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经济学家忧虑美联储矫枉过正,或导致一场本可避免的衰退

第一财经 2022-10-10 20:36:48

作者:李爱琳    责编:吴将

多位经济学家近期指出,抗通胀斗争可能引发不必要的深度衰退,认为现在是时候更谨慎地校准政策。

今年上半年,美联储还被诟病加息行动太迟幅度太小,而在连续三次75个基点的加息之后,坊间开始出现加息太快太猛的论调,不少经济学家担忧,美联储正试图用一个错误来纠正另一个错误。

上月,美联储上调联邦基金利率至3.00%~3.25%区间,过去三次会议累计加息225个基点,为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快加息步伐。

不仅如此,9月利率决议出炉至今,联储官员于不同场合透露,该央行或于11月1日至2日会议上第四次加息75个基点,直到明年年初将利率提升至4.5%。

值得一提的是,在以往的加息周期中,美联储通常偏好小幅加息,以便有更多时间来观察利率调整对经济的影响。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9月议息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美联储并未试图引发经济衰退,然而,对抗通胀的努力不能白费。

“我希望以一种无痛的方式来达成这一点,但并没有这样的方式。”鲍威尔坦言。

多位经济学家认为加息过急

然而,多位经济学家近期指出,美联储可能会将利率提高至超出必要的水平,且过快加息之下,联储官员无暇评估连续的政策调整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和效果,抗通胀斗争可能引发不必要的深度衰退,认为现在是时候更审慎地校准政策。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曼昆(Greg Mankiw)表示,美联储已经采取了激进的紧缩措施。“衰退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痛苦的,我认同鲍威尔所言,有些痛苦可能无法避免,但你也不想造成不必要的痛苦。如果是我,我会慢慢松开刹车。这就意味着,如果联储官员在某次会议上争论加息50个基点还是75个基点,我会支持前者而非后者。”

除了在大学授课,曼昆还任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波士顿联储以及纽约联储顾问,并于2003年至2005年期间担任美国前总统布什(George W. Bush)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对冲基金D.E. Shaw全球经济主管、纽约联储前副主席萨克(Brian Sack)表示,“当美联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时,加息75个基点行之有效,但当政策需要被更谨慎地校准时,问题就出现了,我相信我们正在接近这一时刻。”

花旗首席全球经济学家希茨(Nathan Sheets)同样忧虑美联储行动过度,他指出,目前联储官员对最新通胀数据更为敏感,“因为他们对自己预测通胀的能力完全丧失信心。”但风险在于,通胀具有滞后性,经济活动急剧放缓通常会延迟传导至通胀指标。

希茨举例称,近几个月来二手车批发价格维持下降态势,但尚未在价格指数中得到广泛体现,此外,房价和租金价格的计算也尤其滞后。

希茨认为,在放慢加息步伐之前,花较长时间等待通胀降温的证据,意味着货币政策将受限制,尤其是通胀回落本就是美联储非常确信会在未来几个月实现的目标。

最近一段时间来,包括大宗商品、货运和住房在内的一系列商品和服务价格开始走低。其中,通胀最大贡献者之一的住房市场自今年夏季以来迅速冷却。美联储加息直接导致30年期抵押贷款利率逼近16年高点7%,住房需求急剧下降。高盛经济学家预计,至明年年底,全美房价将下跌5%~10%。

曼昆表示,房地产市场看起来并不乐观,最终会蔓延至其他经济领域,“在某一时候,资产价格下跌也会导致同样的结果。”曼昆说。事实上,今年以来美国股债遭遇双杀,投资界主流策略——60/40股债投资组合今年累计下挫近20%。

市场仍押注11月加息75个基点

截至记者发稿,据芝商所利率观察工具(CME FedWatch Tool),11月加息75个基点的概率仍然高达78.1%,加息50个基点的概率为21.9%。

国泰君安首席市场分析师蒋亦凡并不认为货币政策具备转向条件,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美国劳动力缺口有显著收窄,楼市销量和房屋价格也已看到明显拐点,但强劲的就业数据显示劳动力市场仍将保持较强韧性,短期内经济难言进入实质性衰退。”他预计,至明年1月美联储将加息150个基点,其中下月维持加息75个基点。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佩里(Joe Perry)也对第一财经表示,9月非农报告令货币转向希望破灭。“鲍威尔坚持认为,美联储将牺牲部分就业换取通胀降温,然而利率从0升至3.25%似乎并未对劳动力市场产生太大影响,因此美联储可能会继续积极加息,除非通胀突然下降。”

13日,美国9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即将出炉,投资者将有机会获悉通胀的最新进展,市场预期,9月CPI同比涨幅将由8月的8.3%降至8.1%,9月核心CPI同比涨幅将从6.3%继续攀升至6.5%。

美联储矫枉过正了吗?

现在,官员们宁愿在加息方面犯错,也不愿重蹈上世纪70年代的覆辙,彼时消费者和企业预期通胀高企,物价持续上行。然而美联储一直在抗通胀和保就业中摇摆不定,以至于过早宽松导致通胀复燃,一路飙升至两位数。直至80年代初,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不得不持续激进加息,最终令经济陷入严重衰退。

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首席经济学家斯旺克(Diane Swonk)表示,美联储官员耗费大量时间研究20世纪70年代大通胀时期,试图避免同样的错误,“但它为一系列全新的错误打开了大门。”斯旺克认为,过度紧缩和紧缩不足都存在重大风险,“风险包括,金融市场对加息作出突然反应,经济活动进一步放缓,这些风险将令情况变得更加难以控制。”

安联首席经济顾问埃尔·埃利安(Mohamed El-Erian)近日也称:“美联储不仅要克服通货膨胀,还要恢复其信誉。所以,是的,我担心我们极有可能陷入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破坏性衰退。”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