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中期选举一周倒计时:拜登再次“炮轰”石油行业,被讽“竞选言论”

第一财经 2022-11-01 16:51:24

作者:高雅    责编:盛媛

距离11月8日的美国中期选举还有一周。

距离美国中期选举还有一周,石油企业再次成为美国总统拜登炮轰的对象。

当地时间10月31日晚,拜登在讲话中表示,在俄乌冲突中“谋取暴利”的石油公司“并没有遵循承诺在美国投资并帮助美国人民”,他威胁说,如果石油公司不为消费者降低汽油价格,就会被征收更高税额,并面临其他限制。

就在上周五,美国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发布季报,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Exxon)的季度净利润达创纪录的近200亿美元,雪佛龙公司的收入也与上一季度创纪录的水平相差无几,达112亿美元。

不过,美国石油协会将拜登的讲话称为“竞选言论”,并表示任何增税措施都可能适得其反。该协会首席执行官萨默斯(Mike Sommers)说:“石油公司并不负责制定价格,全球商品市场才是制定者。增税会阻碍新生产投资,这与需要的东西完全相反。”

投资咨询公司BCA Research首席美国政治策略师格特金(Matt Gertk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中期选举的临近,选民们正在做出决定,决定中期选举的关键问题是经济和通胀,而这两个问题目前都对执政党不利。

拜登再次向石油行业发难(来源:新华社图)

“竞选言论”?

这并非拜登第一次喊话石油行业。

今年6月,拜登写信给马拉松原油公司、美国瓦莱罗能源公司和埃克森美孚等公司的高管,要求后者解释为什么在获得暴利的同时不增加能源供应。今年7月,当全美汽油价格突破每加仑4.8美元时,拜登在社交媒体平台推特上再次发文称,希望经营加油站的公司能降低收费。9月,拜登再次警告美国能源公司不要利用伊恩飓风的影响来提高汽油价格。

10月31日,拜登在讲话中称,美国政府将与国会合作,制定可能的政策对策,让石油公司停止赚取“战争暴利”,履行责任的同时依然维持良好业绩。但在两党持续僵持的参议院,对石油行业征收新税的立法被批准的希望渺茫。

不过,石油行业对此一直态度冷淡。今年10月,产油国组织(OPEC+)宣布每日减产200万桶后,美国石油和天然气协会发文称:“白宫还剩下一个选择,而且是他们一开始就不应该拒绝的一个选择——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为抑制油价,拜登政府采取一系列行政令试图缓解高油价带来的影响。今年春天,在通胀高压下,拜登政府暂时解除了对高乙醇比例汽油的季节性销售限制。随后,拜登还宣布从美国战略石油储备中共计释放1.8亿桶石油,但此举对降低通胀的效果并不显著。拜登还放松了对化石燃料生产的一些规制,这扭转了他在2020年呼吁“逐步淘汰”石油和天然气的立场。

今年以来,美国的汽油价格一路攀升,在夏季创下了每加仑5美元以上的纪录,此后价格有所下降。根据美国汽车协会(AAA)10月31日最新数据,全美平均汽油价格为3.762美元/加仑,仍比拜登上任时高出50%以上。

格特金说:“在第三季度,拜登政府做了最后的努力,以期在中期选举前扭转颓势,主要集中精力对抗通胀。这一努力成功地稳定了拜登和民主党的民调支持率,但其支持率仍处于较低水平。随着进入竞选的最后阶段,拜登政府和民主党在经济方面的表现备受诟病,而这仍是选民最关心的领域。”

通胀仍是选民关注的焦点

由于支持率持续走低,拜登政府一直试图强调其经济成绩,弱化通货膨胀给选民带来的心理影响。

面对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白宫曾多次指出,通货膨胀是一种全球现象,并暗示解决通货膨胀问题是美联储的职责。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9月份美国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8.2%,高于市场预期。

另一方面,拜登在上周表示,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的反弹证明经济复苏“正在继续发力”。过去一年中,拜登政府还推动通过了三项经济相关的重大立法,分别包含1.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法案、2800亿美元的半导体和科学法案以及3900亿美元的气候支出方案,合计支出计划约1.7万亿美元。

但这些说法和成果都很难转移选民对通货膨胀本身影响的注意力。根据民调公司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五分之四的美国人说经济对他们的投票决定“非常重要”;四分之三的人“非常关注”食品和消费品的价格。

10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情绪指数录得59.9,比6月创下的最低点50有所改善,但仍然处于历史性低位。牛津经济研究所预测,随着2023年上半年经济衰退的到来,预计在未来几个月内,消费者的情绪将继续低迷。

美国罗格斯大学商学院金融和经济学教授朗戈(John Longo)表示,汽油和食品杂货价格是民众最为关注的问题,这是因为当消费者在购买食品杂货、在餐馆进餐以及在加油站给汽车加油时,他们几乎每周都会看到这些价格。

“通货膨胀需要数年时间才能不再是一个问题。较高的利率、供应链的改善、较慢的经济增长以及世界各地疫情的进一步减少,这些因素的结合才可能是使通货膨胀得到稳定控制的必要条件。”朗戈说。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