩报告,上海兴业太古汇零售销售额大跌27%,广州太古汇跌幅为7.8%,为开业十年来首次下滑,成都远洋太古里也下跌3.3%。可以预见,在仍受封控影响的第二季度,各大商场业绩表现依然堪忧。

英国房地产服务商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数据显示,了把握住因疫情而无法进行国际旅行的中国消费者,2021年全球55%的奢侈品牌新门店都开设在中国。然而。随着今年中国疫情反复,大量门店关闭。截至4月底,LVMH集团已关闭中国市场15%至25%的门店,普拉达关闭了中国一半以上门店。五一后,北京CBD的核心商场国贸、三里屯太古里、朝阳大悦城等商业项目均暂停停业,为高端零售蒙上又一层阴影。

即使在没有全面封禁的3月,奢侈品牌的业绩也开始放缓增长或小幅下跌,不得不将重心转移至美国、韩国等市场。第一太平戴维斯的亚洲区零售总管尼克·布拉德斯特里特(Nick Bradstreet)表示,随着中国疫情反复,奢侈品牌今年将调整扩张战略,上半年在中国的新增门店数量将大幅减少。

不过,随着疫情好转,上海多家快递公司已恢复运转,路易威登和迪奥的上海仓库已经在5月初先后复工,但仍实行闭环管理,物流时间较过去有所拉长。

资生堂在中国成立投资公司

继5月8日欧莱雅在中国成立投资公司后,资生堂也紧随其步伐,于5月10日成立厦门资悦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总注册资本为5.01亿元。

资生堂中国CEO藤原宪太郎表示,“随着资悦基金的设立,资生堂对内,将致力于推动中国美妆、健康行业高质量发展,拉动内需,促进消费升级;对外,借助资生堂中国全球第二总部的优势地位,推动中国新兴企业进入更大的国际舞台。”与此同时,资悦基金也将协助资生堂中国充分触达各类创业公司,进一步完善业务生态系统。

中国是资生堂的重要市场,增长强劲,潜力巨大。2021年资生堂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为2747亿日元,同比增长16.5%,在全球业务总销售额中占比达到26.6%,仅次于日本本土市场的26.7%。有分析认为,资生堂出资成立投资公司,意味着在中国市场的战略转型将进一步扩大。

随着国货美妆品牌的崛起,越来越多的美妆企业选择投资中国市场。2021年,联合利华高端美妆部门与杭州高浪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高优逸(GoUni),共同推出中国本土的新锐高端美妆品牌团队。妮维雅母公司拜尔斯道夫也在中国启动了加速器计划NX China,寻找优秀的初创企业,为其提供全方位的支持,打造孵化生态链,探索合作共赢的机会。

不过,今年3月以来的疫情对化妆品销售造成持续打击。5月12日,资生堂集团公布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第一季度关键财务数据,净销售额同比下降1.3%至2340.32亿日元,其中中国市场同比下降20.6%,日本本土市场也大跌18.3%。资生堂集团预计,2022全年销售额将同比下降6.4%至1.075万亿日元。

谷爱凌为路易威登走秀

当地时间5月12日,路易威登2023早春女装秀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索尔克研究所举行。这也是中国自由式滑雪奥运冠军谷爱凌的T台首秀。

为稳固全球最大奢侈品牌的地位,以老花皮具闻名的路易威登不断探索成衣业务。业界人士认为,和香奈儿相比,路易威登女装秀款和商业款差别较大,此次早春秀也收到类似评价。而路易威登男装在已故男装创意总监维吉尔·阿布洛(Virgil Abloh)的带领下,融入潮流化设计,缩小秀款和商业款的区别,成功带动成衣销售。

谷爱凌作为路易威登全球代言人,5月2日身穿该品牌礼服出席Met Gala,引发关注。这位时尚新icon在北京冬奥会期间一举成名,向大众传递女性力量美的同时,一定程度上引领了冰雪运动的公众参与热情。

香奈儿去年收入实现反弹

5月9日,香奈儿在摩纳哥蒙特卡洛发布2022/23早春度假系列发布会,香奈儿总裁布鲁诺·帕罗斯基(Bruno Pavlovsky)在发布会前的采访中透露,香奈儿业绩在2021年实现惊人反弹。

帕罗斯基认为,即使是在门店关闭期间,各地团队积极对接客户群体,直接带动了业绩复苏。与此同时,创意总监维吉妮·维娅(Virginie Viard)打造的更加女性化的成衣系列,也获得了积极的市场反响。

事实上,香奈儿在过去三年中频繁涨价,引发大量争议。香奈儿方面回应称,涨价是为了应对汇率波动、生产成本的变化,并确保其手袋在全球范围内的成本大致相同,但分析师纷纷指出,香奈儿价格的频繁上调实际上是一种激进的企业战略,通过控制品牌最受欢迎的产品价格来瞄准高端竞争对手。对奢侈品牌而言,提价能够“劝退”中产消费者,从而筛选出购买力更强的富裕消费者。

此外,香奈儿是少数至今未进入电商赛道的品牌之一,长期坚持只在实体店发售手袋成衣产品。咨询公司贝恩的数据显示,在疫情的推动下,2020年全球消费者在线购买奢侈品的份额几乎翻了一番,从2019年的12%增加到23%,期间爱马仕、路易威登、古驰和普拉达等奢侈品牌都积极扩展电商渠道。

雨果博斯推出首个宠物服饰系列

德国服饰品牌雨果博斯(Hugo Boss)计划每年推出两个宠物狗服饰系列,首个系列将于今年8月开售。该品牌与Kanine集团子公司Kanine Pets World Limited签署为期五年的独家协议,后者将为其设计、生产和分销宠物狗系列相关产品。

事实上,路易威登、爱马仕、古驰、范思哲、蒂凡尼、博柏利等奢侈品牌都推出过宠物配件,涵盖项圈、牵引绳、出行包、食盆和睡垫等产品。路易威登早在1931年就推出宠物行李箱,是最早为宠物设计配件的奢侈品牌。盟可睐也曾与高级宠物服装品牌Poldo Dog Couture合作,推出为狗设计的羽绒外套和冬季服饰胶囊系列。

在中国,宠物作为人类重要的生活和精神伴侣,越来越多地得到重视。《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全国城镇宠物(猫犬)主达6844万人,比2020年增长8.7%,全年城镇宠物消费市场规模则达到2490亿元,较2020年猛增20.6%。

在中国,90后宠物主占比23.4%,95后占比22.9%,这一年龄段与奢侈品消费主力重合。与此同时,宠物主对宠物的精神寄托,使宠物具有人格化特征,因此为宠物消费成为大量宠物主表达爱意的方式之一,宠物奢侈品也因此拥有一定规模的市场。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