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人爱上韩剧、日剧的背后

第一财经周刊2015-02-15 09:15:00

简介:这家在线剧集点播网站,已经收录了多部来自亚洲的电视剧集,其中包括《来自星星的你》《没关系,是爱情啊》和《明星同居日记》。

2月深冬的一个傍晚,纽约曼哈顿时报广场旁的哈德逊剧院外比往日多停了几辆涂着彩装的日系轿车,这让本就局促的西44街显得拥挤不堪。吐着热气的剧院工作人员在严寒中哆哆嗦嗦地退回门里,从厚玻璃背后瞅着各路记者鱼贯涌入大厅,在不远处的迷你红毯上埋头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这座有着112年历史的古老剧院伴随着20世纪初纽约音乐剧的繁荣而兴建,见证着百老汇最原始的魅力。而当晚在镁光灯下成为众目焦点的,却是一张张来自亚洲的面孔。

28岁的古川雄辉默不作声地踏上红毯,动静小得让媒体区第一排刚反应过来的几位摄影师仓皇地抓起相机。9年前,这位如今的日本影视剧新星还只是一个在庆应义塾纽约学院念书的高中学生。而他今晚的身份,是第三届DramaFever年度颁奖典礼的特邀嘉宾。

“这种感觉的确有些怪怪的,”古川雄辉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脸上带着一贯腼腆而谦逊的笑容。“重回纽约,身份突然变成了一个艺人,这是之前怎么都没有想到过的。”

古川雄辉同样没有料到的,是哈德逊剧院外绵延百米的粉丝队伍。他们在零下10摄氏度的气温中急迫地等待着进场,也时不时地探头张望室内红毯上那些一闪而过的偶像身影。有人好像突然瞥见了韩国综艺节目Running Man的主持人之一金钟国,整个队伍瞬间爆发出了一种多米诺骨牌式的悸动。

早在颁奖典礼开始前的几个小时,Suk Park便在红毯旁边来回踱步。正是他5年前联合建立的创业公司DramaFever,将这些美国当地的粉丝聚到了一起。

2009年,在韩国出生、西班牙成长的Suk Park联合建立的创业公司DramaFever,将这些美国当地的粉丝聚到了一起。

这家总部设在纽约的在线剧集点播网站,已经收录了700多部主要来自亚洲的电视剧集,其中包括曾在韩国SBS电视频道热播的《来自星星的你》《没关系,是爱情啊》和《明星同居日记》。它们开始受到美国年轻人的追捧。很多广告主也留意到这一变化。Toyota、AT&T、Verizon和三星都在DramaFever上投放了广告。

Suk Park在韩国出生、西班牙成长,随后来到了美国接受高等教育。频繁的迁居经历让他很快意识到,现今美国年轻人的成长环境,已经被来自各个族裔的同龄人以及来自全球各个角落的文化浸染。

“我看的第一部亚洲电视剧就是在DramaFever上点播的李敏镐主演的《城市猎人》,从此就没办法停下来了。”贝弗利·普伦佩一下班便从哈德逊河对岸的新泽西州赶来,提前两个小时排在了进场观众的最前面。“我想要排在第一个,为了能亲眼见到那些平时在电脑屏幕上才能看到的明星。”她身旁还在上学的妹妹谢拉,则会把整个周末的时间泡在DramaFever上,看完一整部电视剧只需要两天时间。

2009年,DramaFever成立之初吸引到的主要是一小批韩剧的死忠。但到了这两年,亚裔观众只占2000万观看人数的15%,更多其他族裔的人对此产生了兴趣。当晚的年度颁奖典礼与其说是一台嘉奖亚洲优秀剧集的晚会,倒不如说是一次属于粉丝的彻夜狂欢。现场颁发的所有奖项均由150万观众票选产生,1000多张颁奖典礼的门票也在活动几天前便已售罄。当主持人念出赵寅成、金秀贤这些在亚洲炙手可热的获奖男星名字的时候,尽管他们无一例外地只能通过事先录制视频的方式发表获奖感言,但剧院内一再响起经久不息的尖叫声。

不难想象,DramaFever成长速度最快的几年,恰好赶上了以韩国说唱歌手鸟叔的《江南Style》(Gangnam Style)为代表的亚洲演艺文化对于美国市场的占领。人们不再仅仅谈论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制造业或者韩国化妆品,对这些遥远的流行文化也熟悉了起来。

“美国其实一直以来陆陆续续在观察亚洲的戏剧,所以你会看到一些美剧也有了亚洲的味道,”颁奖典礼的主持人之一、华裔艺人胡宇威说道,“而DramaFever这样的视频网站不光可以帮助我们这些艺人在海外市场宣传,更可以将亚洲的戏剧文化带到美国。”

对美国的年轻人来说,那些来自大洋彼岸的亚洲剧集往往带有奇幻的故事设定、擅长用特写镜头的浪漫桥段以及极具偶像气质的男女主角。这些异域元素对于他们无疑是陌生而又神秘的。

在美国观众看来,以韩国偶像剧为代表的曲折剧情和以中文古装戏为代表的美术效果与他们熟悉的剧集非常不同,这一差异性成为它们在美国市场找到拥趸的主要原因。

不过亚洲剧集动辄1个小时的集均长度,也在挑战着美国观众的收视习惯。Suk Park对此却并不担心,也不会为此对剧集本身做任何修改。“实际上,技术进步带来的非线性点播模式(VOD,Video on Demand)也允许观众只看他们有兴趣追下去的剧集。”他说。

尽管DramaFever开拓了亚洲剧集在美国市场新的数字发行渠道,但公司获得这些剧集授权的方式还是较为传统,往往是通过参加一年6次的影视版权博览会或通过播放剧集的电视台来联系到背后拥有版权的制作公司。在剧集引进的选择标准上,DramaFever也没有盲目地挑选各地的电视台收视冠军—公司员工们曾在网站运营初期从地域上尽可能广地搜集各类电视剧和综艺节目,把它们放在DramaFever的点播平台上,来检验投放哪些内容在美国观众中更行得通。

“举综艺节目的例子来说,我们通过对用户收视行为的分析发现,在美国观众中那些游戏竞技类的综艺节目往往会获得更高的播放量,那些包含歌唱竞技元素的节目则相对少人问津,”Suk Park向《第一财经周刊》解释道,“所以我们之后便决定放弃引进歌唱综艺类节目,在类似于Running Man这样的游戏竞技类节目上同版权方寻求更深入的合作。”

古川雄辉主演的《一吻定情》也有相似发现。这部由富士电视台收费频道在深夜档播出的校园爱情剧,自2013年在日本国内上映后反响平平,却在中国、美国等海外市场获得了令人瞩目的点播成绩。包括该剧去年年末上映的续作《一吻定情2》在内,DramaFever目前共有十余部来自韩国、日本和中国台湾的剧集正在进行同步更新。其中对于近期主打的玄彬主演的新剧《海德、哲基尔与我》,DramaFever同时提供了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中文四国语言字幕。

考虑到多国语言庞杂的字幕制作进度,DramaFever自建了一个名为WeSubtitle的网站,专门用于招募译者来对剧集进行兼职翻译。想要在该网站成为一名合格译者,需要先通过内建翻译题库的考核。考核过程共有两轮:第一轮的单项选择题主要考验译者的语法知识和遣词能力,第二轮的视频考核则需要即时为一个剧集片段配上字幕。

为了保证字幕质量和措辞的连贯性,DramaFever一般要求每部作品自始至终只由一位译者进行翻译。译者在翻译台词的同时还需要同步调节时间轴,将这两部分内容打包后争分夺秒地送至DramaFever进行校对。公司的几位视频剪辑师则会将校对完毕的字幕嵌入版权方发来的影像文件中,上传网站供超过2000万的观众进行点播。

“由于韩剧往往在电视台首播的几小时前才完成制作,所以版权方不会提供给我们剧本,译者们基本就靠听译。不过在这套字幕制作模式成熟之后,我们引进的韩剧都可以在当地电视台首播后的12至24小时之内在DramaFever看到。”负责字幕翻译协调工作的田智美说?道。

5年前,正是由于民间字幕组和盗版视频网站层出不穷,才让Suk Park有了创立DramaFever的念头。经过一番调查,他发现有300多家网站同时提供着亚洲热播剧集的盗版资源,而在美国市场上正规的网站却几乎没有。于是,他同自己在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的同学Seung Bak决定尝试提供亚洲剧集正版点播服务。

两人采取的是一种常见的“免费增值”的商业模式—在网站上收看剧集的标清带广告版本完全免费,如果每月交付10美元的会员费用,用户就可以不受广告的干扰观看剧集的高清版本。公司通过后台数据了解到,订阅会员服务的用户,每月人均会在DramaFever上花费超过50个小时的时间。

渐渐地两人发现,民间字幕组也没有以前那么活跃了,其中几位译者已经被DramaFever招至麾下。虽然字幕对于引进剧集非常重要,但Suk Park觉得,DramaFever为亚洲剧集带来的附加价值,远非纯粹添加字幕那么简单。“我们为剧集制作海报、预告片,同时还要保证视频编码的正确和元数据的创建。”

它们也获得了观众之外的一些新客户。过去,像Hulu这样的视频网站比较倾向于从播映电视台那里购买海外剧集的播放授权,但按照Suk Park的说法,后来它们逐渐觉得,DramaFever采用的后期制作方案明显更好。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DramaFever并不满足于剧集引进这样的单一业务模式,而在尝试涉足更多的内容制作和分发领域。

2013年,DramaFever作为投资方之一,与制作公司Hwa&Dam Pictures共同出品了SBS频道的热播作品《继承者们》。作为回报之一,DramaFever得到了该剧在美国的网络首播权。这部讲述上流社会继承者们与平凡现实中贫穷女孩邂逅的青春偶像剧,随后在全球范围内累积获得了20亿次的点播量。

时至今日,DramaFever已从全球70余家版权合作伙伴手中购得了超过1.5万集的视频内容,积累起月均2000多万的观看人次,并将自己的商业版图延伸至了英国、南美、中东和澳洲。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历经4轮融资,总额达到了1150万美元,投资方包括YouTube联合创始人陈士骏和AMC。

去年年末,DramaFever被日本的媒体与通讯巨头软银成功收购,在此之前,也曾有传言传媒大亨巴里·迪勒的IAC有意收购它。被收购时这家公司已经基本达到盈亏平衡。

许多媒体把DramaFever比做是下一个Netflix或是Hulu,但Suk Park并不认为这两大美国视频点播业巨头是DramaFever的纯粹竞争对手。与之相反,他决定将公司引进的剧集合作授权给Netflix和Hulu播出—从去年开始,Hulu上的亚洲剧集已经全部来自DramaFever,DramaFever的相当一部分收入也来源于此。

Suk Park举例说,“当你在Hulu上看完历史频道制作的《维京传奇》之后,很可能接下来就会被系统推荐看由DramaFever提供的《大汉贤后卫子夫》了。”

“说起亚洲文化,那种‘拉面、左宗棠鸡、Hello Kitty’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是时候聊聊音乐、剧集和电影了。”他说。

责编:罗嵛月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