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超亿台废旧家电去哪儿了?拆解工厂还没“吃饱”

第一财经 2022-10-12 18:25:44

作者:王珍    责编:李娜

当务之急是建立完善全国废旧家电流通环节的信息化系统,使“私拆”行为大幅减少,让产业形成良性循环。

家电以旧换新,促进了新的消费需求和废旧家电回收、资源再利用。此图由海信提供。

家住广州的姗小姐近日在京东上用以旧换新的方式,购买了一台空调。旧空调抵300元,她用不到2500元买下了标价近2800元的新空调。次日,拆机师傅上门拆卸旧空调,回收商家是嗨回收。之后,新空调送货到家。第三天,空调品牌厂的安装师傅上门装好了新空调。

目前,全国各地正在陆续实施新一轮家电“以旧换新”补贴政策,以刺激潜在消费需求,并促进废旧家电回收、资源再利用的循环经济发展。上一轮2009年左右启动的家电“以旧换新”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正值新的“换新”高峰期,这些数以万计的废旧家电最终去哪里了呢?

扩大正规的回收途径

国家有关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家电保有量已超21亿台,2022年预计报废量将超2亿台。这当中绝大部分是2009~2013年开展的家电以旧换新和家电下乡等消费刺激活动后集中进入报废期形成的。

姗小姐家的客厅空调就是其中之一,用了10多年,现在已经不能运转了。她家附近的小巷里,常年有踩着单车或三轮车沿街回收废旧家电的个体户。一块“上门收购空调、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电脑、热水器”的方形招牌,挂在车头。询问之下,个体户称回收一台旧空调也给300元。由于同时换新更便利,这次姗小姐就选择了在电商平台 “以旧换新”。

目前,废旧家电回收渠道比较分散。一是“收旧”的个体户、废品回收站、电器维修点等;二是京东、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或零售连锁店;三是家电品牌厂的销售、服务渠道;四是专业废旧电器回收企业。一位华南的空调专卖店老板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废旧空调中铜的价值较高,因此近几年社会上还出现了专门拆卸空调的“拆机佬”,他们都是“游击队”,哪个渠道需要,都可以去帮忙拆机;他们与各个渠道的销售人员互通信息,专做拆卸空调的活儿。

与个体户们回收旧空调后、想翻新推向二手市场不同,跟京东合作的嗨回收的拆机师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其拆卸下来的旧空调更多将回到环保拆解工厂进行资源回收再利用。

嗨回收的官网显示,运营“嗨回收”的是上海霖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嗨回收系统正式上线,与京东商城、格力电器、国美电器展开战略合作,2018年与苏宁易购展开战略合作,2020年成为天猫、拼多多、日日顺回收服务商,2022年与美的、联想等展开合作。

第一财经记者打开嗨回收的微信小程序看到,其回收品类中,大家电涵盖空调、洗衣机、冰箱、电视机,此外还有3C数码、电动车等的回收业务。如果选择空调、挂机、单冷、1.5P、不制冷/不运转的选项,会给出100元的线上估价。记者还尝试拨打嗨回收的服务热线电话,京东家电回收问题、闲鱼和天猫以旧换新问题在服务选项里,选项里还有合作加盟。

嗨回收官网显示,其业务已覆盖全国350个城市;回收师傅上门时身穿印有嗨回收 logo的工装。但到姗小姐家拆机的师傅并没有穿工装,可能是加盟商人员。不过,旧品回收后,姗小姐在京东上可查看回收单详情,包括回收单号、回收商家、回收师傅姓名和手机号。

据京东向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素材,截至2021年11月,京东家电回收业务已覆盖全国95%以上城市、乡镇等地区,含大小家电超30个回收细分类目。在2021年11月10日晚8-12点,京东家电以旧换新订单量同比增长5倍。

苏宁易购相关人士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苏宁易购渠道每年回收废旧家电大约100万-150万台,其中,空调残值较高,总量占比30%左右。

今年,商务部等7部门发布了关于开展家电以旧换新和家电下乡的通知。9月,广东省也发布了9-11月实施家电以旧换新的方案。无论是各部门还是广东省,都要求促进家电回收,鼓励电商平台、家电生产(销售)机构、家电销售企业与回收企业合作,制定家电回收补贴政策,确保落实家电“收旧”,如企业无法提供“以旧换新”证明,不得发放补贴资金。

街边的废旧家电回收个体户,在单车上挂块牌子就接业务了。此图由王珍拍摄。

拆解工厂多收三五斗

“这两个月(今年9、10月份)多收了2万多台废旧家电,同比提升约10%。”佛山市顺德鑫还宝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桂明10月11日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家电以旧换新补贴政策的实施,使废旧家电拆解工厂的回收量有所增加,实际效应还有待进一步体现。

鑫还宝是广东省具备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资质的五家企业之一,位于家电之都顺德。杨桂明说,鑫还宝具备拆解“四机一脑”(电视机、空调、冰箱、洗衣机和电脑)、小家电、废旧手机的资质一年合计6万吨,2021年实际回收拆解“四机一脑”3.3万吨,约100万台(套)。

据杨桂明介绍,回收个体户、旧电器维修店、废品收购站等,日常容易接触到城市小区的居民,是废旧家电的一手回收渠道。它们回收了废旧家电之后,一般先评估废旧家电的质量和功能。可以维修翻新的,维修之后当二手货卖掉;已经不能维修使用的,则拆出有用的部件作为配件使用或出售,比如电脑的硬盘、电源等;完全失去功能的产品,才会送到环保拆解工厂来处理,分解出金属、非金属(如塑料)材料,再循环利用。

“按照相关规定的要求,通过再生资源回收经营备案登记的企业可以回收经营废旧家电,但未取得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资格的,不能私自拆解,必须交由有资质的拆解企业。很多时候,它们会私收、私拆(废旧家电)。”杨桂明说。2012年,国家出台《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采用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原则,通过向家电生产商征收处理费用,补贴给正规拆解处理企业。至今,全国共有5批109家拆解处理企业列入基金补贴企业名单。

据统计,广东省2021年“四机一脑”的报废量达1400多万台(套),而广东具有资质的拆解企业2020年的回收拆解总量约700万台(套),也就是说得到正规拆解处理的约占50%,余下50%则流向了社会其他地方(大部分被私拆处理)。

除了从中间渠道商采购废旧电器,也有电器卖场、大型维修店与鑫还宝合作,将其仓库存放的报废家电交由鑫还宝处理。“我们对回收渠道商为主,直接回收社区居民的废旧家电成本较高,拆卸的人工一天就100多元,成本不太划算。”杨桂明说,他们回收的一般是完全报废的产品,像废旧冰箱,120升的回收价格约65元、200升的回收价格约110元。

不同于“私拆”,正规拆解工厂对废旧家电的处理是环保和规范的。比如,废旧空调里的制冷剂,在“私拆”时一般露天排放,会破坏臭氧层;拆解工厂则会做专业收集处理,并按照危废转移处置,避免环境污染。杨桂明建议,各地应当借助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实施的机会,加强打击废旧家电“私拆”的行为。他说,“我们规范运营与环保的成本很高,而拆解补贴资金下发迟缓且在逐年降低,正规的拆解企业越来越难生存。”

据企查查向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数据,中国废旧家电回收和拆解相关企业总量3388家,现存2044家。从年度分布上看,2018年新增317家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相关企业,同比增加46.8%,是近5年注册量增速最大的一年;近两年,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相关企业注册数量急剧减少,2020年、2021年分别同比减少21.1%、35.6%至250家、161家。2022年上半年,中国新增60家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相关企业,同比减少42.9%。

专业拆解工厂的废旧家电拆解生产线。此图由鑫还宝提供。

新循环产业还在路上

为了促进废旧家电回收和资源再利用,家电大厂纷纷入局家电回收拆解行业。

2022年5月,国家三部门下发《关于做好2022年家电生产企业回收目标责任制行动有关工作的通知》,多个知名家电厂商在列,海尔智家、格力电器、TCL实业的目标回收量均在400万台以上,长虹控股集团、美的集团、海信营销公司也有参与。

今年9月,海尔智家绿色再循环互联工厂在山东青岛莱西市投产,每年可拆解300万台废旧家电、再生改性造粒3万吨。海尔智家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22年截至8月底,海尔智家已完成废旧家电回收269万余台,将送往再循环互联工厂和其它正规拆解企业处理。

在莱西工厂,海尔智家定制的冰箱智能拆解线,能拆到铁、铜、塑料、铝、泡棉等原材料,提高拆解效率。该厂与高校、科研院所等共建再循环材料创新实验室、环境综合治理技术实验室、贵金属提取技术实验室等,共同攻关“绿色技术”;还联合家电、汽车、化工等企业,共同参与材料与产品设计,希望在产品设计之初就实现易回收、易拆解、易利用。

海尔智家聚焦废旧家电回收体系、拆解工厂、再利用体系、大数据平台等四大板块,利用其全国3.2万家线下门店、10万余名服务人员、100余个物流配送中心以及正在构建的3000家回收网点,希望可以为用户提供送新收旧一步到位的服务。

TCL入局较早,2009年在天津市设立TCL奥博环保有限公司,2012年又设立了汕头市TCL德庆环保发展有限公司。目前,以揭阳、汕头回收仓为中心,布局覆盖粤东地区的自有回收体系,预计2022年回收量可达60万台,同时珠三角等区域逐步建立市级回收仓。

汕头市TCL德庆环保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艾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规模化回收企业取代层级繁多的零散回收商贩是大势所趋,TCL已与多家线上线下的回收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天津奥博和汕头德庆每月回收约44万台各类型废旧家电,其中电视机9万台、冰箱5万台、洗衣机15万台、空调13万套、电脑2万套。

艾冰说,拆解工厂对回收的废旧家电先进行物理拆解,回收塑料、铁、铜、铝、玻璃等可再生资源,资源化利用率达90%以上。对于废线路板、制冷剂、润滑油、荧光粉等有毒有害物质,则交由下游有资质的危废处理企业进行无害化处置。目前TCL两家拆解企业的废旧家电年处理能力达469万台,累计拆解废弃电器电子产品超3100万台。今年TCL投建智能化、自动化的拆解基地,预计2024年处理量可达700万台,比2022年增长52%。

格力电器自2010年起,也相继在长沙、郑州、石家庄、芜湖、天津和珠海建立六个再生资源基地,拥有废旧家电拆解资质能力超1300万台,2021年处理废旧家电650万台(套)。据其今年的半年报,截至2022年6月,格力已累计处理各类废弃电器电子产品超4320万台(套)、报废汽车7万多吨,已转化再生铜料、铁料、铝料、塑料总计约65万吨。

美的今年亦加码绿色业务。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美的与家电回收企业、拆解企业合作,共建家电“回收-处理-再利用”的数字化体系。用户可在线上提出旧机回收需求,数字中台对旧机进行评估后,给予相应抵扣,降低购买新机的成本。用户选购好新产品后,工作人员上门送新拉旧。拉走的旧机经过分拣,被送至有资质的拆解企业,经过规范的拆解处理,实现资源再生利用。2022年截至9月,美的累计输送拆解旧家电超40万台,完成全年目标。

长虹控股集团的废旧家电回收、拆解业务主要面向西南地区,由2010年成立的长虹格润负责。长虹格润电废事业部部长陈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已创建“互联网+回收体系+物资回收平台+家电拆解中心”的产业链体系,废旧家电(“四机一脑”)回收处置能力达210万台/年。受经济环境影响,今年9月与去年9月相比,西南地区的家电报废量同比减少约20%-30%。他也呼吁,有关部门加强打击废旧家电的“私拆“行为,以利于环境保护和绿色拆解企业发展。

面对当前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现状,杨桂明建议,当务之急是建立完善全国废旧家电流通环节的信息化系统,让参与废旧家电回收、流通、拆解处理的每一环节都纳入系统规范化监管。当每台旧家电的去向都一目了然,“私拆”行为将会大幅减少。这样,专业拆解企业才能真正“吃饱”,从而也会减轻对补贴资金的依赖,产业形成良性循环。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