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商业资讯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信而富王征宇:用户数才是真规模

《陆家嘴》 2015-07-13 10:40:00

责编:孙祺

信而富公司创始人、CEO王征宇更看重的是客户数量,而不是借贷规模。

在信而富公司前台背面的墙上,密密麻麻贴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纸币,拼成地图的形状。“地图”上方引用了培根的一句名言——“Moneyislikemuck,notgoodexceptitbespread”(金钱好比粪肥,只有撒在大地才是有用之物)。言下之意,货币只有流通起来才具有价值。

金融是货币融通的媒介,互联网金融则让这一过程更具效率。

信而富公司创始人、CEO王征宇就是一个从传统金融行业迈向互联网金融的创业者。他在美国拿到统计学博士学位后,在消费信贷领域从事风险管理工作多年,2001年回国创业。作为服务机构,信而富给人民银行提供咨询服务,帮助组建了中国的征信体系,为国内一半以上的全国性银行提供风险管理服务、评分手段。

从2010年开始,信而富依托其风险管理技术、征信手段、风险评分、决策理论等进军P2P服务平台。

王征宇认为,互联网金融兼具金融和互联网的特性,需要在稳和快之间找到平衡。作为一家偏技术的公司,信而富P2P平台在借贷成交笔数和金额上均不居行业前列,可谓是一条“慢鱼”。但王征宇并不这么看,他更看重的是客户数量,而不是借贷规模。“今年2月到4月,我们获取的新客户大概有几十万,而整个P2P行业的一千多家机构在相同时间获取的新客户数目大概和我们差不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在客户获取这方面发展速度非常快。”他说。

“我不认为信而富发展慢”

《陆家嘴》:现在比较知名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大致可以分成技术派和市场派,信而富出身是做后台技术的,算是技术派,而技术派公司的规模扩张速度可能比不上市场派。互联网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领域,你认为这是一种威胁吗?

王征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涉及到了目前互联网金融特别是在P2P的几个核心的概念。目前的P2P市场大家都在追求速度,因为这是互联网思维,就是一定要快,就是你刚才说的“快鱼吃慢鱼”,或者“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互联网金融的另外一端是金融,金融讲究稳定、稳健。一方面要快速发展,另一方面要非常稳定、可靠,这两方面有几个非常关键的属性需要解决。

我们行业面临的基本问题是什么?我认为是巨大需求没有被满足的市场问题。中小企业贷款这个问题大家都不难理解。不容易理解的是,今天中国有五亿人在经济上活跃,有借记卡、参与各种各样的经济活动,但这五亿人没有办法获得银行的信贷服务。因为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库里有八亿人,三亿人有信贷服务,五亿人就没有。看一下今天中国的P2P行业,整个行业覆盖的借款人群大概100万。一个基本原因是因为大部分机构服务的借款人额度都比较大,不是几十万就是几百万。P2P行业中经常有机构被报道说贷款出问题,一个项目就好几个亿。其实这种所谓规模大、发展速度快更多的是指借款规模,不是借款人。从借款人这个角度来说,我一点都不认为信而富发展速度慢。我给你一个统计数字,今年2月到4月,我们获取的新客户大概有几十万,而整个P2P行业的一千多家机构在相同时间获取的新客户数目大概和我们差不多。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在客户获取这方面发展速度非常快。我们不把金额或者说规模作为衡量这个业务的唯一参数。

《陆家嘴》:互联网金融公司大都不专注于做这种小额信贷市场,你觉得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

王征宇:目前整个行业中获取客户大概有两个途径:线上和线下。线上就是打开一个网站或者通过移动客户端让客户自己来提交数据,这种方法成本当然低、效率当然高,但是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假的太多。今天中国有一个P2P行业,也有一个专门为P2P行业提供假材料的行业,要什么有什么,身份证、结婚证都有。所以这是线上获取客户面临的巨大挑战。那为什么要线下呢?因为这些客户征信局没有覆盖,人民银行没有数据。所以为了解决他们的信贷历史分析问题,只能自己组建队伍采集信息。但是线下带来的一个问题是要调查他的工作情况、居住情况,调查他的一切,涉及到调查成本。额度五十万和五万的信贷调查成本差不多,但效率就差十倍。这就驱动着大部分机构做大额度信贷。如果做小额度,比如五万以下,两万、三万,获客成本就会变成一个非常高的参数。

我们所采取的手段就是通过数据筛选的方式,跟大的有数据的机构合作,通过事先获得批准的方式,大规模、低成本、高质量地获取数据。所以我们采取的手段不是让客户申请,而是主动批准客户,在客户没有申请之前就认为其符合资质,这就使得我们的获客成本非常低。

导入QQ海量用户

《陆家嘴》:信而富主要是通过哪些渠道获取潜在的客户的?

王征宇:举个例子。我们现在和腾讯QQ有深度的战略合作。我们在这个平台上利用腾讯的征信手段和其数据进行事先批准。因为腾讯提供了一系列的数据产品,我们就利用这些产品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然后在腾讯的帮助下认定一些客户符合我们的筛选标准。这种情况是帮助这些客户第一次获得信用贷款,额度比较小但是覆盖面相当广,同时我们也会利用腾讯向这些客户推送信息,让他们知道他们已经被事先批准的服务覆盖了。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非常快地触达非常广泛的人群,使得业务能够快速发展。这种方式实现了获客的规模化、低成本、高质量。

《陆家嘴》:能否具体介绍一下信而富与QQ的这次合作?

王征宇:腾讯拥有庞大的用户群,2014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QQ智能终端月活跃账户达到5.76亿。腾讯征信作为一个开放的服务平台,面向普惠金融,提供数据产品和渠道推送服务。另一端,信而富拥有领先的大数据算法、预先批准、自动决策、风险定价等核心技术优势。双方强强联手,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发挥各自优势共同推出“现金贷”产品,为在人民银行征信局没有信用历史的年轻人群提供人生第一次信用贷款,建立信用历史。

从2014年11月11日现金贷产品开始小规模市场投放,2015年2月14日开展大规模推广,截至目前累计已超过150万笔借款交易。

《陆家嘴》:腾讯的征信体系和阿里的芝麻信用之间有不同之处吗?

王征宇:它们都向人民银行申请了抽检征信体系的拍照,都在等待人民银行给它们发正式运营的许可,都在筹备期。从人民银行的角度来说,它们的业务是类似的,在同一个牌照领域里面。但是它们的业务和数据核心还是有区别的。一个是数据的规模不一样。和阿里相比腾讯的数据规模当然更大。还有一个区别是数据的覆盖面,阿里的数据主要覆盖在其电商环境或者说支付环境下的活动,但是腾讯除了自己的电商和支付数据外,还有非常强大的网络行为数据,比如游戏行为或者网上社交行为,这些数据的广度拓展了新的维度,为风险评估决策提供了新的元素。

征信要从基础做起

《陆家嘴》:你好像反对一下子开放把所有P2P公司都纳入到征信体系之内,因为这些公司良莠不齐,即使收集来的数据也不是准确和完整的。那你觉得有什么好的筛选标准或者准入门槛吗?

王征宇:最近看到媒体多次引用我说的关于央行征信系统基础数据库要不要向P2P机构开放的话,如果引用不完整就变成我反对开放。其实作为P2P公司,我们也在积极和人民银行探讨怎样让P2P机构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或者和央行数据库对接。这是一个双向的需求:P2P机构愿意访问大的征信基础数据库,人民银行当然也希望把所有信贷行为都纳入到基础数据库中。但是目前机构很多,发展水平不同,业务模式不同,甚至业务动机也不一样,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加区别让它们直接和基础数据库对接,在数据安全、数据应用、消费者保护、隐私保护等各方面可能会带来问题。

所以我觉得需要先梳理存在的问题。我觉得有两个办法。第一,人民银行的征信管理中心也提出一个建议,即只要P2P机构获得某些权威主管当局的认可,无论是获得牌照还是怎样,那么就可以向其开放。获得某些权威机构的认可其实指的是通过某种资质认定它们是比较严肃认真的机构。这种开放是通过行政手段和资质认证进行的开放,因为征信数据库没有精力直接面对一千多家机构进行筛选。

人民银行的央行征信中心在上海组建了一个专门面对小额贷款公司和P2P机构的上海资信,其背后是人民银行的征信中心。通过上海资信把所有小额贷款公司或者非银行类的信贷服务机构、信息中介机构都纳入到这个平台。上海资信的数据结构、数据管理体系甚至接口规范跟央行的大的征信基础数据库其实相当类似,这可以帮助建立使用习惯、使用规范、使用征信数据报送和查询的流程,形成征信的文化。在此基础上,随着时间迁移,对那些比较成熟的机构,数据报送比较完整、比较认真,知道如何运作的机构,央行数据库有可能会分步开放。我认为这种方式比由一个主管单位来批准会更有效,就像让你先试着学会怎么走路然后再开始跑步。

《陆家嘴》:信而富公司2014年一万块以下的借款人占38%左右,你也讲到今年这个比例还在提升。信而富在全国各地的门店大概有70家,这些门店主要是做一些高额的征信吗?

王征宇:我们认为整个消费信贷中的目标贷款额平均贷款额应该能达到几万块的信用额度。我觉得比较好的产品是信用卡,但是目前缺乏征信数据时一下子给这种额度是有困难的,即要大规模地获取客户的话,给那么多信用额度我们是不敢的。我们的做法是以比较小的额度起步,帮助客户建立用信用借钱的习惯。采集这些数据比较有效的方式是线下。所以我们的战略是线上线下业务结合,形成综合性客户获取战略。一方面打通线上大规模获取客户渠道,另一方面组成全国性线下覆盖。线下覆盖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客户验证其工作、居住情况、还款能力、居住稳定性等问题。依据我们的风险评估方法可以最准确地评估应该给这个客户多少钱。这也是帮助客户起步,也是不断提升其信用额度。

短期行为会影响行业健康

《陆家嘴》:互联网金融作为一个热门概念,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是资本追逐的目标。资本大规模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是不是已经有资产泡沫的嫌疑?你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

王征宇:我觉得要分两方面来看。一方面一些上市公司把P2P概念包装到自身当中,改一个名字就连续几个涨停板;也有些上市公司不仅是获取P2P的概念,还会真投资或收购P2P公司。这一方面是大家不愿意落后,另一方面也是对国家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互联网金融和信贷服务领域的正面回应。所以这总体是健康的。至于泡沫问题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泡沫无非就是所谓估值。很多基金涌入这个领域给高得看不懂的估值,我觉得这个就像P2P领域一样,投资的风险是自负的,我们都不要为它操心。

但这也对这个行业提出了一个基本问题,从业人员不能盲目。如果P2P机构听任资本驱动,从事短期行为,这就会影响行业的健康发展。金融不是短时间翻倍增长的业务。这个领域需要一些耐心,要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

《陆家嘴》:现在业界有公司在竞争成为国内第一家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信而富有这方面的追求和想法吗?

王征宇:信而富公司是一个创业机构,如果站在股东角度总会考虑资本收益的问题。但我们需要做的是长远的发展。不管资本市场如何看我们,我们的基本初衷不会改变。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业界还从未见过的大规模获取客户的方式为最广大的借款人提供服务,通过这种服务来解决中国普惠金融面临的挑战。如果信而富公司能够通过实践向整个行业证明普惠金融的操作,改变P2P行业的规则或者说作业模式,改变基本参数。如果我们做到了这些,那一方面我们就实现了普惠金融的梦想,另一方面我相信投资界和资本行业会对这样的行为给予充分认可。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