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调查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老炮”揭秘短视频培训骗术:买粉丝、盗视频,链接一课一变

第一财经 2022-07-22 10:53:14 听新闻

作者:马纪朝    责编:刘泽南

“还是处罚太轻,没有太大的风险。”

曾经依靠短视频培训挣得第一桶金的刘银,现在却不得不退出市场。

7月6日,第一财经以《警惕短视频培训骗局!你一交完钱,那些“会长”“讲师”就会消失》为题,详细报道了短视频培训行业的乱象与骗局,但刘银说,整个短视频培训行业的乱象,远比记者的报道更严重,而迫使自己退出市场的原因,不是行业不景气,也不是自己公司的业务能力不专业,而是行业的骗子公司太多,“我如果想继续干,要么就得和他们同流合污,要么,就得被迫转型。”

入场

自称连续创业者的刘银,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创始人,曾获得过多轮融资,而这家公司能够获得融资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正是短视频培训。

刘银说,自己进入短视频培训行业,其实非常偶然,2017年时,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行业开始兴起时,自己出于兴趣,一边学习,一边录制了一些如何运营短视频的经验分享,之后,他以《短视频赚钱全攻略》为题,将这些小视频以90元的打包价格,分别上传到了多个知识分享平台。

令他意外的是,这个原本“玩票”性质的小视频包,伴随着短视频行业的爆发,很快热销了近60万份,销售额达500多万元。

这让刘银看到了短视频行业的创业机会,2021年上半年,刘银和同事们一起,开始针对短视频培训进行了一系列的版权开发,并于2021年下半年开始宣传推广。

“刚推出来时候,效果还不错,一下子就吸引了好几千名学员。”踌躇满志的刘银,一边继续加大广告投放,一边组建微信群,在线辅导学员短视频运营。

但刘银发现,自己公司的学员不断被“撬”。

“有一些人,先是冒充学员,进到我们的培训群里,使用微信账号提取软件,提取群友们的微信账号,然后再用新的微信小号,冒充我们的工作人员,并以短视频运营指导师的名义私下添加学员,”刘银说,起初,他以为这是同行之间的市场竞争行为,但他很快发现,这其实是一系列涉嫌诈骗的“公司”在其中混水摸鱼,他们冒充刘银公司的名义卖培训视频,收费却比刘银公司高得多。

刘银意识到,原本蒸蒸日上的短视频培训行业,正在涌入大量骗子公司。他通过调查发现,这些带有欺诈性质的机构,还带有明显的地域集中特色,比如,在他发现的这些机构中,有很大一部分的注册地或总部位于湖南长沙。

第一财经查询黑猫投诉、人民网留言板等平台发现,至少有近百条投诉与短视频培训有关,其中部分公司的注册地均在长沙。

刘银说,在当地,这些公司之间,通过朋友带朋友、师傅带徒弟,已经开始初步形成一条围绕短视频培训的利益链,他们互相“洗”流量,一家公司被曝光了,就换一个马甲继续骗。从一家裂变到10家,从10家裂变到更多。

乱象

至于这些带有欺诈性质的公司,刘银认为,它们通常具有如下特点:

首先,其中的大部分公司的所谓的“讲师”,都不会真人出镜,他们的头像,很多则是网上扒拉的网图,但都会打着官方名义去招生,譬如,声称自己是某平台的官方合作伙伴,能够获得流量支持,以此获得学员的信任,有的公司,甚至声称跟国家某部委有合作,每名报名的学员,还能获得国家的“就业、培训补贴”。

“如果我也打着国家部委的‘补贴’名义,转化率至少能翻10倍以上。但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是真人出镜,做的是长期品牌,而且,我们是拿过融资的正规机构,股东也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干。”刘银说,这也是骗子公司投诉多,而他的公司几乎没有投诉的原因,但由此导致的结果,却是自己业务难做、学员被“撬走”。

第二,为了吸引学员缴费,其中一些公司还会以各种承诺性利益进行虚假销售。譬如,保证学员第一个月能涨多少粉丝,能获得多少播放量,能赚多少钱等等。

“有些学员一看,哇,这个机构这么好,能保证我赚钱,还能保证我有粉丝、有播放量,就心动了。”此时,不仅不向学员承诺,反而向学员强调“想做好就得坚持”的刘银公司,就显得不是那么“香”了。

“实际上,你到网上一搜,几十块钱、几百钱就能买到几千个粉丝,好几万的播放量,”而对于一些骗子公司来说,从收到的三四千元的培训费中,拿出几十块钱帮助学员“买”播放量,自然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短视频这个行业,太浮躁了。”刘银感叹说,浮躁的心态、焦虑赚钱的心态、极度渴望改变命运的心态,“很多学员都想一夜暴富、一夜走红,但实际上,他们只是‘光看贼吃肉,没看贼挨揍’”。

“我也跟我们的学员讲,如果你想靠一部手机赚钱,你必须得坚持,必须得专业,必须得学习完之后不断去提炼、优化自己,如果你没有专业的知识,没有足够的时间成本,如果你连坚持都做不到,你想短时间赚到钱几乎不可能,因为这里面行业已经很内卷了,已经趋于专业化了。”结果,很多学员一听刘银讲到这些行业真相,就直摇头说“你讲得好复杂,那我还是换家公司吧。”

第一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短视频培训机构的说辞水分很大。一家总部位于长沙的短视频公司的所谓讲师,在培训中先后列举多个短视频账号称,这些动辄粉丝百万的账号,都是在他们的指导下开设的,“做短视频很简单的,他们能做到,你们也能做到。”其中一名自称“陶欣”的女讲师指着一个粉丝量为544万的“××影视”短视频账号向学员们宣称,这个账号是在自己的指导下,才运营得这么好的。不过,该账号的运营者却向记者反馈称,自己不认识“陶欣”,并提醒记者“别被骗了”。

更令刘银惊叹的,是这些机构的系统防控,在这个系统内,即便是一些曾经被骗的学员,想要去好心提醒新学员不要上当,也会发现,自己进不了这些公司的新课堂,为了避免有人举报,每次上课,都会更换链接,“每节课都是一个新网址,你提前不知道这个网址,你就进不去。”而老网址,课堂结束后不久,就失效了。

想投诉的老学员,投诉无门,能想到的投诉渠道,也就是网上的投诉平台,或者线下的市场监管部门。

退场

实际上,包括刘银在内,已经有不少老学员曾向长沙市的市场监督部门反馈过被骗之事,包括第一财经、湖南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等在内的多家媒体也曾针对类似的短视频培训骗局进行过曝光。

为此,长沙市市场监管局也曾以这些公司涉嫌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等名义,对这些公司进行过处罚,并要求他们规范经营,但为何骗子公司依然层出不穷?

“我也很疑惑不解,但现在我想明白了,如果我是骗子,我被罚了,我也会继续骗,”刘银说,相对于骗子公司的收益,被罚的几万块钱,相对于每年能赚好几百万的诱惑,只不过九牛一毛,罚个几万块钱,还能继续搂钱、继续骗人,何可而不为?“您懂我意思吧,还是处罚太轻,没有太大的风险。”

刘银也曾尝试通过法律途径,以知识产权名义起诉对方侵权,但律师告诉他,类似案件,一则取证困难,二则损失难以界定,三则,对于自己这样的创业者而言,时间成本太高,而且,很容易遭到对方的反扑、报复。“花那么大精力,最后就算赔个一万两万,但对我们来说,时间成本太大、跨度周期又长,实在没有信心去做这个事情。”

“后疫情时代,本来(短视频)是一个风口,但要这样搞下去,整个行业乌烟瘴气的,可能真就完了。”为此,既不敢胡乱攀扯国家部委,又不敢胡乱承诺的刘银公司,就显得有些“卓尔不群”了,眼瞅着学员被骗、流量被截流,无可奈何的刘银,只能忍痛割爱,另寻商机了。

“(对这块业务)非常失望,正准备把它打包转让。”刘银告诉第一财经,他以后不会再涉足这种面向普通个体的短视频培训了。

(文中刘银为化名)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