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中小实体企业数字化融合,平台大有可为

第一财经 2022-11-28 21:34:59 听新闻

作者:翁一    责编:任绍敏

平台需要进一步开放生态,通过平台开放、技术工具和生态协同等路径,加速服务业数字化,为中小实提供人才、技术、基础设施等一系列服务,利用前沿数字技术深度融合工农实体。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数字中国研究院联合蚂蚁集团研究院发布国内首份中小企业数实融合报告《以小“建”大——2022年中小实体企业“数实融合”新趋势观察》(下称“报告”),对数字技术与中小实体企业的关系及融合趋势做了剖析与预测。

大势所趋

报告表明,当互联网进入3.0版本时代,所有行业都将被嵌入数字技术生态之中,所有行业发展都将受数字技术推动。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数字经济现代市场体系的建立,已是潮流所趋。党的二十大报告亦指出,“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

而中小实体企业(下称“中小实”)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中小实是国民经济发展的“毛细血管”,更是稳住就业底盘的主力军。相比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如火如荼,中小实的数字化转型却严重不足。据艾瑞咨询调查,2019年我国中小企业总数在1.2亿左右,其中接入移动互联网商业模式O2O(Online to Offline)平台的数量占比不及10%,而拥有智能设备的中小实数量还要再减半。根据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发布的《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分析报告(2020)》,89%的中小实处于数字化转型的探索阶段。由此可见,中小实数字化转型,即“数实融合”,系当下数字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

平台作用

 中小实数字化融合,离不开平台。推动中小实数字化转型,首先得理解平台与中小实在数字经济中的关系。平台是多维立体结构和复杂生态,商业生态极其丰富,为各行业提供的是相对统一的标准化制式服务,具备的是宏观知识,创造的是矩阵价值。平台经历20余年发展,已成为改变世界的商业模式。中小实基于一种管道模型,在自身领域具有不可替代的专业性和精准性,具有卓越的地方知识,创造的是传统线性价值,正是无数中小实编织起市场经济之网。

 在中小实数字化转型初期,数字化矩阵价值对传统线性价值构成巨大冲击,平台笼罩一切,中小实相对被动,部分中小实甚至沦为数字化转型的局外人。随着转型不断深入,中小实的生存与发展将完全系于数字化,有些中小实将天生数字化,数据已然成为中小实核心资产。一旦到了数字经济发展的深水区,之前平台单方面发力所形成的单边效应,将演变为由平台与中小实共同发力(不仅仅是平台对中小实产生影响,中小实也将反向影响平台),从而形成具有更大经济效益的交叉效应,也即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两者由之前的“单向奔赴”变为“双向奔赴”,在此,宏观知识与地方知识彻底合流。

平台和中小实共同发力形成交叉效应可以理解为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两者构成了数实融合的一体两翼。一方面,产业数字化的重心在转移。数字经济的主战场已从消费互联网(to C)领域转移到了产业互联网领域(to B),传统的企业经营模式和行业发展特征被重塑,新一轮数字化红利顺着供应链向上延伸,聚焦“入口”和“渠道”,推动实体产业全要素生产率持续提升。另一方面,随着数字基础设施不断升级完善,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5G、区块链、云计算等数字技术快速发展并向经济社会生活全面渗透,新技术应用场景不断丰富,技术迭代和产品创新速度加快,数字产业化的基础不断巩固,实现数字化转型的各个具体行业反向推动平台继续变革。

如何转型

中小实如何实现数字化转型,即数实融合的具体路径,须循着中小实在转型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进行摸索。

中小实数字化转型有如下困难:

首先,投入意愿低。毋庸讳言,大部分中小实对数字化改造尚处于围观状态,对于能否盈利心存顾虑,疫情防控又进一步抑制了在“非刚需”上的投入意愿。

其次,受限于技术水平和人才储备。中国社会科学院私营企业主群体研究中心2022年发布的《中国县域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报告》显示,人才短缺和技术门槛较高是不同企业数字化转型共同的痛点和难点。

再次,数字化服务商SaaS也一度不愿意在中小实身上投入太多。数字技术一般通过通用型技术发挥数字经济优势,而中小实分布行业广、异质性高、业务需求复杂多样,利用数字技术的经验和盈利能力有限。

最后,数字生态不健全也导致中小实数字化转型受阻。区域和行业良好的数字生态需要紧密地适应、嵌入产业生态体系。但现实是,数字化服务商不懂行业、行业实体企业不懂数字化技术的现象非常普遍。

前文已述及平台与中小实在数字经济中的关系,针对上述具体转型困难,特别是痛点和难点,平台大有可为。总体而言,平台需要进一步开放生态,通过平台开放、技术工具和生态协同等路径,加速服务业数字化,为中小实提供人才、技术、基础设施等一系列服务,利用前沿数字技术深度融合工农实体。

其中,助推SaaS服务市场腾飞方面,平台应承担更多责任。由于SaaS服务商需要的云计算、数据库、图计算等技术底座,属于底层硬核技术,投入大,回报周期长,是正在起步阶段的创业团队所无法独立承受的,但却是互联网平台企业一直在持续探索与深耕布局的领域,也因此,“以数助实”成为平台天然使命。以支付宝为例,其开放平台已经开放技术接口和插件1300多个,提供了丰富的SDK等工具,搭建开发者学习交流平台。有超过1.1万数字化服务商活跃在平台上,为客户提供数字化服务,降低了小微商家应用数字化工具的门槛。 

针对人才短缺和技术瓶颈,过去两年,数字技术人才出现从平台回流到制造业的新动态,这是一种已故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耶克所言的“自生自发秩序”。 这一新动态有两条“支流”:一是平台技术人开始跳槽到工厂,甚至矿山,试图用科技改变老旧行业,在制造业里寻找前沿科技加持下的新的应用场景和落地商用机会;二是平台加速和制造业企业在数实融合上的合作,平台工程师和产品经理们越来越多到制造业一线去,将工位搬到工厂。来自有着互联网背景的数字化人才下到车间和工厂,“接地气”的过程使得自动化和算法开发更能贴合应用场景, 能够帮助企业解决一个个实际具体问题。通过平台“向下生长”和数字技术人才“进村入厂”,逐步渗透到中小实,拉动乃至倒逼各行各业上下游中小实提高数字化程度,起到溢出效应和正外部性。

在降低中小实数字化转型门槛和成本方面,低代码开发技术这一数字化工具真正做到了“好用不贵”,迎合了中小实现实考量和实用心理。最典型的低代码开发技术就是从平台里衍生出来的小程序,它具备易变更和可拓展优势,对于制造业涉及的工厂研发、品质管理、出货、验货诸多流程,应用量极其广泛,越来越多的中小实采纳了该工具。低代码开发技术表明,数字化工具的轻量化和低成本化是实现中小实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方向,其更深远影响还在于,数字化工具开始朝生态化的方向前进,推动中国数字化服务商的崛起,以及中国SaaS市场的高速发展和DaaS(数据即服务)的兴起。

SaaS市场兴起、数字技术人才“进村入厂”、低代码开发等,无一不是促进中小实数字化转型切实有效的方式方法,从而改变“大企业唱戏、小企业围观”的状况。

观念变革

美国科学哲学家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提出,在科学革命的时刻,会产生一种范式转移;旧的“范式”,亦即一种旧的看待现象的观点、旧的理论、挂在旧的理论之下的研究方法,会因为面对现实的“不可通约性”,或者说无能为力,无情地被具备“可通约性”的、新的“范式”所替代。

当下中国中小实正在经历这种范式转移。人面对落日余晖,会不禁想起旭日东升时的朝气蓬勃,恋恋不舍,不肯离去,不少中小实也有这种心态。然而,时代已由消费互联网阶段进入产业互联网阶段,数实融合已呈不可逆之势。

是故中小实需要进行自我观念变革,改变传统思维模式,尽早觉醒,树立“数据意识”,提升数字化意愿,奋力加入到数字化转型的巨流之中。只有抱持长期主义,主动融入,才能真正实现转型。

中小实应充分意识到,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已成为新型生产要素,甚至是核心生产要素,这是“数据意识”觉醒的关键。对数据进行加工、分析和挖掘,不仅能为企业的经营决策提供科学参考,还能让企业快速响应市场变化,提高生产管理效率,优化企业流程。以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等为代表的新科技革命,在数据存储与采集、数据库、算法与交互等方面都带来了新的能力,必将驱动企业生产模式向数据驱动转型升级。中小实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要有打破现有产业壁垒和产业边界的心理准备,更有勇气打破,最终实现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非一时兴起,亦非一蹴而就。数实融合是技术进步与经济发展交互下的必然产物,是经济发展到产业互联网阶段的最新方向,是国民经济乃至全球经济未来发展的大势所趋。

 面对数实融合,平台需要一如既往地发挥其平台作用和平台价值,为中小实数字化转型做好铺垫和助力工作,中小实则亟待自我观念变革,树立“数据意识”,以长期主义拥抱数字化转型,最终实现范式转移。

(作者系数字经济智库高级研究员)

文章作者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