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民权县转型:贫困县如何逆袭

第一财经日报 2012-11-13 01:17:00

责编:群硕系统

2006年,民权县的年财政收入仅为6058万元,位列全省倒数第一。但2009年,民权县却成为河南省100多个县市区中,财政收入增幅排名第二位的地区。

11月8日上午刚过10点,民权县产业集聚区管委会副主任马德伟刚回到办公室,便接到县里某局官员打来的电话,这位官员向他报告称,自己正带领着一帮外地客商,在“冷谷”里参观河南香雪海家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香雪海公司”)的门口。

“已经是第二拨了,咱们快点聊,待会儿还有一拨,我得赶过去跟他们见个面。”马德伟急匆匆地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这些客商,大多是冲着“冷谷”,想要来民权投资办厂的。

何谓“冷谷”?根据马德伟的解释,这是当地对民权县产业集聚区的戏称,因为就在这个不到20平方公里的区域里,不仅聚集了包括“万宝”、“澳柯玛”等品牌在内的20多家制冷整机装备企业,还驻扎着为这些品牌厂家提供配件生产的30多家上游产业链配套企业。

“当然,如果是跟广东的顺德和浙江的慈溪比起来,民权的这点规模不算个啥,但你要知道,仅仅就在6年前,我们民权还是河南省倒数第一的国家级贫困县。”马德伟说。

根据民权县财政局的公开数据,2006年,民权县的年财政收入仅为6058万元,在河南省的县级财政排名中,位列全省倒数第一。但2009年,民权县却成为河南省100多个县市区中,财政收入增幅排名第二位的地区。

到了2010年,民权县更因当年的制冷产业实现产值30多亿元,年生产冰箱、冷柜能力400万台,年生产冷藏保温车能力万辆以上,开始在冷藏车市场中占有全国40%的份额,跃居全国第一。

一个传统的农业县,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是如何转型成为冷冻行业的工业强者的?又是如何实现产业的逐步转型的?

曾经衰落

定位清晰,借势冰熊,是马德伟对民权能够实现产业转型的解读。但本报记者采访发现,民权县的产业定位,同样经历过并不明朗的挫折。

20年前,被称为“庄子故里”的民权,曾一度因同时崛起过两家国有大型企业——光环熠熠的民权葡萄酒厂和赫赫有名的冰熊集团而被誉为“黄河故道璀璨的明珠”。

当时的冰熊电器不仅是河南省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更是中国第三大制冷家电或设备制造商,一度占有国内冷藏车市场70%的份额。

而建于1958年的民权葡萄酒厂,曾风靡全国30多年,由其生产的“长城”牌葡萄酒曾一度是国内第一品牌。

两家企业为当时的民权县贡献了75%的税收。

但随着两家企业的先后凋零,民权这座曾以工业知名的中部小城,再次沦为传统的农业大县,甚至被外界诟病为“工业经济冻土”,而民权在全省县域经济排名中的名次,也开始逐步下滑。

直到2007年,窘迫的民权县都一直希望找到破题方向。眼见冰熊的衰落,而全县各地的大小葡萄酒作坊却在兴起时,当时的民权县一度希冀于利用既有的葡萄酒产业,通过整合下游的葡萄种植,为农民创造收入,扶植一批优秀的葡萄酒企业,安置更多职工。

但这个被寄予厚望的产业链条,却随着一批“挣快钱”的投资者的进入,当地数十家中小酒企深陷恶性价格战,假冒、仿冒名牌成风。最终,2007年2月,随着中央电视台的曝光当地“假葡萄酒窝案”,民权县的葡萄酒产业跌入谷底。

招商二线企业

无奈的民权不得不重找产业方向。2008年,一个突然而至的信息,成为民权迅速崛起的机会。

2008年年底,曾经担任冰熊集团副总经理、党委书记的马德伟迎来了一个名叫赵鹏的客人。这位曾经的下属,当年的冰熊集团技术骨干告诉马德伟,冰熊衰落后,他去了浙江慈溪的香雪海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任职冷柜事业部总工程师。

他同时告诉马德伟,随着慈溪的电力成本和土地成本的上升,香雪海公司正在国内物色新的生产基地,计划将自己的部分生产线转移出去。香雪海公司的董事长杨国权还为此多次前往江苏睢宁、安徽全椒等地,考察投资落户事宜。

“为什么民权不去跟他们谈谈呢?我们厂里那么多民权人,其实他们心里都想回来。”赵鹏说,就以他们的冷柜事业部为例,整个事业部的1000多名员工中,至少有一半都是从民权出去的冰熊老员工。而整个公司,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高管都是老冰熊人。

马不停蹄,马德伟将这个消息汇报给了时任民权县委书记江文玉等人。

但事实上,民权县想要重拾当年的冷冻产业,并不容易。马德伟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随着冰熊的衰败,当地跟冷冻产业有关的企业仅剩下兆邦电器等几家小企业,根本不成气候。

而且,与江苏睢宁和安徽全椒相比,民权县无论是在政策支持力度上,还是经济发展层次上,都不具备很大的竞争优势。

但民权县却抓住了另一个两地都不拥有的天然优势——工作于浙江香雪海公司的民权籍老员工。

借助这些工人春节回民权过年的机会,民权县先为这些员工办了场风风光光的春节团拜会。之后,江文玉、马德伟等人还专门为香雪海公司“量身定做”了一套招商方案:香雪海公司在浙江,最大的厂区占地也不多30亩,每年因空间逼仄,半成品在工厂楼层之间的周转费用,就需要几百万元左右,而且,还得面临着高峰期被强制性限电停产的尴尬;民权县则承诺,不仅愿为香雪海公司提供1200多亩土地,还愿为香雪海公司的上游配套供应厂家低价提供土地,同时,还向香雪海公司保证,只要香雪海公司到民权办厂,不仅不会停掉工厂的用电,还会免费培训熟练工人,供香雪海公司使用。

一个国内的二线品牌,却在民权县找到了贵宾的感觉。包括香雪海公司董事长杨国权在内的该公司高层,最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仅要迁厂,甚至连香雪海公司的总部,也要迁往民权县。

2010年,香雪海公司斥资12亿元,在河南投资建设占地1200余亩的香雪海工业园。其位于浙江的冰箱生产线,除一条用于生产对外出口的冰箱外,其国内市场销售的冰箱,均转为民权的这家香雪海工厂生产。

而民权也获得了意外的收获,不仅收获了一家有着年产冰箱冰柜300万台能力的工厂,还迎来了为香雪海公司提供上游配件的10多家配套工厂的入驻。

“香雪海”效应

直到此时,为产业方向发愁的民权,猛然发现了另一个“蓝海”,面向国内的二三线家电品牌招商,而不是模仿合肥、重庆等地,将主要目光都放在格力、美的等一线品牌身上。

河南省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也说,作为传统的农业大县,民权本不是国内很多家电制造企业的首选,而且,与周边的合肥、重庆,甚至滁州、新乡相比,最初的民权即使在产业配套环境上,也完全无法与前者并列同一个档次。但民权却成功抓住了两个点,一个点是,借助冰熊的老产业基础,迅速形成自己在冷冻行业的上下游产业链配套规模;另一个是,民权敏锐地抓住了国内一些出口型冷冻企业的需求,这些企业之前多以对外出口为主,但随着国际经济形势的恶化,不得不将市场转向国内,地处沿海销售半径过长的缺点,使得这些企业迫切需要将工厂转移内地,民权则通过抓住这种需求,及时地包装了河南的人口红利、消费基数、招商政策和服务效率等综合卖点,给这些企业留下了“诚恳、务实”的好印象。

随着“香雪海”效应的发酵,更多的二三线家电企业开始将目光投向民权。

2010年8月,同样来自浙江的飞龙电器有限公司与民权县签约,决定将一个4.3亿元的冰箱冷柜用压花铝板加工、压缩机生产项目放在民权县,为香雪海公司等冷冻企业提供配套服务;2011年3月,浙江华美电器集团在收购了冰熊公司后,开始在民权建设一个仅一期产能就高达150万台的新生产基地;几乎与此同时,另一家名为松川专用汽车有限公司的制冷企业,也与民权县签订了一项总投资5亿元人民币的投资计划,开建年产6000台冷藏车的生产线。

仅仅就在几年前,还在为整个县城的转型发愁的民权县,突然惊讶地发现,就在该县产业集聚区1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先后崛起出华美、香雪海等20多家制冷企业和飞龙、维雪、雪牌、力冷、奥爱斯等30多家制冷配件生产企业。

大鳄的目光

于是,随着民权制冷产业“腰杆”的再次坚挺,这位曾经的农业小城的底气,突然开始变足了。

这个不起眼的县城开始了“虎口夺食”,它将目光盯向了重庆。国内的老牌制冷家电企业、“冷柜大王”澳柯玛公司(600336.SH)正在这里跟重庆市政府洽谈落户投资事宜。

但民权县却半道截杀,澳柯玛公司最终落户县城。

马德伟认为,民权县的此次招商成功,已经跟此前招商香雪海、华美等公司有很大不同。

“他们这些大企业,财大气粗,对地方给出的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看得并不是很重。”马德伟说,大企业更为看重的,是当地的产业链配套程度,自身的销售市场分布,以及长远的竞争优势。

民权县看准了澳柯玛产品的目标销售市场不是西南,而是具备庞大的人口基数的中部市场。而之前几年通过引进二三线制冷企业形成的产业配套优势,也成为吸引澳柯玛公司投资的重要砝码。

从开始接洽到最后签约,马德伟说,民权总共才用了2个月。

2012年7月,澳柯玛发布公告称,将出资5000万元设立河南澳柯玛电器有限公司,子公司注册地在民权县。

8月2日,双方在商丘市正式签约,澳柯玛将在民权县投资12亿元人民币建设制冷工业园,设计年产能规模500万台节能环保冷柜和冰箱生产线。

两个月后的10月24日,国内制冷行业另一家巨头广州万宝集团也在民权建设万宝集团民权制冷工业园,万宝集团董事长周千定说,将在民权投资超过10亿元,为万宝集团生产冰箱及冷柜、商用压缩机、冷藏车用制冷机组等系列制冷产品。

连续近9年名列中国500强企业的万宝集团,为何选择将新厂设在一个中部的小县城,而不是郑州、商丘等地?周千定说,将万宝集团的项目放在民权,是他们公司经过2年的考察,才做出的决定。“最开始,我们也是犹豫,现在,民权的制冷产业链健全了,我们才觉得,这是个好时机。”

马德伟也证实,虽然他与万宝集团的高管相识多年,但他最初几年去万宝集团招商,遭遇最多的却是“吃喝不愁,喝酒到醉,可项目就是没影儿。”

河南省委党校经济管理教研部主任、教授杨建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民权产业集聚区的转型与发展,证明了一个地方经济的腾飞,必须找准本地优势与全国经济发展战略的结合点。

在承接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大潮中,不仅要找准自己的产业发展突破口,而且还要结合全国的产业重组和战略布局。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