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时尚情报|古驰欲跻身头部奢侈品,Zara每月涨价逾10%

第一财经 2022-06-13 14:04:29

作者:钱净 ▪ 沈晴    责编:李刚

一周时尚快报

古驰想要跻身头部奢侈品

6月9日,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发布重振核心品牌古驰的全新计划,为古驰设定年销售额增长至150亿欧元的中期目标,跻身头部奢侈品行列的雄心不言而喻。

开云集团表示,在首席执行官马可·比扎里(Marco Bizzarri)和创意总监亚历山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的领导下,古驰的利润在2015至2019年间增长近四倍,收入几乎翻三倍。2021年,古驰收入增长30.8%至97.3亿欧元,超过疫情前水平,营业利润也上升42%至37.15亿欧元。

亚历山德罗·米歇尔的创意曾吸引许多年轻的中国消费者,这部分群体的海外旅行消费成为古驰成功的一大因素。不过2022年第一季度,受中国疫情影响,古驰收入增长19.5%,低于分析师23%的预测,影响还将在第二季度持续。但开云集团未失去信心,其表示将增强中国本土团队,给予其掌控营销和广告活动的权力,以此促进中国市场尤其是高端产品的增长。

与此同时,集团第二大品牌圣罗兰被寄予厚望。6月8日,开云集团宣布为圣罗兰设定销售额增长一倍至50亿欧元的中期目标,并计划将息税前利润率从去年的28.3%提升至33%。

今年第一季度,圣罗兰销售额同比增长43%至7.39亿欧元,所有产品类别都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汇丰银行最新报告预计,圣罗兰今年销售额有望突破30亿欧元大关。

Zara每月涨价逾10%

6月8日,快时尚品牌Zara(飒拉)母公司、西班牙快时尚巨头Inditex集团公布截至2022年4月30日的2022财年第一季度关键财务数据。在实体零售的强劲推动下,报告期内销售额同比增长36%至67.42亿欧元,超过分析师预期,净利润大涨80%至7.6亿欧元,毛利率达60.1%,为近10年来最高。

Inditex集团首席执行官奥斯卡·加西亚·马塞拉斯(Óscar García Maceiras)表示,受疫情影响,第一季度旗下品牌在中国有67家门店暂时停业,但在全球其他主要市场表现积极。随着疫情好转,Zara等品牌在中国的业务已基本恢复正常,只剩4家店仍然关闭。此外,Zara并未停止在中国开店的步伐,先后在长沙和成都开出新店。

近一年来,Zara涨价明显,产品平均售价在去年第四季度增长23%。瑞银研究报告显示,Zara自今年1月以来,每月初始价格都较前一年上涨至少10%,其4月的初始价格涨幅近20%,远超竞争对手H&M。马塞拉斯近日表示,受通货膨胀影响,公司将在第二季度继续提高市场价格,同时保持服装价格在合理区间。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分析师认为,Zara的产品更新频率与价格仍然具有竞争力。

与此同时,H&M和优衣库也加入涨价行列。3月,H&M公司首席执行官海伦娜·赫尔默森(Helena Helmersson)表示,通货膨胀主要对原材料和运输成本造成影响,公司将根据竞争局势和需求在不同国家提高不同产品类型的价格。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也于6月7日表示,将在今年秋季提高部分商品价格以应对日元疲软及物流障碍带来的成本增长压力,秋冬产品系列中的羊毛制品和羽绒服价格将上涨 1000 日元(约合人民币50元)。

纪梵希美妆入局元宇宙

美妆品牌正通过元宇宙吸引更多潜在的年轻消费者。

6月13日,纪梵希美妆登陆元宇宙游戏平台Roblox,开设首个元宇宙美容院。该空间以品牌创始人纪梵希的故居为灵感,设有城堡、地铁站和游泳池等设施。用户可以用纪梵希彩妆打造虚拟人物形象,并获得纪梵希时装中标志性的锁扣配饰与帽子等时尚单品。

纪梵希香水(Givenchy Parfums)首席执行官罗曼·斯皮瑟(Romain Spitzer)表示,此举是品牌探索新世界、数字游戏和社交平台战略的一部分。人们最终可能在现实世界中展示虚拟世界中的妆容,以便购买相应产品。与此同时,元宇宙游戏平台还可以用来交流和举办产品发布会。2022年第一季度,Roblox日活跃用户达到5410万,增长最快的用户群体年龄为17至24岁。

近一年来,美妆品牌不断探索元宇宙世界。去年6月,纪梵希香水与数字平台Veve合作推出的首个美妆NFT项目。今年2月,欧莱雅集团递交17个关于NFT和元宇宙类别的商标。在3月举行的元宇宙时装周上,雅诗兰黛推出其首个高级夜间修复精华NFT,可以让虚拟形象“面目一新”。

虽然元宇宙热度较高,但有业内人士直言,NFT+美妆能否长期发展的答案尚不明确,因为目前各主要美妆品牌更倾向于将NFT作为造势或者借势营销的工具,而NFT本身具有的金融投机属性,容易成为币圈和资本炒作的工具,需要完善的监管体系。

事实上,在NFT相关监管体制尚不健全的时候,虚拟和实体商品的冲突时有发生。尚未进入NFT市场的爱马仕就曾指控数字艺术家梅森·罗斯柴尔德(Mason Rothschild)高价出售名为Meta Birkins的虚拟铂金包。

蘑菇街持续亏损

6月8日,电商平台蘑菇街发布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财报,全年营收同比下降30%至3.375亿元,归属于蘑菇街的净亏损为6.398亿元,较2021财年净亏损3.28亿元进一步扩大,为连续亏损的第五年。

蘑菇街创立于2011年,最初通过导购引流赚取佣金,借助较高的转化率快速成长,其导出的流量大多通向淘宝。2013年淘宝取消第三方平台入口后,蘑菇街开始做垂直女装电商,后来发展为针对年轻女性的社交类购物平台。2016年蘑菇街与美丽说合并,估值一度达到30亿美元。然而2018年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后,蘑菇街的营收连年下降,长期亏损,如今市值不足2000万美元。

蘑菇街对直播业务依赖性较强。2022财年下半年,蘑菇街直播业务商品交易总额(GMV)在平台总GMV中占比达92.7%。虽然其直播业务起步较早,但在体量上远远不及淘宝、京东、抖音、快手等竞争对手。电商红利褪去,头部主播效应分散也对蘑菇街造成影响。对于2022财年的业绩表现,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2022财年直播电商行业发生了诸多变化,头部直播平台之间竞争日益激烈,市场监管政策收紧,对KOL的约束越发强有力。与此同时,疫情的限制也影响了全国订单的履行,导致销售额和收入低于预期。

虽然业绩不容乐观,但蘑菇街的用户粘性和主播粉丝转化率仍处于较高水平。业内人士认为,蘑菇街的退路在于其一直以来擅长的toB服务能力。与此同时,蘑菇街于去年收购锐鲨科技,探索“轻自制”的人货匹配新模式,扩大业务版图。

(图片来自各品牌官网)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