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尚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时尚情报|汇率下跌带动奢侈品旅游消费,盲盒经济降温

第一财经 2022-07-25 10:38:34

作者:钱净 ▪ 沈晴    责编:李刚

一周时尚快报

汇率差带动奢侈品旅游消费

7月14日,日元兑美元汇率跌破1美元兑139日元,创下24年新低。同时,由于自6月以来外国团体游客进入日本免隔离,香奈儿、古驰、卡地亚、宝格丽等奢侈品牌的日本门店近日迎来大量客流,以来自欧美地区和中国香港的团体游客居多。

6月下旬,卡地亚、古驰、高雅德等奢侈品牌已上调日本市场的产品价格,但由于汇率持续下跌,日本的奢侈品价格仍然具有优势。小红书等平台上出现了不少关于日本奢侈品代购的新信息,评论区不乏询价用户。日本本土消费者也更愿意投资珠宝、手表等保值的奢侈品。日本百货商店协会数据,今年5月全日本百货商店总销售额同比大涨57.8%至3882亿日元,连续三个月实现销售额同比增长。

与此同时,欧元兑美元汇率也大幅下跌。7月12日至7月14日,欧元兑美元汇率连续三日盘间跌破1,为2002年底以来新低,并在此后十几天里维持接近平价的水平,促使美国游客在欧洲的奢侈品消费量上涨。巴克莱银行分析师表示,目前相对疲软的欧元对游客,特别是美国游客有很大的吸引力,美国游客将成为欧洲奢侈品市场第二季度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有业内人士认为,价格差引发的奢侈品购买浪潮并不可持续,奢侈时尚品牌未来要想获得更大的增长幅度仍将面临艰难挑战。面对通货膨胀,持续提价依然是奢侈品牌保值的手段之一。早在今年5月,香奈儿首席财务官就表示,由于欧元持续走弱,今年夏天香奈儿可能再次涨价。

LVMH老板将家族控股权平分给子女

7月21日,LVMH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私人控股公司Financière Agache表示,公司的法律结构将更改为股份合作制。转换完成后,其控制权由普通合伙人Agache Commandité SAS行使,股本则平分给阿尔诺的五个子女。

Financière Agache持有LVMH集团48%的资本和63.5%的投票权,以及迪奥97.5%的资本和98.4%的投票权。阿尔诺表示,LVMH是一个家族企业,这样的调整能够确保旗下每个品牌的长期发展,同时保持各自独特的个性和优势。有分析指出,阿尔诺此举旨在进一步巩固其家族对LVMH的控制权,可能在为退休做准备。

出生于1949年的阿尔诺尚未指定继任人选。今年4月,LVMH股东大会通过将首席执行官的年龄限制从75岁调整到80岁的提议,以延长阿尔诺的任期,有更多时间为退休做准备。目前,他的五个子女均在集团中担任高管,有分析师认为他的接班人将来自其中。

和其他奢侈品集团一样,LVMH也无法避免上半年中国市场业务放缓,全球奢侈品行业前景不明等诸多挑战。此外,LVMH如今面临技术工人和销售人员短缺的问题。LVMH的股价今年已三次跌破3000亿欧元关口,最新市值为3187亿欧元。投资者和分析师都十分关注,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能否在现有基础上持续增长,引领时尚行业实现新的突破。

迈克·高仕母公司目标年收入80亿美元

7月20日,迈克·高仕、范思哲和周仰杰(Jimmy Choo)的母公司Capri集团在投资者日活动上表示,虽然将今年的目标销售额从59.5亿美元下调至58.5亿美元,但集团仍把长期目标设定为80亿美元,对奢侈时尚行业长期发展充满信心。这一长期目标在2018年就已提出。

在截至4月2日的2022财年,Capri集团销售额增长39.2%至56.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迈克·高仕、范思哲和周仰杰的销售额分别增长35%、51.5%和46.6%,主要受益于美国市场的强劲增长。此外,集团上调迈克·高仕的产品售价并减少促销,使品牌地位进一步提升。

从中长期来看,集团预计范思哲和周仰杰对集团的贡献将进一步提高,销售额占比将达到25%和12.5%。要达到集团设定的年收入80的目标,迈克·高仕、范思哲和周仰杰需在上一财年的基础上增加10亿、9亿和近4亿美元。Capri集团近日强调,范思哲表现强劲,销售额有望翻倍,仅女性配饰业务就能创造10亿美元收入。

Capri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约翰·艾多(John Idol)表示,集团已完成五年前宣布的,要成为一个全球奢侈时尚集团的转型。他们决心从一家单品牌公司转变成一家侧重于奢侈品的多品牌集团。去年11月,约翰·艾多在摩根士丹利全球消费者与零售大会上透露,收购新的奢侈品牌已成为集团目前的优先事项,将重点关注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欧洲奢侈品牌。若完成收购,Capri集团有望超过竞争对手泰佩思琦(Tapestry)集团。

盲盒经济降温

曾经如日中天的盲盒经济快速降温。

7月15日,泡泡玛特发布盈利预警,预计今年上半年收入增速下滑至30%,净利润跌幅近35%,为首次负增长。消息发布后,泡泡玛特股价连续4个交易日下跌。截至7月22日收盘,其股价为22.85港元,较历史最高值缩水约80%,市值较巅峰时期缩水近1200亿港元。泡泡玛特在一周内曾多次回购,但收效甚微。

泡泡玛特于2016年拿到Molly这一IP的中国内地独家授权,随着潮玩市场的整体扩张,以及年轻消费者上涨的精神需求而快速走红。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作为“国内潮玩文化第一股”在港交所挂牌上市,首日即大涨100%,市值逾千亿港元。泡泡玛特和可口可乐联名款Space Molly的价格一度被炒过万元,但如今已降至5000元左右。

泡泡玛特董事会认为,业绩下滑有两方面原因。由于疫情反弹,上半年部分线下店铺和机器人商店停止运营,物流受阻对线上销售造成打击,消费者的消费意愿也有所下降。除此以外,泡泡玛特上半年业务扩张,导致费用较去年同期增长,溢利同比下降在预期中。7月上旬,其股价约为40港元。

泡泡玛特的盲盒经济逐渐退潮。在黑猫投诉上,其投诉量有8800多条,主要针对品质和售后。小红书上“泡泡玛特退坑”也有1万多条笔记。泡泡玛特CEO王宁反复强调:“潮玩才是我们的主业,盲盒只是一个工具。”

有业内人士认为,上半年的疫情对泡泡玛特净利润的影响十分短暂,其近期的股价波动有点过激。事实上,泡泡玛特今年第一季度依旧表现强劲,且上半年的营收和净利润高于其他消费品行业。泡泡玛特管理层对下半年业绩和潮玩行业抱有信心,浙商证券、国泰君安、瑞信、大摩等券商也在研报中维持泡泡玛特的评级。

多个品牌发布七夕产品

中国奢侈品市场在经历上半年的业绩疲软后,或将在七夕迎来继520、618后又一翻身的机会。

早在7月初,七夕营销就开始预热。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路易威登、迪奥、古驰、纪梵希、华伦天奴等众多品牌将七夕系列产品置于醒目位置,营造浓厚节日气氛的同时展示品牌特色。葆蝶家的七夕限定系列包括Cassette水桶包、斜挎包和Arco托特手袋,均以品牌标志性的黑、白、绿为主色调,没有使用大红、浅粉等象征情人节的颜色。日前,巴黎世家也发布2022七夕系列。与众不同的是,该系列广告没有采用真人模特,而是由英国Engineered Arts公司研发的实体机器人出镜。

节日特定的仪式感是促进消费的一大因素。除了推出限定产品,品牌还纷纷赠送礼品和服务以拉进和消费者的距离,如华伦天奴的七夕限定口罩和情侣马克杯,纪梵希的锁爱礼盒和高定礼袋,普拉达的笔记本套装和品牌定制抽绳布袋,迪奥香水还提供限时免费刻字服务。

《2021奢侈品用户白皮书》显示,受访奢侈品消费者在七夕消费比例高达27.4%。在中国市场,年轻人对七夕的重视使其成为各大品牌重要的营销节点,奢侈品牌对七夕营销玩法也越来越驾轻就熟。去年七夕,不少品牌推出微信红包封面、限时小程序、小游戏,增加和消费者的互动。路易威登还在三里屯开设LV咖啡主题快闪店,展示七夕限定品和爆款单品。

(图片来自各品牌官网/微信号以及Business Insider)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