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什么造成了日本不婚不育现象

第一财经 2022-07-17 21:00:22 听新闻

作者:徐海    责编:任绍敏

日本社会要求政府制定有效的鼓励生育政策、采取有力措施,增强年轻人的婚姻、育儿所必需的经济基础,提高经济能力,进而解决少子化问题的呼声越来越高。

日本的少子化、老龄化问题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最近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关于未来日本人口趋势的推论再次引起关注。本文依据日本政府及其研究机构的相关数据,探讨日本的不婚、不育现象及其因果。

马斯克的推论敲响警钟

5月7日,马斯克在推特谈及日本少子化问题时称:“出生率应该高于死亡率,只要不朝着这个方向改变,日本迟早会消失。”理论上,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抑或种族的死亡率高于出生率,那么其迟早会消失的。而实际上,这种可能性非常小。即使因此而消失,恐怕要经历数代人。但是,马斯克的这番推论不但引发了广泛关注,也向日本乃至世界再次敲响人类将陷入“不婚、不育陷阱”的警钟。

日本总人口自2008年达到峰值的1.2808亿以后逐年减少,且呈加速度减少的趋势。根据日本政府总务省公布的人口推算,2020年10月1日,日本的总人口比前一年减少62万人,2021年10月1日同比减少64万人,减至1.255亿,减幅为0.51%,创1951年以来的最大减幅。

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的死亡人口数开始呈增加趋势,到2007年开始超过出生人口数,并逐年增加。

日本的出生人口数于1973年达到峰值的209.2万人,之后便呈减少趋势。2016年跌破100万,2019年跌破90万,2020年减少至84.1万人,2021年逼近81万人。有日本学者根据婚姻数变化情况推测,2022年出生人口数很可能跌破80万大关,减少至约76.80万人。

从以上日本人口的变化情况不难看出,近6年以来出生人口数呈大幅、快速、持续下降的态势,且越来越大幅少于死亡人口数。这是日本总人口减少的最主要原因。

日本政府内阁会议6月14日通过的《2022年版男女共同参与白皮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29岁的男性中,有40%的人没有谈过恋爱、有66%的人既没有恋人也没有结婚;同一年龄段的女性中,有25%的人没有谈过恋爱、有51%的人既没有恋人也没有结婚;同一年龄段的男性中,只有54%的人有结婚的意愿;同一年龄段的女性中,只有65%的人有结婚的意愿。

显然,日本的“不婚族”不断增加,严重影响人口出生数。

经济基础弱是日本“不婚族”“不育族”增加的重要原因

面对严重的不婚、不育现象,日本政府少子化对策大臣野田圣子说,“最近的20多岁男性青年似乎挺喜欢自己一个人的世界,譬如有了网络就可以满足。在我们那个时代,如果没有面对面见面,就会觉得很内疚。但是,现在通过网络联络反而成了主流”。

在这个数字化和人工智能化无所不能的时代,人类越来越依赖线上和人工智能来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人与人的交流。这可能是不婚增加的一方面原因,但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例如,日本的女性经济独立性日益增强,冲击传统的男人赚钱养女人的家庭结构,导致越来越多的女性和男性愿意选择独立的一人世界,对婚姻、家庭的向往心、依赖性淡漠,导致“不婚族”增加。这种男女经济基础的结构性变化或是不婚增加的又一原因。

再如,即使没有对经济独立、得失等的算计,单纯对“喜欢”“爱”的本能性心动或者冲动越来越少、越来越困难。10年前出现“食草男”时,至少还有“食肉女”,总还能够成就好事。但10年后的今天,“食肉女”也变成了“食草女”,这或是不婚增加的又一原因。

日本著名管理学家、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2015年所著的《低欲望社会》,通过分析日本一系列社会现象总结出日本“低欲望社会”的特点,较为突出地表现为人口减少、老龄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丧失上进心和欲望、消费低迷等。其中青年人无欲无求的人生观与二次世界大战后高速增长时期的“欲望日本”反差巨大。

除以上原因外,经济基础弱、经济压力大、对婚后生活的艰难感、不确定感则是不婚、不育不断增加的更重要原因。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政府进行的一次关于婚姻对象最低年薪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女性要求男性的最低年薪为400万日元(约合2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占33.2%,500万日元以上的占22.2%,600万日元以上的占13.6%,300万日元以上的占17.6%,不介意经济收入的占10.9%;男性不介意女性经济收入的占57.8%,要求女性年薪300万日元以上的占27.7%,400万日元的占9.6%。

从以上问卷调查结果可以看出,要求男性最低年薪400万日元以上的占比最大,或可以理解为女性对婚姻对象经济基础的普遍标准,低于这个标准,结婚就比较困难。

那么,日本单身在职者的收入是多少呢?《2022年版男女共同参与白皮书》披露,有31.9%的在职单身男性年薪不足300万日元,53.3%的在职单身女性年薪不足300万日元。以这个经济基础,房租、水电、手机以及高达47.9%的所得税和社会保险等必要的支出后,所剩难以支撑恋爱所需花销,何以谈婚论嫁?

《2022年版男女共同参与白皮书》还披露,20~29岁年龄段的单身中,四分之一的人表示自己“没有结婚的打算”,主要原因是家务育儿的负担及其经济上的不安。

另据日本媒体2021年5月11日就养育子女费用对东京和大阪的家庭主妇进行的调查结果,普遍标准是,“一个孩子必要的教育支出为1000万日元(约合50万元)”。尽管日本政府对于每个家庭的两个子女给予儿童保育、教育以及高中等免费的政策支持,但养育子女的家庭仍然对子女未来的教育费用(大学相关费用)感到“恐惧不安”。因此,不想要二胎,更不敢要更多的孩子,是受访家庭主妇的共识。

从以上罗列的情况可以看出,经济基础弱、经济压力大以及因此对未来婚姻和生儿育女不确定性的担忧,是日本不婚、不育增加的更重要原因。因此,日本社会要求政府制定有效的鼓励生育政策、采取有力措施,增强年轻人的婚姻、育儿所必需的经济基础,提高经济能力,进而解决少子化问题的呼声越来越高。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小黑一正就生育政策对于提高出生人口数所产生的效果进行过调查,调查对象是19~21岁的12名男性学生和9名女性学生。调查结果充分说明,经济基础对于谈婚论嫁、生儿育女的重要性。

 未来日本出生人口数变化的推算

关于未来日本出生人口数的变化,日本的官方研究机构和学者的推算有所不同。

厚生劳动省下属人口问题研究所于2017年公布的“未来人口推算”推测,日本的出生人口数跌破80万人是在2033年,2046年跌破70万人,2058年跌破60万人,2072年跌破50万人。

实际上,刚刚公布的日本出生人口数已经逼近80万人。如前所述,日本舆论普遍认为,2022年跌破80万人的概率很大,比政府的推测早11年。

小黑一正教授依据2000~2021年人口出生的减少率为年均1.57%作出如下推算。即,假如这个人口出生的减少率不变,以此延伸推算2022年之后的50年人口出生数,那么,跌破70万人则提前至2031年,2040年跌破60万人,2052年跌破50万人,2070年跌破40万人减少至37万人。

以上推算比日本政府的推测分别提前了15年(跌破70万人)、18年(跌破60万人)、20年(跌破50万人)。

目前尚不明确日本政府是否修正推测,如果仅依据日本学者的推算,那么,今后日本的出生人口数减少将是加速度的。因此,马斯克的推论还是有据可依的。如果日本政府鼓励生育的政策不足够有效的话,日本的人口状况将朝着马斯克推论的方向加速恶化。

应该看到,日本政府近年来十分重视少子化问题,采取了各种措施“止跌增生”。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首相岸田文雄6月15日会见记者时表示,政府将大幅增加女性生育的“分娩补助金”,解除生儿育女的家庭负担。

日本政府于1994年开始建立“生产育儿一时金”制度,每生育一个孩子政府提供30万日元补助金,目前增加至42万日元。按照以上承诺,还将大幅增加。

岸田文雄还表示,政府将修改相关法律,专门设置“儿童家庭厅”。该厅直接对首相负责,并对其他省厅拥有“劝告权”。预计于2023年4月成立,近期抽调300名工作人员率先成立筹备办公室,尽快制定出一系列鼓励生育的政策和措施,加大解决日本少子化问题的力度。

人口出生率低的问题,具有一定程度的全球普遍性。联合国7月11日发布的《2022年世界人口展望》报告指出,全球人口平均出生率已降至2.3,预计到2050年将进一步下降至2.1。

世界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此前曾预测,全球人口出生率将从2.37降至2100年的1.66,到2100年全球总人口将减少至88亿人,有23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将减少一半以上,其中就包括日本、韩国等。

综上所述,全球总人口的未来前景不容乐观,因此,了解、借鉴日本的经验和教训,或有益于世界各国和地区摆脱“低出生率陷阱”,有效化解少子化、老龄化顽疾。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法学博士)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