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产经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光有产品不赚钱?云顶新耀转让中国唯一上市药物

第一财经 2022-08-16 17:37:47

作者:钱童心    责编:陈姗姗

今年6月,Trodelvy在中国大陆获批用于治疗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TNBC)成人患者,成为该公司首款也是唯一一款在中国获得上市许可的产品。

8月16日,吉利德科学与生物医药公司云顶新耀达成一笔2.8亿美元的预付款协议,后者将一款抗体偶联药(ADC)戈沙妥珠单抗(Trodelvy)在中国等亚洲地区的所有开发和商业化权利重新转让给吉利德公司。

这一协议是在吉利德科学在今年的ASCO大会上公布Trodelvy三期临床最终结果后两个月签订的,也反映了数据可能与投资者的预期仍有差距。

该消息发布后,云顶新耀(1952)当天在港股股价大跌近20%,截至下午发稿,股价跌幅仍接近18%。过去一年,云顶新耀的股价累计跌幅已接近80%。

在中国唯一上市的产品

今年6月,Trodelvy在中国大陆获批用于治疗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TNBC)成人患者,成为该公司首款也是唯一一款在中国获得上市许可的产品。

第一财经记者从云顶新耀方面获悉,该药物销售计划于今年第四季度启动。此外,云顶新耀还在中国香港和台湾等地区提交了该药物用于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注册申请。

2019年,云顶新耀与Immunomedics公司达成独家许可协议,以超过1亿美元的首付款获得了Trodelvy在包括中国在内亚洲国家的开发和商业化权利,基于药物的批准和销售,云顶新耀还将支付高达7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据业内人士透露,云顶新耀可能仅支付了7亿美元里程碑付款中的很小一部分。

2020年9月,吉利德科学以2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Immunomedics公司,Trodelvy也被纳入吉利德的管线内。根据吉利德的财报,Trodelvy在2021年的销售额达到3.8亿美元。

Trodelvy是全球首个瞄准肿瘤免疫新靶点Trop2受体的ADC药物。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阿斯利康与第一三共制药研发的一款针对Trop2靶点的ADC药物德达博妥单抗(Dato-DXd)也已经于今年4月启动中国三期临床研究,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

今年5月,科伦药业控股子公司科伦博泰向默沙东签署独家许可协议,许可默沙东在中国以外地区生产并商业化靶向Trop2的ADC药物SKB-264,该药物目前也正在开展用于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三期临床试验和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及晚期实体瘤的二期临床试验。

双赢还是“提前撤离

在市场竞争格局加剧的背景下,云顶新耀选择主动放弃Trodelvy在中国等亚洲国家的商业化权利引发市场热议,业内也出现了不同的解读。

一位资深生物医药国际投资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是一项“双赢”的协议。“我认为从云顶新耀和吉利德的角度来看,他们都获得了各自想要的,云顶新耀可以获得他们迫切需要的现金,由于资本市场股价表现不尽如人意,现在要在市场上融资变得更加困难;吉利德也拿回了Trodelvy的权益,而且云顶新耀已经帮助该药物成功在中国上市了。”

不过从云顶新耀股价大跌的反应来看,资本市场可能对此有不同的理解,更倾向于将云顶新耀的这一举动视为一种为获得资金的“贱卖”,毕竟2.8亿美元的价格在如今的生物医药市场上来看并不算昂贵。

另一方面,尽管Trodelvy在中国获得了批准,但能够为企业带来多少利润仍不确定。生物基金公司Loncar Investments创始人布拉德•隆卡(Brad Loncar)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所有的创新药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也就是在欧美的价格要远高于中国市场,所以中国市场到底能产生多少利润是一个问题。”

云顶新耀目前仍然缺乏商业化的产品,主要依靠授权引进模式运营。2021年,该公司收入仅5.4万元人民币,亏损达到约10亿元人民币。

新冠疫情以来,云顶新耀还在布局mRNA平台。去年,该公司与加拿大生物技术公司Providence Therapeutics签署许可协议,将在亚洲国家制造并销售潜在的新冠mRNA疫苗,也包括中国市场;云顶新耀还与华润医药集团签署合作,共同开发mRNA疫苗。不过市场对此仍持谨慎态度,认为mRNA平台的不确定性较大。

“现在整体资本市场不好,光拿产品不赚钱的模式可能行不通了。”一位跨国药企资深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这个角度来看,提前‘撤离收摊’,放弃Trodelvy也算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对于像云顶新耀这样的创新生物药企未来的发展趋势,研究机构沙利文大中华区医疗行业高级咨询总监李谦提醒称,药物研发具有高风险、长周期、高成本的特点,自主研发能力离不开大量的资金。

“我国生物药行业的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需要更多资本的涌入来推动,而从市场环境来看,行业竞争也正愈演愈烈,这些外界的因素都给生物药企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李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国众多生物药本土初创公司在企业发展与壮大的进程中,转型问题是必经的挑战。如何从早期孵化阶段最终迈向商业化、如何将实验室内的技术优势转变为最终能落地的产业优势,本土初创企业可能往往不具备完善的、足够的经验和能力。”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