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数字普惠打通小微金融“堵点”,因行施策各家机构出实招

第一财经 2022-09-28 16:57:46

作者:徐燕燕    责编:石尚惠

一切创新和科技须在金融监管之下进行。

尽管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但银行业普惠金融数据亮眼,这与数字科技的助力密不可分。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人民币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余额29.91万亿元,同比增长20.8%;普惠金融小微贷款余额21.96万亿元,同比增长23.8%,全国脱贫人口贷款余额9794亿元,同比增长14.5%,上半年增加653亿元。

2021年12月底央行发布的《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22-2025年)》提出,要以公平为准则、以普惠为目标,合理运用金融科技手段丰富金融市场层次、优化金融产品供给,不断拓展金融服务触达半径和辐射范围,弥合地域间、群体间、机构间的数字鸿沟,让金融科技发展成果更广泛、更深入、更公平地惠及广大人民群众,助力实现共同富裕。

各家金融机构都在发力。以国有大行为例,今年上半年的业绩会上,六大行均提出了数字技术对普惠金融发展的重要性。多家银行还专门设立招聘专场,吸纳金融科技方面的人才。

近日,在“科创中国”第五届中国数字普惠金融大会举办期间,第一财经采访了多位行业专家以及金融机构人士,在他们看来,发展数字普惠金融没有标准范式,需要因行施策,但归根到底,要有针对性的个性化、多样化的金融产品和金融解决方案。此外,一切创新和科技须在金融监管之下进行。

数字普惠打通小微金融“堵点”

“金融机构做小微金融为什么难?第一个难是,金融机构要搞清楚究竟谁需要钱。第二个难是,如何鉴别哪些是好客户。第三个难是,贷出去的钱要怎么管。”银保监会党校原副校长、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正局级监事陈伟钢对第一财经表示。在他看来,数字普惠对于解决这些痛点起到了关键作用。

数字普惠金融是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的产物。近年来,金融监管部门连续印发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引导金融机构利用科技手段、信息资源,增强能贷会贷的服务能力,要求银行综合运用大数据等金融科技手段发展普惠金融。同时,各金融机构加大普惠金融领域数字技术应用等,发力于突破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障碍。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创始秘书长、中国银行业协会原专职副会长杨再平对第一财经表示,数字金融很大程度上能够满足不同生命周期的小微企业的发展需求。关键环节是要形成基于数字化的基础设施或者数字化程序,要形成有针对性的金融解决方案或金融产品。目前,绝大多数的数字化金融产品能够实现全天候、全覆盖,能够瞬时化、碎片化、个性化、多样化,做到诚信信贷,还做到金融+,也就是说除了金融还能提供附加服务,最后还能低成本。

“依托于数字技术的金融服务,很大程度上能够解决小微企业的难点痛点,但要把这种可能变为现实,关键是要有针对性的个性化、多样化的金融产品。”杨再平对记者表示,对于金融机构而言,要有数字化的金融产品和解决方案,包括资产产品、负债工具以及直接、间接融资工具。同时要体现出个性化,推出针对不同客户的不同认知、不同经历、不同金额、不同风险和不同价格的金融产品。

就区域性中小银行如何做好普惠金融,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信息官高峰对记者表示,一是扎起自己的篱笆,选好资源禀赋生态;二是充分利用数字技术;三是风控中台对于中小银行显得更加重要。同时,高峰认为,对于金融科技的一些前沿技术,不能盲目崇拜,全智能化并不是终极目标。做普惠金融不能完全相信机器带来的结果,还要加上人工的判断。人工智能或者金融科技等前沿技术,都是赋能金融发展的手段,但不是唯一。金融科技还存在伦理道德问题。

陈伟钢强调,发展数字金融,金融创新、金融监管、金融科技这三样缺一不可。“金融的生命在创新,金融的生存在监管。如果脱离了金融监管,很多机构就会假借金融创新的名义,做出很多名目繁多的产品,比如,多层嵌套,把简单事情搞复杂,让老百姓看不懂,监管的作用就是让创新合法、合规、合情、合理。此外,金融发展靠科技,不论是金融创新还是金融监管都离不开科技手段。”他说。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认为,尽管目前数字普惠金融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但还存在很多挑战。外部挑战在于,数据是普惠金融的基本要素,但要素市场本身还在建设当中,相关规则并不清晰,数据交换的市场还没有建立,定价以及数据所有权、使用权、法律约束刚刚才有,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征信管理条例这些和数据要素基础设施相关的法律制度建设刚刚开始。

而从内部来说,数字普惠最大的挑战来自金融机构自身的认知问题。“数字普惠金融是对传统金融彻底改造升级的过程,就像从自行车到汽车,不仅要花钱,还要学驾照,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涉及企业文化、金融机构战略、数字计划的调整等,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曾刚表示。

因行施策发展数字普惠

对于普惠金融这样一个世界难题,中国银行业通过数字化手段正在积极实践。通过科技赋能降低运营成本和风险成本,提高银行整体收益,让普惠金融不单是政策任务,而成为金融机构商业可持续的模式。

工商银行为了推动数字工行建设专门成立了平台金融发展中心。工商银行网络金融部平台金融发展中心副总经理李覃介绍称,目前中心正在做的两大主要产品一是工银“兴农通”App,是工行为服务国家乡村振兴、助力数字乡村建设,面向“三农”客群打造的专属“金融+”数字服务平台。目前服务已覆盖全国1700多个县域。二是针对平台金融推出了聚富通开放银行产品,通过整合全行金融产品与服务,为政务类、产业类、消费类、乡村振兴类平台提供具有场景化部署、集成化服务、定制化开发、全程化风控能力的综合金融服务,助力平台及平台上的众多中小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

农业银行网络金融部/三农及普惠互联网金融管理中心副总经理罗爱华对第一财经表示,普惠金融服务应该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产品,二是服务。以农行为例,在产品方面,农行设立了“农银e贷”线上信贷服务品牌,推出了一系列具有市场影响力的普惠金融产品。比如,针对小微客户的“微捷贷”、针对三农客户的“惠农e贷”、针对供应链客户的“链捷贷”等。在服务方面,农行坚持统一线上经营主渠道,通过个人掌银和企业金融服务平台两个主渠道面客,以此来降低普惠客户跨渠道迁移的学习成本,同时还可以把用户的线上经营和风险防控统筹起来。

罗爱华称,普惠金融服务既要统一,也要注重满足不同普惠客群的专属定制化需要。现在农行基于面客主渠道,已经实现了专属版本和专区的定制展示、精准推送。比如个人掌银端,面向三农县域客户推出了乡村版,突出“简洁、专属、优惠”的设计定位,8月份月活客户已突破一千万户;企业网银端,面向小微客户推出了代发工资专版,面向三农客户推出了“三资专版”等,有效满足了特定客群的普惠金融诉求。

邮储银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小企业金融部)总经理耿黎介绍了该行的“5D”体系,即数字化营销、数字化服务、数字化风控、数字化运营和数字化产品这五大体系。她表示,在智能风控方面,风控模型正在从人防向“人防+技防”转变,邮储银行构建了“客户画像+模型规则+风控策略+自动预警”的风控体系,结合客户经营情况、所处行业、所在区域,开展了丰富的模型演练,设定业务规则及策略,进行客户画像,提供相应的非现场预警。

耿黎对第一财经表示,邮储银行探索搭建产业模型。站在普惠金融角度,目前的状况是产业链上的大企业并不缺钱,真正缺钱的是产业链上下游两端的小微企业。要怎么把金融活水传递到产业链末端的毛细血管,让小微企业在产业链上能够更好生存,产业链金融能做的文章非常多。

中国银行业协会党委书记、专职副会长邢炜认为,发展数字普惠金融没有标准范式,需要因行施策,不同类型银行自身业务和资源禀赋侧重点不同。大型商业银行凭借雄厚资金实力和科技能力,立足于满足综合化、多元化、个性化金融服务需求。主动通过自建金融科技生态圈,迅速提高普惠金融覆盖面。地方中小银行可以充分发挥地缘、心缘、人缘优势,服务本地客户,但是需要通过大行科技输出赋能,以及开展跟科技公司的合作等方式,来弥补科技基础薄弱、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依托第三方应用场景获客,打造普惠金融的精品银行。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