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唐山20家经营者申请行政调解 向康菲索偿污染损失

一财网 2012-08-31 09:51:00

责编:群硕系统

8月28日上午9点56分,一个装满法律文件、编号为ET531028824CS的大邮包,从河北寄到了国家海洋局收发室。唐山浅水湾浴场20家经营者以申请行政调解的方式,向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索偿污染损失。

8月28日上午9点56分,一个装满法律文件、编号为ET531028824CS的大邮包,从河北寄到了国家海洋局收发室。唐山浅水湾浴场20家经营者以申请行政调解的方式,向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索偿污染损失。

唐山湾国际旅游岛浅水湾浴场,原属河北乐亭县管辖,是著名的海滨休闲度假旅游区。这里沙细水净、波浪拍岸,海阔天高、风景宜人,每年接待京津冀等地数十万游客。

2011年6月,美国康菲公司开发的蓬莱19-3油田,在渤海发生严重溢油事故,原油大范围扩散,向北偏西即唐山方向漂移。随后,唐山浅水湾岸滩等处大量出现油污。7月19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发布信息:浅水湾浴场发现来自蓬莱19-3油田的零星油污颗粒。

当地人拿出来一个证物:金海度假村里斑斑点点、布满油污的一双拖鞋。这真实再现了浅水湾去年盛夏溢油污染的状况。它无声地告诉人们:无数油污颗粒相聚合,量变引起质变,那就不再是什么颗粒;康菲溢油对渤海生灵的戕害、对生态环境的摧残,绝不象颗粒一样可以被轻描淡写。

渤海特大溢油波及浅水湾一事被广泛传播后,公众纷纷取消唐山海滨旅游计划,给正处黄金期的浅水湾旅游带来了致命打击。游客一天比一天减少,门可罗雀、生意惨淡。到了去年8月28日,整个景区因亏损太大,只好宣布停业。

唐山浅水湾是康菲溢油最先登陆的区域,是岸滩污染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根据河北天佳司法会计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给浅水湾浴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20家经营者在2011年7月10日至10月20日期间,净利润减少总额为26,200,620.03元。

尽管浅水湾旅游从业者在康菲溢油事件中遭受污染损失,因果关系明确、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得到了司法鉴定意见和有关部门权威证据的强有力支持,却处于被人为遗漏甚至遗忘的境地,至今被排斥在行政调解和补偿范围之外。

本月27日,在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专家的指导下,以姚志明为首的20户浅水湾宾馆、餐饮、零售、旅游接待经营者,依照《环境保护法》、《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关于海洋部门可以调解处理污染索赔的规定,向国家海洋局邮寄申请书。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这些诉求包括:向康菲送达赔偿要求,进行协调、沟通、斡旋,力争通过行政调解促成争议的解决;在诉求未解决前,继续执行蓬莱19-3油田“三停”决定,暂不批准康菲恢复生产作业的申请;如果行政调解不成,在终止调解程序的同时,依据《民事诉讼法》为申请人出具支持起诉公函;要求国家海洋局在收到申请后7日内给予是否受理的书面回复。

“河北旅游经营者提出行政调解申请,发生在山东渔民前往美国起诉康菲之后。这充分表明,旅游精英们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信心。他们相信政府拥有全面公正处理康菲溢油事故的智慧和力量,他们期待国家海洋局能够为污染受害者主持公道、挽回损失。”北京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环境资源与能源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夏军对记者说。

相关:

2011年6月4日、6月17日,由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与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合作勘探开发的位于渤海海域中南部的蓬莱19-3油田,连续发生严重溢油事故,且溢油源排查和封堵进展缓慢,以致溢油大范围扩散,造成油田周边及其西北部约6200平方公里的海域海水污染(超第一类海水水质标准)。

7月5日,国家海洋局召开媒体通气会,公布了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的基本情况。7月19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发布信息,称:在河北京唐港浅水湾浴场西侧长约300米岸段发现零星、已风化油污颗粒,直径约1~4厘米。经分析鉴定,该处油污来自蓬莱19-3油田。《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联合调查组关于事故调查处理报告》进一步具体表述:2011年7月中下旬,“在河北唐山浅水湾岸滩发现油污,呈带状分布,高潮线附近油污带宽约(1~1.5)米,带长约500米,低潮线附近油污带宽约(1.5~2)米,带长约300米。”

国家海洋局于2011年8月25日通报:由于7月、8月渤海风场和海洋环流特点,此次溢油主要向北至北偏西方向漂移,影响渤海西岸部分岸线,以零星油污颗粒为主。可见,在此次溢油事故中,河北唐山浅水湾是首当其冲的岸滩污染受害者。

根据国家海洋局牵头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认定,康菲公司在作业过程中违反了油田总体开发方案,在制度和管理上存在缺失,对应当预见到的风险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最终导致溢油。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是造成重大海洋溢油污染的责任事故。截至目前,该溢油事故造成的影响仍然存在,溢油影响海域的海洋生态环境和海洋生态服务功能尚未完全恢复。

附:

对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所致旅游经营损失进行调解处理的申请书

国家海洋局:

我们是河北省唐山湾国际旅游岛浅水湾浴场的经营者,多年在此从事宾馆、餐饮、零售、旅游接待的经营。该浴场沙细水净、波浪拍岸、风景宜人,是著名的海滨休闲度假旅游区,每年接待京津冀等地大批游客。

2011年6月4日、6月17日,位于渤海海域的蓬莱19-3油田连续发生严重溢油事故,溢油大范围扩散。根据当年7月19日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的油指纹检测通报,在此次溢油事故中,唐山浅水湾是首当其冲的岸滩污染受害者。渤海特大溢油污染波及浅水湾的消息,通过新闻媒体和互联网迅速广泛传播后,引起高度的社会关注。公众纷纷取消唐山湾海滨旅游计划,给我们正处黄金期的旅游经营,带来了致命打击。

唐山湾国际旅游岛社会事务管理局的证明显示:在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发生后,浅水湾浴场等处大量出现溢油污染物,导致游客数量和旅游收入锐减,当年8月28日即被迫停业,浴场经营者损失严重。根据河北天佳司法会计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浅水湾浴场20家经营者在2011年7月10日至10月20日期间的净利润减少总额为26,200,620.03元。

国家海洋局作为海洋环境的主要监管部门,在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的调查处理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取得了海洋生态损害索赔的重大胜利,维护了国家利益和相关受害者的权益。但是,浅水湾旅游业经营者因溢油污染遭受的损失,尽管因果关系明确、证据充分,得到了基层管理部门和司法鉴定机构的认定,却处于被遗漏被忽略的尴尬境地,一直被排除在补偿范围之外,从而影响了溢油事故的全面公正处理,产生了不利于社会稳定的因素。

根据《环境保护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赔偿责任和赔偿金额的纠纷,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由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依照本法规定行使环境监督管理权的部门处理。《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规定:受到海洋石油勘探开发污染损害,要求赔偿的单位和个人,有权申请主管部门处理,要求造成污染损害的一方赔偿损失。主管部门受理的海洋石油勘探开发污染损害赔偿责任和赔偿金额纠纷,在调查了解的基础上,可以进行调解处理。《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环境保护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赔偿责任包括由于作业者的行为造成海洋环境污染损害而引起受害方经济收入的损失金额。

《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第三条规定: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环境保护管理主管部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海洋局及其派出机构,以下称“主管部门”。显然,国家海洋局是调解海洋石油勘探开发污染损害赔偿纠纷的法定机关。为维护污染受害者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我们向贵局提出调解申请和相关请求,请贵局予以支持:

1、向蓬莱19-3油田作业者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送达我们的赔偿要求,进行协调、沟通、斡旋,力争通过行政调解促成争议的解决;

2、在我们的诉求未解决前,请继续执行蓬莱19-3油田全面停止回注、停止钻井、停止油气生产作业的处理决定,暂不批准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恢复生产作业的申请;

3、如果行政调解不成,在终止调解程序的同时,请依据《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为我们出具支持起诉公函;

4、请贵局在收到本申请后7日内给予是否受理的书面回复。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