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商业创新与公益文明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米奇艺术展火爆北京,这只小老鼠凭什么火了一个世纪

第一财经 2022-08-01 16:45:19

作者:吴丹    责编:李刚

米奇艺术展7月23日巡展至北京,当人们走进米奇艺术展的空间,不但能获得超越现实的时空感受,也能得到快乐与慰藉。

米奇艺术展7月23日巡展至北京,成了京城暑期最火展览。

这几天进入798艺术园区的人,绝大部分都会涌向米奇艺术展。该展联合策展人、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每天都会到现场巡展,但凡周末,展览现场的人流量能达到3000人次。烈日下,数百米的排队人群缓缓进入现场,这种观展热潮是北京疫情暴发以来罕见的一幕。

“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全球巡展北京站”展览现场

1928年,全球首部有声动画电影《威利号汽船》在纽约上映。主角是一只有着大耳朵、大脑袋的小老鼠米奇,它穿着靴子戴着礼帽,伴随轻快音乐跺脚、跳动、吹口哨。这只欢快的小老鼠就此风靡美国,开启近一个世纪的巨星之路。

“米奇有一种积极的精神力量。在展览上,我们想营造的是一种轻松的观展氛围,体现一种乐观的精神。”尤洋说,米奇形象经历一个世纪的传播,已经成为全球流传最广的视觉符号之一,在不同时代与不同的文化相契合。

“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中国巡展北京站”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以30多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视角,把米奇视觉形象放在当下文化语境中进行解读。

在疫情不确定的时期,当人们走进米奇艺术展的空间,不但能获得超越现实的时空感受,也能得到快乐与慰藉。

米奇与中国当代艺术

米奇艺术展全球巡展始于纽约。2018年,为了庆祝米奇诞生90周年,“Mickey: The True Original”艺术展邀请艺术家们以米奇为母题进行创作,在纽约开启第一站。2020年,展览巡展至日本东京,主题升级为“Mickey: The True Original Exhibition & Beyond”。

本次由迪士尼与UCCA集团旗下UCCA Lab联合呈现的“好奇无界:米奇艺术展全球巡展北京站”成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参展艺术家数量最多的一场,在此之前,作为中国内地巡展也先后走过了上海、成都、深圳。展览除了保留纽约站和东京站的重要艺术家作品之外,还特别邀请了34位(组)中国当代艺术家围绕米奇展开全新创作实践,通过绘画、雕塑、书法、装置、声音、非遗、新媒体、文献等多种媒介重塑米奇新面貌,60位国内外杰出艺术家共同激活米奇在当下的定义。

展览海报

尤洋将展览分为“你好,米奇”“致敬经典”“米奇的遨游”和“童真年代”四大主题。

艺术家们的创作是自由的,有的将米奇置入与当下潮流符号和日常物品的对话中,有的将米奇经典的形象解构再重构,有的将米奇与各种文化语境进行巧妙融合,还有的将米奇编排进艺术构想的空间,讲述关于童年与未来的叙事。

在展览现场,观众可以用各种方式跟米奇互动。

很多人喜欢Noise Temple的作品《跳舞的米奇》,可以跟着米奇一起“蹦迪”。Noise Temple是以独立音乐人黄锦与影像骑士VJ Mian为核心发起的新形态艺术表演项目。他们将米奇化身电子世界的机器人,利用数码参数重构米奇的数字化形象,激发出一段米奇形态百变的“舞蹈”过程。艺术家Mian告诉第一财经,他们希望传达出打破肤色、种族、地域、国家的界线,“大家回到最初的纯粹,一起快乐舞蹈”。

艺术家刘佳玉的沉浸式投影装置作品《踏浪逐梦》,模拟米奇在海上乘风破浪的视觉效果,观众可以通过天文望远镜寻找海上的米奇。

艺术家曹雨西的互动装置作品《二进制图案:米奇版》,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捕捉观众脸庞进行艺术视觉化处理,当你靠近作品,米奇的脸将从黑白图案逐渐变成你的脸庞。

《二进制图案 米奇版》,曹雨西,2021

“这是一个很标准的、属于中国当代艺术体系下的展览。”尤洋说,相比之前的米奇艺术展,北京站呈现了最丰富的米奇与中国当代艺术的融合。

他印象深刻的作品包括90后艺术家王一的极简装置《初级结构》,以及艺术家李木子用非遗工艺、彝族刺绣完成的艺术品《彝纹米奇》。

《彝纹米奇》,李木子,2021

为打造一个适合不同年龄层观展的空间,策展团队将展厅一楼做成一个如同现代城市开放广场的空间,比如景观墙、街心花园等。二楼则采用中式园林花园的设计模式,双层高的大厅变成“可游可玩”的园林空间,周边低矮的空间设置成厢房、厅堂等传统建筑物的布局,供孩子们休息玩耍。

米奇文化的百年演变

“我只希望人们不要忘记一件事,那就是一切都始于一只老鼠。”这句话,是华特·迪士尼的名言。或许他也不曾预计到,米奇的魅力能延续一个世纪,成为流行文化的代表符号,在全球影视、艺术和商业等领域产生影响。

“米奇的特征不仅是外表上鲜明的三个大圆圈,也包括它在诞生之后的近一百年里,与世界不同文化的融合。”尤洋说。

展览现场

关于华特·迪士尼创作出这只小老鼠的经历,有一个传说已久的故事。当年,华特·迪士尼在欢笑工作室工作,一只饥饿的小老鼠趁他伏案作画,悄悄爬到桌上偷吃面包。这只老鼠让他产生怜爱,不仅没有赶走它,反而以老鼠为灵感,创造出一个著名的动画角色。

米奇的诞生给华特·迪士尼的事业带来转机,《汽船号威利》一炮而红,之后长篇动画电影《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成功,开启了迪士尼的黄金时代。

“米奇诞生的那一年,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也出生了。”尤洋说,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米奇的形象被波普艺术家追捧,其中安迪·沃霍尔就是米奇最著名的拥趸。

1981年,沃霍尔创作了一组由10个虚构角色的丝网版画组成的作品集,命名为《神话》,其中就包括米奇。他将米奇视为电影诞生年代最有影响力的主题之一,米奇就像远古神话中的人物那样引发现代人的想象。

“在美国一代艺术家的创作里,无论是安迪·沃霍尔、凯斯·哈林还是克莱斯·奥登博格等,他们作品中都有米奇的形象。在米奇诞生的年代,和波普艺术、涂鸦艺术的精神是很相似的。”他认为,正是从这一批极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开始,米奇在艺术、商业、影像中的影响力越发深远。当代艺术家KAWS是米奇的粉丝之一,他最著名的作品“玩伴”(Companion)就是由米奇的形象转变而来。2008年,《时代》杂志将米奇列为世界上最具辨识度的形象之一。

美国艺术家在米奇的形象中找到儿时回忆和创作灵感,对于中国观众来说,米奇也是两三代儿童的共同回忆,1986年,中央电视台引进《米老鼠与唐老鸭》,这部动画片播出时几乎是万人空巷,成为70后、80后的记忆。

尤洋也是看着《米老鼠与唐老鸭》长大的一代人,他发现,很多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来观展,几乎都是在回溯自己的童年,“展览的观众群体很多元,有艺术爱好者,有带孩子的家庭,也有就是来打卡拍照的。米奇艺术展连接起了大家的共同情感和曾经的家庭记忆。”他希望,当人们走进美术馆,能暂时离开日常生活的困扰,获得一点轻松愉悦,就是艺术的功能所在。

华特·迪士尼曾说,“就算长大,也可以拥有一颗童心。”一度陷入困境的他,曾告诉年轻人要相信未来,“相信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好,机遇无穷”。

(本文供图/UCCA Lab)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