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区域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医企联合科创“硕果”频出,临床转化还需突破哪些瓶颈?

第一财经 2022-11-18 16:15:00

作者:邹臻杰    责编:计亚

医学技术成果转化领域的“堵点”也正在逐步被打通。

医企协作下,一批从临床诞生的技术成果将如何落地?

“我们与上海九院口腔科团队共同开发的‘AR可视化多功能口腔种植导航系统’,通过术前将患者口腔影像进行重建后,并在种植牙、根管治疗等术中以AR方式呈现。” 该系统相关负责人、上海诠视传感技术有限公司医疗事业部产品总监施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清晰的画面投射,可以给予医生即时、准确及可靠的手术指导。

施旭称,若是种植体位置偏差发生率高达80%且会引起神经损伤、感染等不良后果,“为提升手术精准度,我们听取临床团队的建议,逐步攻克产品开发中的难点,包括将影像从‘重叠’改进为‘跟随’,以及增加语音识别拍照技术,声控反应速度在60毫秒内。”

在2022上海国际生物医药产业周举办期间,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首次将一批医企协作项目进行了集中展示。

打通关键节点

施旭告诉记者,上述系统的另一则开发目的,在于该系统可以在Wi-Fi和5G移动通信部署下,实现远程医疗和手术教学场景的应用,“在一些优质医疗资源尚缺乏的地区,三甲医院团队的远程实时支援很重要,而术中图像资源的云端存储和共享,则可以进一步提升当地技能。”

“目前,该系统正在动物试验阶段。” 施旭说,而基于医企协作的前提,该系统的专利由企业和医院联合申请,“上海九院是第一申请人、我们企业作为第二申请人,以达到专利共享的目标。”

(图为“AR可视化多功能口腔种植导航系统”,邹臻杰/摄)

记者还注意到,另一则“MUSE内镜下胃底折叠术系统”,则是由多家沪上医疗机构协同企业参与的项目,该系统针对“胃食管反流性疾病(GERD)”开展内镜微创诊疗,也是疑难疾病精准诊疗攻关的代表。

该项目相关负责人、妙思医疗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医学工程师罗辉告诉记者,中国GERD患病率达到12.5%,为解决GERD患者临床痛点,公司引进以色列内镜技术,而该技术已经实现了国产化生产、研发迭代,其中临床医生发挥了巨大的推进作用。

“根据临床医生的判断,我们对诊疗中未被满足的患者需求进行了一一改进。”罗辉说,首先,是将内镜端口砧板的形状从“方形”改成了“弧形”,这一改进可以减少器械对患者黏膜组织的损伤;其次,是将内镜端口的“螺丝”固定改为了“销钉”固定,这一应急处理装置发明,可以缩短发生紧急状况时器械卡死的时间;再次,是增加了“指南针系统”,这可令医生清楚地知道器械进入到胃部后具体的位置,手术过程会更精准。

(图为“MUSE内镜下胃底折叠术系统”,邹臻杰/摄)

罗辉表示,此外,还有对于超声算法的改进,使得器械在超声信号传输中更稳定、数据积累更完善,“目前,该系统正在进行三期临床试验,预计最快可在2023年底前拿到产品注册证。”

企业与医生的联合攻关一直在进行。“有时企业独自埋头研发出来的产品,在临床端未必好用,这就需要企业结合医生判断,他们对于器械、设备有着明确的诉求。”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主治医师沈阳告诉记者,这也需要医企协作下去联合攻关,逐一实现。

沈阳举例,他们和企业共同攻关的“裂隙灯显微镜”,是眼科使用最为频繁的诊断设备之一,而超高清裸眼3D显示技术的应用,可以让医生更清晰地看到人眼部精细组织结构,方便诊疗,“该裂隙灯显微镜已经申请了发明专利,并在复旦大学附属金山医院,云南永平县人民医院投入使用。”

仍需更多操作方案

随着上述项目不断落地,医学技术成果转化领域的“堵点”也正在逐步被打通。

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主任王兴鹏就在17日表示,如何进一步把临床关键问题,与科创企业进行对接,最终形成服务于患者的药械产品,这就需要打造一个医企协作的创新生态,这包括了机制、人员、平台、基地等多重考量。

“机制包括了临床研究建设经费投入和绩效考核。经费投入上,我们已经明确,在临床研究领域学科及人才建设经费的投入要超过当年医院收入的2%,而在绩效考核上,临床研究工作的成绩也被纳入了年度院长绩效考核。”王兴鹏说,对于人员,则会开展协同创新专项、创新成果转化专项、创新支撑技能培训专项等,来进一步促进医企融合发展。

那么,医生团队应如何获益?17日,上海市科委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上海市促进医疗卫生机构科技成果转化操作细则(试行)》(下称《细则》),将医学成果转化在操作层面的做法、路径给予规定。

比如,《细则》提到“一般情况下医疗卫生机构可自主决定采用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不需报上级主管部门和市财政局审批或者备案”、“在确定价格方面,提出医疗卫生机构应当通过协议定价、在技术交易市场挂牌交易、拍卖等方式确定价格”等。

对此,一位高校技术成果转移办负责人告诉记者,一直以来,科学家如何获益是成果转化的最大“堵点”,这次《细则》规定了单位可以自主决定转让方式,将极大地释放公立医院的创新能力,但也要特别注意,由于决定权在单位而不在临床医生团队,则需要避免后续在审核、流程上作过多的设置。

该负责人还表示,不少临床医生团队未必能找到合适的企业方,因此,需要一些第三方协会承担起一定功能,如组织医企双方供需对接,举办技术成果路演等,“同时,第三方协会也可以起到‘防火墙’的作用,对于医企双方都具有背书意义。”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