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ST御银从“ATM大佬”变身“包租婆”,监管喊你来解释这些问题!

第一财经 2022-06-22 18:46:25 听新闻

作者:郭浩仪    责编:杨佼

主营ATM机及服务的*ST御银,2021年的主要收入来源,已经变成科技园区租赁。

主营业务连年下滑,转型变成“包租婆”,却仍然没能阻挡*ST御银业绩下滑、股票被ST的窘境。

主营ATM机及服务的*ST御银,2021年的主要收入来源,已经变成科技园区租赁。全年的营业收入中,租赁收入占比已达47.93%;远超其起家的是ATM技术、金融服务收入同期27.47%的占比。

然而,*ST御银的科技园区转型,在相关项目建设进度、资金使用等方面,却存在不少疑问。公开披露显示,该公司2018年就已披露的一个金融电子高新科技园项目,2020年底项目进度仅35.37%,但到了2021年底,项目进度却突然飙升至97.31%。

6月21日,*ST御银收到问询函。深交所就该公司2021年年报二次发出问询函,要求进一步说明各项业务与现有主营业务的关系。此前,由于营收下滑、科技园项目逾期、证券投资收益占比较大等情况,该公司5月11日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其对持续经营能力、支出款项是否存在流向与项目无关领域、净利润对证券投资收益是否存在依赖等问题就行说明。

6月22日,针对上述问题,第一财经记者致电*ST御银,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ATM大佬”变身“包租婆”

从以前的“ATM大佬”,变成如今的“包租婆”, *ST御银的主业,已经悄然转换。

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ST御银实现营业收入8946.34万元,同比下降50.94%;净利润-6176.13万元,同比下降186.07%;扣非净利润-2410.47万元,同比下降210.86%。

*ST御银的主营业务,原本是ATM制造销售以及ATM运营服务。2021年,其第一大收入来源,却被租赁业务取代。去年全年,该公司租赁业务收入4288.12万元,毛利率高达55.26%,占比则为47.93%;其次才是ATM技术、金融服务,收入2457.97万元,占比27.47%,对应毛利率36.57%。

尽管如此,租赁业务并未挽回*ST御银业绩颓势。由2021年度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自5月5日起,*ST御银股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也变为*ST御银。

*ST御银的业绩,从2016年以来便持续下滑,期间还出现了4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值的情况。2016至2020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709亿元、5.697亿元、3.942亿元、2.141亿元、1.823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680万元、-4045万元、-4469万元、-2465万元、2174万元。

不仅如此,近5年来,*ST御银研发费用逐年下滑,从2016年的5376万元一路下滑至2021年的1298万元,降幅超75%。同时,公司研发人员的数量也不增反降,2021年仅56人,对比2020年的123人减少了54.47%,遭遇“腰斩”。

5月11日,深交所发出问询函,要求该公司对持续经营能力进行补充说明。对此,*ST御银称,行业的变化、市场需求的大幅减少和公司对各项业务的优化使得公司 ATM 产品销售、ATM 合作运营等主要业务逐年下滑,引起营业收入近三年连续下降。

面对这种局面,主营业务每况愈下,*ST御银摆脱困境的做法,不是提振主业,而是“蹭热点。早在2016年,*ST御银就称,已有团队在研究区块链技术,且在2019年提出成立数字货币研究中心。但时至今日,其主营业务、收入中,并未涉及区块链、数字货币等相关业务。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ST御银将目光转向了“包租婆”。披露显示,2021年,该公司累计投入1.07亿元,用于金融电子高新科技园的建设。该公司称,*ST御银称,科技园区促进了公司经营租赁业务的稳定增长,公司自有物业御银科技园和小炬人创芯园已对外运营带来新的创收,2022年将增加新园区御银产业园对外招商运营。

不过,*ST御银的科技园区建设进度,却充满疑问。上述金融电子高新科技园项目于2018年1月首次披露,项目建设期限计划为3年,2020年底项目进度仅35.37%,但到了2021年底,项目进度却突然飙升至97.31%。

不仅如此,该项目的资金支出、在建工程转固,也存在疑问。深交所此前就要求*ST御银,说明报告期在建工程转固定资产是否及时、支出款项是否存在流向与项目无关领域、被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等问题,但该公司予以否认。

“炒股”上瘾,实控人已套现20亿

除了经营租赁业务,*ST御银也非常热衷于投资。

记者梳理年报发现,*ST御银2021年大幅亏损并不是来自主营业务,而是证券投资亏损,累计亏损额4770.8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超过95%。

*ST御银的股票投资,已有多年。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该公司证券投资获利9583万元,占公司利润总额133.07%,从而得以扭亏为盈。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2021年,在市场震荡下行的影响下,不少依靠证券投资来“扮靓”财报的上市公司纷纷尝到了苦果,*ST御银也不例外。

从持仓情况来看,截至2021年底,*ST御银持有得证券类资产,包括中概互联基金、恒生互联基金、美团股票等,但这些基金、股票去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值得注意的是,在买入别家股票同时,公司实控人杨文江却在不断减持*ST御银的股票。从2010年12月15日开始,杨文江就开始减持。到2022年3月31日,杨文江持股比例,已从2010年12月份得63.95%,下降到16.11%。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在此期间,杨文江累计减持套现超过20亿元。

自己一边大幅减持,却一边鼓励员工持股。2010年12月,公司推出员工股票期权激励计划,提出了5年的长期股权激励措施。

但在第一个行权期内,公司业绩指标达到了激励考核要求,但因公司股价低于行权价,激励对象选择不行权。此后,公司业绩指标一直未达到股权激励计划考核要求。2014年7月,员工股票期权激励计划终止。

随后,*ST御银连续两年推出了两期员工持股计划。2016年1月,杨文江增持增持563.45万股,共耗资4485.06万元,并承诺增持完成后的 6 个月内不减持。然而,在增持还不满5个月时,杨文江就再一次进行减持。此次减持了2700万股,套现2.53亿元。套现资金接近增持资金的6倍。

如此操作重挫了市场信心,直到2017年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到期时,公司股价一直没有超过员工买入价,多数持有员工并没有赚到钱,反而被套牢。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