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海外市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独家专访城堡投资董事总经理:美国经济衰退不是大概率事件|连线·环球经济学家

第一财经 2022-10-26 13:17:13

作者:葛唯尔    责编:盛媛

乌比徳称,二战后的数据显示,美国平均每5至8年会发生一次经济衰退。鉴于目前的紧缩周期和全球经济面临的其他冲击,当前衰退概率或略高于平均水平,但并不意味着衰退是大概率事件。

美国经济会否陷入衰退?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是否将在明年转向? 

数据显示,美国9月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意外升至6.6%,刷新年内新高,美联储11月再度加息75个基点几成定局。不过,即便今年以来美联储推出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激进的货币政策,美国高通胀却未见退烧,拐点预期一再推后,利率终点预测不断上移。

全球对冲基金巨头城堡投资(Citadel)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安杰尔·乌比徳(Angel Ubide)在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在达到4.5%~4.75%附近后,将继续在顶位维持数个季度。在看到核心通胀降至3%以下的确切证据后,美联储才会考虑降息。在此期间,“失业率是一个关键变量。”他补充道。

同时他说,鉴于本轮紧缩周期前,美国经济基本面稳固,消费者、企业和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服务业的韧性有望支撑美国经济承受猛烈加息的冲击。美国GDP增速或放缓,但大概率不会陷入衰退。

安杰尔·乌比徳(Angel Ubide)

第一财经:你预期,本轮加息的利率终点会有多高?

安杰尔•乌比徳:短期内,我们预期此轮加息的利率终点将在4.5%-4.75%附近,这也符合美联储9月发布的经济预测。

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所言,在达到利率终点后,美联储将在一定时间内继续保持利率在限制性区域,从而令通胀压力逐步消失。美联储的目标是在几年内引导通胀缓慢而逐步地降至目标水平,而非急剧收缩。这也意味着,在利率见顶后,美联储不会立即降息。

第一财经:那么,将在顶点维持多久?

安杰尔•乌比徳:这是明年要考虑的问题了,我的预期是至少维持数个季度。

我们预计,伴随大宗商品价格走低,美国总体通胀有望于明年显著放缓。诚然,更具粘性的核心通胀恐在2023年持续高于3%。在此情况下,美联储将继续保持限制性的货币政策。在看到核心通胀降至3%以下的确切证据后,美联储才会考虑降息。当然,这也取决于届时实体经济的表现。

第一财经:现在,有不少观点认为美联储恐在明年底前开始降息。看来,你并不认同这一说法。

安杰尔•乌比徳:我们认为,美联储不大可能在明年启动降息。这主要是基于对美国经济前景的预测,伴随通胀逐步下降,美国GDP增速或放缓至1%~1.5%,虽低于潜在增长率,但大概率不会陷入衰退。

需要指出的是,这是截至目前的判断。若美国经济急剧恶化并发生严重衰退,我们将调整预测。

第一财经:哪些迹象可以表明,美联储即将控制住通胀?

安杰尔•乌比徳:我们需要同时看到通胀预期锚定和劳动力市场走软。目前,包括密歇根大学调查和消费者调查数据等都显示,美国通胀预期已较好地锚定至2%的长期目标,即这一指标并未继续拉高通胀。

现在的问题是,失业率恐怕还是太低,这也是一种经济过热的表现。因此,美联储需要看到劳动力市场放缓的迹象,包括非农就业新增放缓和失业率略有上升。

在满足上述两个条件的前提下,即使当时通胀水平依旧保持高位,美联储可以更有信心,通胀下降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第一财经:如何界定劳动力市场的疲软?它需要放缓至何种程度?

安杰尔•乌比徳:美联储会关注三个变量。

首先,是就业新增。每月30万的就业新增数仍太过强劲,可持续的就业新增速度约在每月5-10万个就业岗位。其次,是失业率。美联储认为均衡失业率约在4%。其三,是职位空置率,美联储希望看到职位空缺的减少,企业间无需在为争夺劳动力展开激烈竞争。

需要指出的是,鉴于就业市场的疲软反映至薪资增速的过程有一定的滞后,在此期间薪资增速或仍保持上升。然而,只要上述三项条件成熟,我们就可以相信薪资增长终将放缓。

第一财经:既然美国通胀放缓需要看到失业率上升、新增就业放缓,职位空缺减少。你为何仍预测,美国经济得以避免陷入衰退?

安杰尔•乌比徳:在通胀走低的过程中,虽然美国经济中商品消费和住房市场将出现萎缩,然而服务业的韧性将支撑经济基本面保持强劲,从而避免美国经济陷入衰退。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商品消费大幅增长,目前其增速仍高于历史趋势,而服务消费增速仍低于历史趋势。两者的增长趋势将逐渐收敛互换。

我们之所以认为服务业将保持韧性,是因为在进入紧缩周期前,美国经济基本面非常稳健,消费者、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都非常健康,消费者收入增长强劲,企业盈利能力喜人,银行业已降低杠杆。此外,房地产行业基本面稳固,并未出现好像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前的供给过度。

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经济比以往更能承受冲击。因此,即使面临激烈的紧缩周期,服务业作为重要的增长支柱,将支撑整体经济承受上述冲击。

第一财经:你认为,美国经济明显陷入衰退的概率有多大?

安杰尔•乌比徳:二战后历史数据显示,美国在某一年份陷入衰退的概率约为10%~15%,平均每5至8年会发生一次经济衰退。鉴于目前的紧缩周期和全球经济面临的其他冲击,我们认为当前衰退概率或略高于平均水平,但并不意味着衰退是大概率事件。

当然,一旦发生额外冲击,经济更易陷入衰退。

第一财经:哪些衰退预警信号值得关注?

安杰尔•乌比徳:失业率上升过快,将是一个重要的警告信号。归根结底,衰退风险通常是离散变化,即看似一切进展顺利的情况下陡然生变。因此,若失业率从当前3.5%-3.7%稳步升至4%~4.25%,大体是无碍的。但如果我们开始看到失业率加速上升的迹象,那么经济衰退的概率将迅速加剧。

举例来说,就业市场趋软的情况可以分为两类:一种情况是,全职工作失业后转而兼职打工。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虽然薪酬减少,但仍有能力支付抵押贷款等的账单。另一种情况则是遭到解雇后彻底失业,收入大幅下降,恐无法支付各类账单且必须减少消费。后者就是导致经济衰退的原因,这一个“从有到无”的快速转变。

因此,失业率是一个关键变量。

第一财经: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和经济学家正在预测,全球经济明年恐陷入衰退。你如何看待美联储紧缩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

安杰尔•乌比徳:这一风险不容忽视,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他国家所采取的政策。

以新兴市场为例,大多数新兴市场央行早于美联储开启此轮加息。事实上,几个新兴市场经济体已到达利率终点,开始暂停加息步伐。总体而言,新兴市场的基本面与过去相比更为坚实,其政策框架更具可信性和弹性。此外,大部分的债务以本国货币发行,因此美元升值或本币贬值对上述经济体的负面影响比以往要小。

而在欧洲,受能源危机影响,天然气价格急剧上涨导致的负面贸易冲击,使得欧洲家庭可支配收入和企业盈利能力受到严重影响,欧元区经济恐在未来两至三个季度陷入衰退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