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 影视内容与投资趋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从《喜剧大赛》走到千人专场,刘大锁的喜剧明星梦与路

第一财经 2022-11-22 11:59:55

作者:徐燕燕    责编:李刚

Sketch的突然火爆让一批默默无名却才华横溢的喜剧编剧和演员脱颖而出,大锁就是其中之一。

“节目第三分钟,观众们一声爆笑和欢呼出来,我就意识到,稳了。”喜剧演员刘大锁(下称“大锁”)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2022年11月12日,大锁的sketch(素描喜剧)专场《差一点好笑》在北京世纪剧院首演。演出阵容中,还有同样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下简称《喜剧大赛》)中大放光彩的宋木子、合文俊。千人场馆,座无虚席,打磨了一年的12个节目,一个接一个“炸了”,现场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2022年1月7日,《喜剧大赛》第一季第12期上线,这款口碑和热度持续飙升的喜剧综艺抵达终章,一场颁奖典礼将这场缠绵三个月的盛宴推向最后的高潮。

这个节目让大多数看着小品、相声长大的观众,认识了Sketch(素描喜剧)这种源自欧美的喜剧形式——类似国内的小品,需要在3、5分钟内由演员在固定场景中完成喜剧表演,笑点密集,脑洞清奇。不同之处在于,前者需要把一个创意在很短时间内迅速升级三次。

Sketch的突然火爆让一批默默无名却才华横溢的喜剧编剧和演员脱颖而出,大锁就是其中之一。他创作的《时间都去哪儿了》《偶像服务生》等是当季最“出圈”的作品,后者因网上4亿的热度,斩获2021年“年度最受观众欢迎喜剧作品”。上台领奖的时候,大锁泣不成声,台下也几度红了眼眶,当时他30岁。

他坦言,《喜剧大赛》就像是自己投给整个影视圈的简历,被大家看到了。但他也很快意识到,自己“火”的程度非常有限,只在特定范围、特定圈层才被认识。在整个影视圈的洪流中,他依然只能等待被挑选。

比赛结束后这一年,大锁很忙,拍了网剧,上了新综艺,开了千人喜剧专场,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坊。不外出的时候,他几乎每天都到公司,“霸占”一个会议室,常常从中午持续到半夜,甚至后半夜,专注于他认为是安身立命之本的喜剧创作。

大锁的目标是成为喜剧明星。他对“喜剧明星”的理解是,有现象级的作品,像沈腾、马丽那样的国民大咖。

25岁从银行裸辞,告别金融圈逐梦喜剧圈后,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朝着这个目标。

“刘大锁飘了,他敢卖880”

11月12日,在专场演出结尾大合照环节,主持人让大家点亮手电筒,千人剧场,星光点点渐次亮起。回到休息室后,大锁抱着老板和演员,嚎啕大哭。“第一次觉得,面对这些光亮,自己不再是旁观者。”他说。

这场名为《差一点好笑》的喜剧专场,在大麦网的评分达到8.6分,与孟京辉工作室的经典爱情作品《恋爱的犀牛》持平,开心麻花的《乌龙山伯爵》则是8.9分。

演出后,大锁接到了一位影视界前辈发来的微信,对方盛赞这场演出,还在朋友圈为他做起了口碑宣传,当晚就有十多位明星朋友前来询票。一直以来承受的压力,终于释放了。

做专场是大锁一直以来的梦想,今年年初终于提上日程。他承认,这是《喜剧大赛》“火”了之后,市场对他的认可。不过,当“惊喜”到来之时,他“差一点没接住”。

“完全懵圈了。”在他的刻板印象中,sketch线下演出,500人的剧场足够,简单置景,甚至服装都不换,穿统一的队服。直到接到公司的策划书才发现,平台大、剧院大、票价贵。“我能配得上吗?”大锁说。

专场的最高档票价定到了880元,这几乎是国内话剧最高档的定价了。“因为票价的事,一开始我非常焦虑,焦虑到最初的一个半月,每天干瞪眼到凌晨四五点睡不着,担心自己的表现不值得票价。”大锁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开票之初的一个意外更是让他心情跌落谷底。由于有的观众网上买票不可选座,立即掀起了强烈的网络舆论。大锁被骂“飞”了,一些喜欢他的观众觉得他在“割韭菜”,有人说“刘大锁飘了,他敢卖880”,还有人说“什么样的咖才敢卖880的票,还不让选座,我一个开盲盒的心态,万一给我一堆尬玩意儿怎么办?"那两天,粉丝退群的退群,脱粉的脱粉。

“一切都是被逼着往前走。”大锁说。

千人的sketch专场,国内此前没有过,没有可参考效仿的例子。历史上最有名的一段“失败”往事是,某场全国瞩目的晚会从200人的演播室搬到了北京工人体育馆,失去和观众亲密互动大联欢的氛围,遭遇了滑铁卢,受影响最大的,便是小品类喜剧节目。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们选了一个座位间隙小的场子。为了将舞台进一步聚拢,两侧还放了一些置景,用长椅和路灯搭建了一个街区;两块LED屏将在中场换装时,播放提前录制好的小片,保证气氛不掉。

表演的调度也要拉大。过去多数sketch演出,演员都是“站桩”输出,因为大多数线下sketch演员不是科班出身,肢体表达没那么丰富。再者,小剧场拉不起大调度。大锁说,专场全部选择了可以拉出大调度的本子,再融合一些效果更“炸”的歌舞形式,争取把舞台填满。不过在内容方面,他依然坚持以语言包袱来逗笑观众,“歌舞只是锦上添花”。

首演那天,第一个节目开始3分钟后,现场爆发了第一次爆笑和掌声。大锁一下释然了。随后的12个节目一个接一个“炸”,现场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结尾大合照,满场星光摇曳,气氛欢腾。他转身擦去了眼泪。

“这种成就感,是演100场小剧场比拟不了的。”大锁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我见过大海,回不去了”

和很多喜剧演员一样,大锁并非科班出身,读书时学的经济学,毕业后在银行工作。25岁,他决定辞职,正式逐梦喜剧圈。

入行没多久,因为会写“梗”,他被看中。2017年,优酷网综《脑大洞开》上线,这是一档明星与素人神回复、比拼脑洞的脱口秀综艺。大锁以素人身份四次夺下脑洞王,从此走上台前,随后又连续上了湖南卫视《天天向上》、江苏卫视《一站到底》等几个国民度较高的综艺节目,小火了一把。

不过,随后几年又陷入沉寂。他转战线下,却因为和伙伴创作理念有分歧,最终不了了之。2020年疫情来袭,生活一度陷入窘境,他不得不重回幕后,做起了综艺导演。

他记得,在一场综艺节目的录制现场,看着曾经一起搭档过的嘉宾以及取代他的新人,而他只能在台下举着牌子示意观众们鼓掌,心中五味杂陈。这一幕被台上的杨迪看到,现场“cue”了他几次,希望能够多给他几个镜头。但他清楚,这些镜头不会出现在正片里。

回想起这一幕,他总是感谢自己当初坚持下来。“见过大海”的他,已经无法放弃梦想。

转机出现在2021年初,《喜剧大赛》来了。当时参与者们并未预期节目会如此火爆,而且录制接近第二轮的时候,第一期节目才上线。大锁说,“当时大多数选手参赛时,并没有太多的得失心,只是向着各种丰富的呈现、自我的表达、如何好玩有趣努力。”

在《喜剧大赛》第一季中,他的作品紧扣热点话题,从现实中的细微小事切入,用脑洞大开的表现形式,最大程度的引发观众的共鸣。《偶像服务生》辛辣讽刺了“饭圈”乱象,《时间都去哪儿了》刻画了深陷拖延症的年轻人们。前者因全网4亿的关注度,斩获“最受观众喜爱作品”。上台领奖的时候,大锁泣不成声。

他感慨的是,作为喜剧创作者,终于被人看见。“腰部演员”的春天来了。

节目主办方深谙流量密码,第一季结束的那场颁奖礼,更像是一场面对面的招聘大会。正午阳光、柠萌影业、花儿影视、华策、坏猴子影业、稻草熊……业内最知名的影视公司、制作公司的大佬悉数到场,甚至有人现场带着影视合约来,做足了诚意,也做足了节目效果。

繁华落幕后,何去何从。是喜剧当作一个跳板,借着节目的热度,疯狂接戏挣钱?还是回到之前的状态,单纯做喜剧,每天担心卖不出票。

大锁想清楚了,他要做喜剧明星。对于这个词,他的解释是,“大锁在喜剧届是有一号的”。像沈腾、马丽,都是通过喜剧作品进入大众视野,但是真正成为有国民度的演员都是在现象级作品之后。“我很想复制他们成功的道路,这也是我努力的目标和前进的方向。”

大锁的“喜剧野心”

喜剧大赛之后,大锁不断有优秀的作品产出。除了做专场巡演,他还建立了自己的新喜剧工作坊,核心团队有宋木子、合文俊、史炎。背后的资本方是大锁所在公司海西传媒。

自从《喜剧大赛》带火了sketch,全国各地涌现出不少喜剧厂牌。但做演出的并不多,大多数还是选择了更前端的to B的培训,或是接一些平台、卫视的商务,to C端则主要是针对喜剧爱好者的个人培训。如果只是选择面向普通观众做线下表演,由于缺乏好的内容和演员,要么风险很高要么难以做大。

大锁的“野心”主要是在做表演上。他的目标是能够做出像陈佩斯的《托儿》、开心麻花的《乌龙山伯爵》那样,能够演几百上千场,“走到哪儿大家都争相看一眼的东西”。为此,他首先要培养一批专门从事巡演的演员,以及参与共创编剧,为线上、线下一起创作。“现在常驻的5个人,最终预期10人左右,必须是能编又能演,有二创能力的。”

他也没有放弃线上。他非常清楚,线下是打磨作品和保持创作能力的根基。而线上则是被更多观众更快认识的出口。

从同业来看,笑果文化依托《脱口秀大会》《吐槽大会》,让团队成员每年有稳定的露出。此前,本山传媒、德云社都走过类似的发展路径,即一个人出名后,利用线上节目,带火整个团队。而反观《喜剧大赛》,因为选手不全是来自米未公司,演完后“各回各家”,第一季出现的选手,大多不再参与第二季,因此节目本身虽然成为爆款,但单个演员的热度却难以为继。

2016年,带他进入娱乐圈的第一任老板面试他,他说,没有什么目标,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就知足了。但老板告诉他,干这行没有“野心”,成不了气候。“你就要表达自己的 ‘野心’,因为一旦说出来,立下flag,就有动力去完成它。”大锁还记得老板这句话。


对话刘大锁:喜剧来自对生活极致的观察

第一财经:去年你在《喜剧大赛》上出圈的作品,很多网友评论说,“仿佛在自己家里开了监控”“就差报自己的身份证了”,你对生活的观察引发了观众的共鸣,你拿捏热点和创造热点的能力是怎么来的?

大锁:我是个比较善于观察总结的人,经历一件事情,就想总结出根源是什么。我喜欢走路、坐地铁,看众生百态,上班看看同事们的工作状态。比如,有时候不经意地瞟见地铁上的一个人的微信聊天记录,就会脑补出一个他的生活情节。

第一财经:你现在火了,工作也忙起来了,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去观察生活、打磨剧本么?

大锁:当然有,我每天工作再忙,还是在坚持创作。今年以来线上线下的加起来,跟观众见面的已经将近30个本子了,平均一个月两三个。这一两年市场不太好,综艺、影视的机会比之前少了很大多。我就是一个小蚂蚁,天冷的时候多储存点粮食,即使冬天来了也饿不着。

大锁

第一财经:除了对生活细致的观察,有没有什么方法论,或者说有意识地练习?

大锁:我确实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但我会看比如莫泊桑的短篇小说、一些科普书籍,还有一些讽刺性、哲理性的短片以及创意广告等等,从中汲取灵感。比如最近有个本子,是看了“无穷小亮”(张辰亮)的《海错图笔记》,总结出了喜剧点,这种内容更容易让观众耳目一新。此外,就是学习别人的经验。比如,最开始做sketch的时候,是跟六兽、小鹿他们一起,学习他们的创作思路。

第一财经:其实热点话题就那么多,很多创作者都会关注,而且很多热点话题一年又一年总在重复,比如,拖延症这个主题,已经讲了很多年,此前也有以此为题的作品,但为什么《时间都去哪儿了》才是第一个“出圈”的?你觉得你抓住了哪一点,打动观众?

大锁:思考的方式和切入点不一样。之前很多小品的创作逻辑是去找“误会番”,去找一个离奇的冲突来演绎,在现实中既不合情也不合理,这种东西就没有共鸣。《喜剧大赛》的多数作品之所以受欢迎,就是从社会的观察来切入,而不是先设置一个离奇的东西再去解释,好比为了一个谎言,而设置更多谎言去掩盖它。

第一财经:你在创作时,有想过立哪种人设、形成什么风格吗?

大锁:创作是一件很主观的事情。你要是说这风格是怎么形成的?有的时候是被逼出来的。我参加喜剧大赛之前,也没想过自己立什么人设、什么风格,但是赛制一番一番在那里摆着,你就得不停地往前走,就会主动get新东西,否则就会被淘汰。

第一财经:从小到大,影响你最大的喜剧人物或者喜剧流派是什么?

大锁:我今年创立了工作坊,招聘的时候设定了一个问题,“你最喜欢的喜剧人物是什么”,但凡填写范伟、范德彪(电视剧《马大帅》中的角色)的,我都让他们进面试了。因为我觉得,范德彪是中国喜剧史上巅峰的人物,我个人非常喜欢。你看范德彪不怎么笑,但是看他那种特别严肃的、一本正经的样子,你就会笑。我喜欢那种对生活的极致观察和极致塑造,不张牙舞爪,不吵不闹的那种。赵本山、范伟都是一本正经在搞笑的人。最近流传一句话,喜剧的尽头是赵本山和《猫和老鼠》,他们是最早已经把经典模式演明白的人了,这也是我从小耳濡目染的东西。

第一财经:说了你喜欢的创作风格,说说你不喜欢的吧?

大锁:就是一些缺乏对生活观察的作品,机械地认为只要抓住某一圈层的嗨点,就一定能出圈。再有就是在结尾强行“上活儿”,要警惕这一点,可能就是喜剧里新形式的煽情。

第一财经:煽情或者“上活儿”有什么不好吗?

大锁:那些强行煽情的作品,大都是因为创作者在结尾找不到一个更好的喜剧“升番”,只能选择绕过去,用煽情来收尾,实际上是给观众一种道德绑架感,我都这么惨了,我都这么煽情了,你都不投票,你都不笑,你还是人吗?上活儿也同理,给人营造一种我在喜剧演员里面舞蹈跳得最好,在舞蹈演员里面Rap(说唱)说的最好,在Rapper(说唱歌手)里面喜剧演的最好的错位感。“活儿”需要和内容有机融合在一起,比如小婉和管乐最近做的青蛇和白蛇(《喜剧大赛》第二季作品《千年就一回》),那个融合的对。否则,光上活儿上的热闹,实则要么是编剧偷懒了、要么是演员偷懒了。

文章作者

相关阅读

掘金四大赛道 13家券商2月“金股”出炉

昨天 10:49

趋势中的趋势 | 从市场、政策、资本三大角度,读懂消费领域6大赛道新锐趋势

作为先行者,我们还能如何为消费行业的2023开启前瞻?

01-19 14:30

财经世界,就地起范儿!2022金投赏创意节第一财经专场举行

本次专场以“财经世界,就地起范儿!”为主题,呈现了第一财经如何用财经视角洞察社会生活,帮助当代年轻人用理性态度看待中国经济,用知识分享寻找中国发展机会。

2022-11-26 19:59

数智金融,联通未来:进博会毕马威金融服务专场

在进博会服务贸易展区毕马威也在呈现数字化变革与金融机构转型、对外开放与金融市场等议题,分享毕马威针对金融服务领域的最新成果及服务产品。一、银行业高质量发展趋势 毕马威中国金融业战略咨询服务合伙人洪夙在进博会毕马威展台作了题关于银行业高质量发展趋势的分享,从多元化利润来源推动轻资本经营、国际业务开展、打造特色长板、客户经营、构建公私联动的场景金融模式、产品经营、数字化线上化、风险经营等方面探讨中国银行高质量发展趋势话题,分享了银行业发展洞察和专家建议。

2022-11-07 15:11

文创上海创新创业大赛启动,米哈游和开心麻花有话要说

首届“文创上海”创新创业大赛暨外滩创客大会,米哈游将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参与,上海开心麻花旗下一个新设子公司也报名参赛

商业创新与公益文明
2022-11-01 13:49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