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药明康德市值年内蒸发千亿,219只重仓基年内跌幅超20%

第一财经 2022-09-14 22:33:30 听新闻

作者:曹璐    责编:钟强

医药基金再遇“重击”。

一则利空消息,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医药板块再次雪上加霜。

中秋假期后首日(9月13日),受外围利空消息影响,医药板块多只个股翻绿。其中,“药茅”药明康德(603259.SH)应声跌停,仅一个交易日,市值蒸发超250亿元。即使其已向市场表示,“公司业务和运营一切正常”,但仍未“阻止”次日(14日)的跌势,最终收跌1.35%。截至9月14日收盘,该股年内跌幅已扩大至36.2%,市值累计蒸发逾1200亿元。

受此影响,重仓该个股的基金产品也“损失惨重”,其中,360余只产品(仅计算初始基金,下同)在9月13日悉数下跌,17只单日跌幅超过4%。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3日,有219只“药茅”重仓基的下跌幅度超过20%。

六成“药茅”基单日净值告负

据第一财经记者梳理,截至2022年二季度,全市场共有614只基金重仓持有药明康德股票,在已有数据的602只基金中,有超过六成的基金产品在9月13日单日净值回报告负,跌幅超过4%的有17只。

具体来看,天弘恒生沪深港创新药精选50ETF、大摩优悦安和A当日跌幅超过5%,而国投瑞银创新医疗、广发沪港深医药A、广发医药健康A、国投瑞银医疗保健行业A、富国中证沪港深创新药产业ETF等跌幅超过4.8%。

对于医药板块的大跌,广发中证全指医药卫生ETF基金经理霍华明表示,医药板块各细分赛道分化严重,创新药产业服务类企业(CXO企业)下跌较多,这是因为美国将签署一项国家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计划,内容主要是正向鼓励并增加美国本土生物技术的竞争力,但未提及负向惩罚的内容。CXO类企业大部分营业收入来自海外,故CXO二级市场受情绪面影响较大。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也认为,该计划引发了市场对于CXO的担忧,尤其是偏制造的CDMO(合同研发生产组织)回流美国的担忧,导致CXO板块大跌。但实际上该计划是美国重振供应链,制造回流政策的延续。此外,计划本身未涉及制裁某个产业或者公司,而是希望鼓励和倡议(非强制执行)壮大本土生物技术和生物制造。

“对CXO预计实质性影响有限。”在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看来,目前的全球供应链格局是全球资源要素配置、经济全球化多年运行的结果,而生物药生物制造转移回美国成本高,当前美国人力成本、制造成本高企,且建造周期也较长,整体效率较低,中国CXO的核心竞争力是工程师红利+制造优势(包括上游供应链配套等),成本优势突出,美国通过投资政策鼓励预计并不改变这一竞争优势,美国抑制高通胀和控制医保费用客观上也需要外包研发生产以降本增效。

公募眼中的“药茅”

作为CXO板块的头部企业,药明康德一直是机构扎堆重仓股。2022年中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末,共有137家基金公司的1621只公募基金产品持有该个股,持股总量达6.73亿股,持股总市值近700亿元。

其中,有99家基金公司的614只基金重仓持有药明康德股票,持股总量达5.32亿股。具体而言,中欧基金和景顺长城基金持有药明康德的数量最多,均超过6000万股;工银瑞信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等11家基金公司持股1000万以上。

相较于2022年一季度末,公募基金在二季度持有药明康德的数量减少了1.04亿股,其中,汇添富基金、富国基金、银华基金均减持了1500万股以上。此外还有366只基金将其剔除出重仓股行列。

从单只基金层面来看,持有药明康德数量超千万的基金产品有11只,其中,持股数量最多的依然是葛兰管理的中欧医疗健康A,其二季度增持190.03万股至6123万股,持股市值逾63亿元。

据记者查阅基金重仓持股记录,药明康德是葛兰“钟爱”的个股之一,其首次出现在中欧医疗健康A的十大重仓股中,是在2019年的四季报,并连续11个季度均位列其中;除了2022年一季度有减持举动外,其他季度均有不同程度的加仓。

排名第二位的重仓基金是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持股数量达3000万股。而景顺长城新兴成长首次重仓药明康德则是在2021年的一季度,持股2500万股;此后连续五个季度将其维持在3000万股,且均为该基金第六大重仓股。

记者统计发现,二季度增持药明康德数量最多的基金是易方达沪深300医药卫生ETF和嘉实环保低碳,分别加仓了235万股和211万股。而减持最多的是银华心佳两年持有期、银华心怡A、汇添富消费行业,均减持超过600万股。

药明康德边减持边募集

事实上,让药明康德处在风口浪尖的并不仅仅是股价的跌势。记者注意到,在互动平台中,多位投资者近期还就股东减持、高管薪酬较高、股权激励不透明等方面问题,向该公司董秘提出质疑。

记者注意到,药明康德近年来多次因实控人等股东大举减持而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5月上市以来,药明康德已有92次重要股东在二级市场的减持行为,变动数量合计3.3亿股,累计参考市值超过310亿元。

但在大笔减持的同时,药明康德也多次在市场进行融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上市以来药明康德A股合计募资125.16亿元。

除此之外,药明康德极具“竞争力”的高管薪酬待遇也是市场讨论的话题之一。例如,近期有投资者向药明康德董秘犀利提问,“药明康德2021营收为229.02亿元,而董事长2021年年薪2476.38万元,位列A股上市公司第二,这合规吗?”

对此,药明康德方面回应称,“作为一家全球化医疗健康行业的公司,管理层薪酬参照可比公司薪酬水平、综合物价水平和上年度基本年薪水平等因素按照收益与贡献对等的原则厘定。”

据2021年年报数据显示,药明康德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实际获得的报酬合计为7790.56万元。除了董事长李革外,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等9位高管的年薪均超过200万元。

资料来源:公司2021年年报

而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在制药、生物科技与生命科学行业的上市公司中,董事长在2021年的平均薪酬为143.74万元,而中位数仅不足百万。换言之,药明康德的高管薪酬在行业中也位于靠前位置。

对此,药明康德也在年报中指出,“如果公司薪酬水平与同行业竞争对手相比丧失竞争优势、核心技术人员的激励机制不能落实、或人力资源管控及内部晋升制度得不到有效执行,将导致公司核心技术人员流失,从而对公司的核心竞争能力和持续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

在公司看来,能否维持技术人员队伍的稳定,并不断吸引优秀人才加盟,关系到公司能否继续保持在行业内的技术领先优势,以及研发、生产服务的稳定性和持久性。

数据显示,自2021年7月中旬以来,药明康德股价持续调整,从171.97元/股的历史高位(前复权,下同)震荡下跌,频频跌破整数关口。截至2022年9月14日收盘,报收于75.32元/股,盘中最低下探至72.52元/股,创2020年6月22日以来新低,较历史高点已累计回落近58%。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