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智慧物联,断在何处 | 大国造物

第一财经 2022-08-25 20:31:23

作者:王海    责编:彭海斌

消费物联网层面没有跑出大公司,不完全是因为底层的技术没走通。

“中国的物联网存在一个很大的壁垒,包括华为、阿里、百度在内的企业都有自己的一套所谓的智能化平台,而这些处于头部的生态之间没有打通。”亿田智能总裁孙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在智能家居市场,很多企业以单品智能终端的形式入局,推出种类多、功能差异性大的产品以满足客户多样化的需求,但企业间设备间的兼容性差、品牌生态相互割裂的问题日益增大。《2021全球AIoT开发者生态白皮书》提供的数据显示,平均每个家庭用到电的设备超过40个,涉及超过10个品牌。就智能物联网而言,造成设备、品牌生态之间割裂的原因在于,各个平台之间难以互联互通。

这不是技术的问题。

“主要是商业层面需要协商,比如协议打通、平台开放。”孙吉表示,该公司之所以运营自己的中台,也是希望能够接入更多的平台,他相信中国所有的应用型企业都希望大的平台相互之间能够打通,以此来获得更多的兼容性。

单品智能升级之难

亿田是一家主营集成灶的企业,自2014年开始研究智能化设备,经过2年的研发,于2016年推出第一代智能化产品。该产品基本实现了智能化互联,植入了大量的菜谱,实现语音、娱乐交互功能。

“当时市面上已经有一些现成的模块方案,比如智能化中控系统,我们只是在现成的方案上面做更多的功能联动、定制化开发。”孙吉表示,当时产品还没有实现整个厨房场景的物联,仅仅是一个最基本的互联形态。

此后,亿田在集成灶产品上叠加了更多功能模块。从最初只是植入WiFi模组、语音识别模组,扩大到图像识别、视觉化智能终屏、娱乐、购物等增值服务。

对于厨具企业而言,智能化的投入是巨大的。

以研发人员配置为例,需要配备软件工程师、硬件工程师、交互设计师、职业测试人员、结构工程师。其他层面的投入,包括平台的开发费用、APP的开发费用、软硬件开发费用、采购成本等等,这些都是实现智能化必须考虑的。

“集成灶集成了烟机、灶具、蒸箱、烤箱灯光系统等等,功能很复杂,要实现智能化的时候,它背后的逻辑会变得更复杂,要把所有的逻辑跑通,所有的bug要修复好,背后需要做大量的测试、验证、纠偏,这个工作量是很庞大的。”孙吉举例称,在厨房场景中,在烹饪的过程中,集成灶、烟机要工作,会产生噪音,噪音对于语音控制会产生干扰,这一点与客厅不同,客厅环境中是一个安静的环境。如何在有噪音的环境下,让语音控制的效果能够达到最佳,这是需要大量的科研人员投入进去解决的问题。

当前,亿田的重点工作是聚焦在如何实现厨房场景里面周边产品的一些功能的互联,未来再探索如何融入全屋的智能化。比如,与客厅里面的窗帘、LED灯光等实现互联。

家居物联网的发展路径大致分为三个阶段:单品智能(各个品牌厂家推出一系列智能单品)、全屋智能(从偏重控制需求、单一设备联网,演变至全屋智能体验与应用场景的有机融合)、全场景智能(由住宅为载体提升为以用户为载体,由屋内延伸至屋外,以多设备互联控制提升为以场景为导向)。

不少企业卡在了单品智能向全屋智能升级的过程中。

目前AloT落地的痛点是下游应用场景与需求的高度碎片化,导致物联网终端异构、网络通信方式与平台多样化。中金公司研报认为,若不解决碎片化的问题,AIoT生态中不同设备厂家与产品的互联互通难以实现,也无法达到降本增效的初衷。

“99%都是小公司”

企业并不总是知道什么是消费者真正需要的物联网。在产品升级过程中,为了智能化而智能化的事情并不少见。

以电烤箱为例,一些厂商看到物联网概念的兴起,便通过将传统烤箱上的几个烹饪模式按钮迁移到手机端,就声称烤箱实现了智能化改造。这其实增加了用户的使用成本。用户可能仍需要定时翻面、肉眼观察烤箱内食物的完成度,而操作的器件从一个烤箱增加到了一个烤箱与一部手机。

这类伪智能产品的售价往往高出传统产品,不仅不能为用户带来智能物联网的便利,反而增加了使用的学习成本与因操作步骤繁琐带来的负担。

“受限于科技条件,彼时出现了电烤箱的功能诉求,或者产品经理想到了这样的方案,只是代表产品经理当时对于功能的思考。”天猫精灵AIoT总经理张薇表示,现有的智能产品可以分成两个阶段:一个是连接,实现数据在线化之后,App可以控制设备,进而衍生出很多场景,比如空调能耗问题,通过App可以控制和节约电量,做到能耗管理,这是传统的遥控器难以做到的。二是在实现连接之后,用户能够远程操作设备、管理数据,进而实现更多的功能交互。

产品功能的研发、创新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

“在第一代烤箱智能化的过程中,受限于技术的可实现性,需要唤醒语音、打开烤箱、烹饪菜肴、调整温度、调整时间,每个动作需要用户发送一条语音指令,太过繁琐,交互起来很麻烦。这样对于用户的交互非常不友好,没有效率的提升。”孙吉表示,现在通过一个智能化的菜谱的关联,只要告诉天猫精灵要做蒸鱼,产品就直接启动了,因为背后的温度、时间等逻辑全部设定好了。

孙吉表示,公司在设计跟考量智能化的时候,秉承的理念第一个是真正的实用主义;第二个是化繁为简。

近年来,物联网产品和示范应用层出不穷,相关企业数量与产值逐年增长,取得一定成效,但仍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难点问题,目前还是小而散的产业形态。

“中国物联网企业99%都是小公司,中国的消费物联网层面没有跑出大公司,不完全是因为底层的技术没走通。”IEEE高级会员、河海大学教授韩光洁认为,原因主要包括:第一,物联网产业链发展不均衡,缺少类似于国内三大通信运营商和华为、中兴这一类的物联网龙头骨干大企业;第二,相关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协作困难,缺少统一的政府职能部门,协调物联网各企业,统一制定标准,通力合作;第三,市场定位模糊,盈利模式不确定,物联网现阶段存在市场分散且规模有限、规模化和标准化还未形成、物联网技术应用成本过高等问题。

不少企业已经推出了物联网平台,并借助私有云抑或是公有云服务,来管理设备的互联互通,其中主要参与者包括操作系统提供商(如华为、谷歌等)和应用软件及硬件服务的一体化方案提供商(如涂鸦、小米、天猫精灵等),以及众多的云业务服务商比如亚马逊、阿里巴巴等。对于出海的中国企业,其互联互通的方案通常需要借助海外平台如亚马逊等,比如TCL海外销售的产品的物联网功能,构建于亚马逊云科技的基础之上。

中金公司的研究报告认为,智能物联网行业大发展需要平台型企业支撑,需要新的操作系统软件来打破碎片化的信息孤岛。

谁是终极入口?

消费者与智能设备之间的交互,存在语音、视觉等不同的路径。在早期,语音交互是平台型企业的首选。

以智能家居领域为例,天猫精灵、小米与百度最初都是以智能音箱为切入口。

小米提供的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小爱同学的月活跃用户达到1.15亿,同比增长36.2%,大多数来自小米手机、小爱音箱等用户。天猫精灵对于智能音箱的产品矩阵是多元化的,既有100多元的基础版本,也有1000多元的主打音质的音箱。

中国智能音箱的主要提供商是百度、天猫精灵和小米集团。它们早期以价格补贴方式开路,低廉的价格,同时满足用户的尝鲜心理,从而快速打开了销售局面。时至今日,这几家公司每年销售的音箱数量以千万计。

不过,单以智能音箱而言,这几家公司大多未实现盈利。

小米方面对第一财经表示,智能音箱只是其背后商业生态的一环节,单纯智能音箱产品可为用户提供的使用场景有限,依托背后生态,进一步为用户提供完善的生态服务。在这条链路上,智能音箱品类产品必不可少。

从智能音箱起家到生态的开放,天猫精灵用了3~4年的时间,最开始是控制设备的开关功能,慢慢延伸到更丰富场景的功能,比如打开窗帘、与天猫精灵聊天、听时事新闻、晚上设定睡眠模式。

如今,大部分智能音箱的制造企业,开始在语音交互方式之上,添加屏幕增加视觉交互方式。孙吉表示,“天猫精灵根据我们的需求,提供的是一整套完整的AIot解决方案,包括天猫精灵服务商体系、运营的中台可以开发专属App,阿里本身可以提供很强大的语音、图像识别等技术。”他认为,如果自己做,需要搭建自己的团队、开发很多功能,现阶段在短期内公司不具备这个能力。

当前,200多个品类能够通过天猫精灵实现设备智能化。对于连接品类的筛选,张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在用户侧,看用户更愿意跟哪些设备进行互动,更愿意用语音来控制什么?比如控制灯光、空调、电视;另一方面是看语音更能与哪些产品产生交互,产生新的场景,比如按摩类的设备,用户在体验的过程中蒙着眼睛,不方便控制设备,如果采用语音控制,更加方便,在按摩的过程中,播放音乐,还可以降低按摩产生的噪音。

视觉交互方式是否正在取代语音交互模式?小米集团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智能音箱的基础功能仍为语音命令执行反馈,视觉交互为语音交互的一种补充,能够带来更多的内容使用场景。

目前智能音箱用户的迭代的需求正在减弱。IDC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销量为1483万台,同比下降27.1%。小米认为,经济疲软时的3C数码消费受到影响,且智能音箱的多场景与房地产等产业重合度较高,这抑制了新增用户需求;此外,业内的新产品并未提供明显差异化服务,用户换机的驱动力不足。

如果智能音箱不能成为物联网的终极入口,AR设备有这种潜力吗?

此前AR设备由于技术需求高,且售价昂贵而受到普通消费者的冷落。它的应用目前主要集中于企业端,比如微软的价格3-4万之间的Hololens 2(工业版)。国内企业也开始推出一些AR新品,或者适配新场景。比如联想8月中旬推出的晨星智慧狗是将AR技术与四足机器人结合,用于变电站的电力巡检;Nreal也在8月底推出了两款新的AR眼镜。

企业级的客户有一些切实的AR应用场景,且能支付更高的价格,这对于方兴未艾的AR技术来说至关重要。联想的晨星智慧狗目前在国网河北落地,实现全地形巡检、3D自主导航、远程协作、机械臂辅助操作、自动充电等功能。接受记者采访的联想集团研究院上海分院院长毛世杰认为,AR/VR有潜力成为工业智能化转型的重要抓手。

对于AR的市场规模,有的机构已经给出乐观的估计。投资机构ARK预测,2030年AR市场规模将从今天的不足10亿美元扩大到1300亿美元。这一预测能否实现,AR能否成为物联网的超级入口,将取决于算力算法的提升是否足够快,以及能否发掘出足够的应用场景。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