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调查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警惕短视频培训骗局!你一交完钱,那些“会长”“讲师”就会消失

第一财经 2022-07-06 15:11:30 听新闻

作者:马纪朝    责编:刘泽南

像她这样的被骗者,不仅遍布全国,甚至连被骗的经历,也几乎一模一样

“只要你加入我们的课程,每个月保证你有3000元的保底……”听着直播间里这些激昂、振奋的话语,急切想通过直播赚钱的王玲,很快交了3180元,但仅仅过了3天,她就发现,自己很可能被骗了。

当她打开黑猫投诉、人民网留言板,在搜索框输入“短视频骗局”后才发现,诸如她这样的被骗者,简直不胜枚举,而且,王玲发现,他们的被骗经历,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

“大饼”

7月6日上午,王玲向第一财经记者复盘了自己被骗的过程。

今年40多岁的王玲,由于待业在家一直没有收入,眼瞅着一些人靠短视频、网络直播日进斗金,她也心生幻想,期待自己有朝一日也能一夜暴富。

此时,一些视频直播平台上不断弹出的“0基础短视频培训”广告,吸引了王玲的关注,在添加对方为好友后,对方给她发送了一个链接,并邀约她当晚7:30,准时到链接中的直播间“免费听课”。

如约而至的王玲,在当晚便一步一步陷入对方设下的“圈套”:

第一步,是展示“榜样”的力量,“这是我的一个学员,”直播间里自称“陶×老师”的一个女孩,点开其中一个有着546万粉丝的账号说,这个学员是一个宝妈,在“陶×老师”的指导下,每月的收入,都有几万甚至几十万元。

不过,当第一财经记者联系到这个有着546万粉丝的账号运营者后,询问她与“陶×老师”的关系时,她有些气愤地说,自己从来不认识“陶×”。

第二步,是展示“自己”的力量。“陶×”自称,自己是某平台的“创作者学员合作讲师”,还是“湖南短视频线下交流协会副会长”以及“华南地区十大杰出讲师”,同时还是“腾讯课堂认证讲师”。

“我这个人不喜欢说大话,你们想看一些证书,我还是有的。”“陶×”为了让更多学员相信,甚至还晒出了一张金额为“686347.8元”的微信截图,“这是我上个月的收入,我这不是为了炫耀。”她说。

既然能每个月挣近70万元,为啥还要到直播间去给一些短视频直播“小白”上课?“陶×”准备了这样一套说辞:我每个月能挣这么多钱,靠的是平台,现在,平台邀请我来做分享,我能拒绝吗?

“我肯定是不能的,因为我是靠他们吃饭,我如果惹他不开心,‘哗哗哗’封掉我的账号,或者说不给我流量扶持了,那我还吃啥喝啥,不得去喝西北风?”为此,“陶×”颇为“委屈”地说,自己也是没办法,只能来。

之后,第一财经记者分别与“陶×”提到的两家平台的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他们均否认曾经向“陶×”颁发过证书。

其中一家平台的工作人员还表示,这些骗子严重扰乱了平台的运营生态,也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声誉,他们内部正在讨论针对这些骗子的维权打击办法,“有进一步对策,我们会第一时间跟你们同步。”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

而针对“陶×”口中的“湖南短视频线下交流协会”,第一财经向湖南省民政厅求证后得知,湖南省并无类似协会。

受骗者众

但当时的王玲,沉浸在“陶×”营造的光环中,甚至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运营一个有着546万粉丝的账号,于是,当“陶×”向她承诺五大保障时,王玲终于动心了,她心甘情愿支付了3180元的学费。

“陶×”称,他们原先的学费是4180元,现在,国家有关部门为了支持老百姓短视频创业,跟他们合作,向所有愿意接受培训的学员,发放一个1000元的助学金。因此,王玲等人仅需支付3180元,就能获得五大保障:保障一,无任何二次收费、任何其他消费;保障二,老师操盘带你至少运营到10W粉丝;保障三,基础非常差的同学,至少5000元保底收入,基础好的同学,最少赚8000元保底收入;保障四,签订教学合同、合同盖公司公章,经国家备案具有法律效应、支持开发票,保障五,学不会直接找我退款。

“那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回想当初脑袋发热时的交钱一幕,王玲反思说,当时,一是被“陶×”展示的所谓“榜样”的力量吸引了,二是认为既然做出了承诺,自己也就没了后顾之忧,“反正她说了,学不会可以退款嘛。”

但等她交完钱,等着上课时,却发现,根本没什么一对一的培训,对方每天发给他的,都是一些录制好的视频,至于之前承诺的10W粉丝、5000元保底收入,更是连提都不再提了。

不甘心的王玲运营了一星期,却发现,自己的粉丝只涨了10多个,还都是自己身边的亲戚朋友,至于收入,更是颗粒无收。

王玲要求对方退钱,但对方根本不再搭理她。而对方发给她的那些视频,在网上花几十元就能买到一大堆。

此时,王玲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被骗了。当她登录黑猫投诉、人民网留言板,在搜索框输入“短视频骗局”时,发现类似的投诉众多,其中不少被投诉公司总部都位于湖南长沙。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自称被“陶×”骗的学员,就有好几个。像她这样的被骗者,不仅遍布全国,甚至连被骗的经历,也几乎一模一样。

“公开课上,她说一对一教学、没有收益和学不会可以退款,当我交完钱后、他们的态度判若两人,发信息也不回了。本来窘迫的老百姓就很拮据,拿出那么多的钱想学习、结果遇到网络上的坑,”其中一名学员说。

第一财经初步统计发现,目前已经被学员举报的类似公司,就有数百家。

更令王玲懊悔的是,早在今年3月,湖南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下称“湖南都市频道”)就曾对类似的短视频培训骗局进行过曝光,而自己竟然在2022年6月依然如“飞蛾扑火”般,沦为了受骗者。

“为了课程销售,销售人员编造一些莫须有的人设,让不知情的网课学员期望值进一步提高,目的都是销售走量;销售人员使用的化名,根本找不到;至于销售的底线,就是随便的承诺,只要你能让他交钱,学不好退费也可以承诺。”湖南都市频道在上述报道中揭露称。

长沙市市场监管局也表示,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一些短视频教育公司打着培训的幌子,通过夸大虚假宣传的方式,承诺网课学员月入数千上万,往往事后无法兑现,导致消费纠纷投诉。这种行为,涉嫌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将聚焦该行业乱象予以专项整治,各个业务部门都负责对接有关的教育培训机构,要求他们规范经营。

为何会被骗

是什么原因,导致整个短视频培训领域骗子横行?

专业从事短视频培训领域打假的业内人士龙岗告诉第一财经,导致短视频培训领域骗子横行的第一个原因,是伴随着后疫情时代的到来,很多中小企业、工商个体户的经营状况都不是很好,还有一些失业的员工,以及待业在家的宝妈,退休的老人,生活压力都很大,很焦虑,想找点事情做,很想赚快钱,这种一夜暴富的浮躁心理就给了骗子可乘之机。

第二个原因,则是短视频领域这几年,确实有过一些暴富的案例,让很多普通人眼红,而短视频本身,作为一个新鲜事物,从视频的拍摄、制作,以及运营规则,都不简单,作为刚入行的小白,确实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这就成为滋生骗子的土壤。

第三个原因,是短视频的知识本身,确实存在着大量的信息差,它的很多内容是不可标准化的,譬如背后的涨粉逻辑,官方平台的涨粉规则,这些就导致短视频培训行业很容易出现各种乱象。

与有关部门所认为的“涉嫌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不同,龙岗认为,这些公司和从业者,其实已经涉嫌诈骗罪,“根据刑法第266条,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龙岗说,其中的很多公司和从业者,造假证书、虚构事实的做法,已经符合诈骗罪的定罪标准。

不过,当王玲将可能涉嫌诈骗的提示发给“陶×”时,对方根本不愿意理睬她,王玲连着发了7天,对方依然不置一词。

(文中王玲、龙岗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