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世界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胜利日”纪念隆重,俄罗斯经济已度过艰难时刻?

第一财经 2016-05-10 16:06:00

责编:仇芳芳

据俄塔社5月10日报道,在5月25日俄罗斯联邦经济委员会主席团会议上,政府高官们将会探讨如何为俄罗斯未来中期4%的GDP年均增长率找到动力来源。

5月9日,俄罗斯的胜利日。成千上万的俄罗斯民众走上街头,手举着亲人在二战期间的画像,组成“不朽的军团”纪念伟大的卫国战争胜利71周年。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也手举自己父亲穿着军服的画像走在游行的人群中间。正当俄罗斯经济低迷之际,胜利日的活动为何仍要如此“大费周折”?无疑,相比于71年前的胜利,今日的俄罗斯更需要信心去打赢这场新的“经济保卫战”。

最困难的日子或已结束

根据俄罗斯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在2015年第四季度,该国GDP同比下跌3.8%。尽管看似数据消极,但纵观趋势,俄罗斯最严峻的经济衰退或许将结束。在凯投宏观新兴市场经济学家Liza Ermolenko看来,“与第三季度GDP跌幅相比,第四季度GDP跌幅扩大的关键原因在于民众消费的大幅下滑。然而,这主要是因为2014年第四季度,居民消费支出大爆发性增长所导致——当时卢布汇率下滑,诱发了民众出现恐慌购买行为。”同时,俄罗斯固定投资跌幅从前一季度的11.3%收窄至6%,出口同比增速达到了9.8%。Liza Ermolenko称:“如果将这些数据加以考虑,那么俄罗斯经济在第四季度确实出现了一些改善,近期经济活动数据显示,在今年第一季度,俄罗斯GDP同比跌幅有望缩小至2.5%。”

近期,低迷的油价相对趋于稳定甚至出现反弹趋势。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系副教授孙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世界经济发展基本面不乐观,未来石油价格可能依然会在30-40美元之间波动。但经济结构调整的努力也势在必行。

孙薇指出,由于俄罗斯经济主体依然由能源和军工行业为主,而产业结构调整一直比较缓慢,政府也错失了一些时机。“在油价上涨的时候很多原油开采企业不用深加工也会获得利润,所以会为了短期利益放弃结构调整。而如今,政府也发现2007、2008年错失了调整产业结构的机会,当时政府没有及时把研发力量用于调整产业结构、缓解薄弱部门,依然大量出口石油、并将资金用于原油出口,而石油的高端开采技术也掌握在欧美手里,所以如果要想在能源上赚取更多利润,还有赖于欧美对俄罗斯制裁的解冻,才会吸引更多的外资进入利润率比较高的行业。”孙薇表示。

2018年后GDP增速4%?

如今的俄罗斯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据俄塔社5月10日报道,在5月25日俄罗斯联邦经济委员会主席团会议上,政府高官们将会探讨如何为俄罗斯未来中期4%的GDP年均增长率找到动力来源。

“4%的经济增长,不考虑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可以为GDP提供超过3万亿卢布,为财政收入提供3000亿-4000亿卢布——甚至超过2016年政府抗危机计划的总额。”俄罗斯联邦总统助理安德烈·别拉乌索夫表示,实现这一切务必需要基础设施和社会氛围的更新。“政府已经接近了收缩的极限——今年进一步限制私有财产的使用已经不可能,中期而言这也不是出路。第二个选项,即在2018年之前提高税收也完全不可能讨论,因为这会没收经济的流动性。”

经济委员会会议预计将在5月25日举行。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阿列克谢·乌柳卡耶夫预计也将到场。“所有的参与方都已经进行过讨论,并达成共识认为4%的经济增长率得在2018年之后才能实现,但必须提前思考这个问题。”别拉乌索夫表示。

梅德韦杰夫开出2016年经济抗压药方

除了中长期的规划,俄罗斯政府也开出了2016年抵抗经济下行压力的药方。

2016年3月1日,俄罗斯联邦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表示,2016年经济行动计划已经签署,该计划包括对不同行业、民生部门的支持、以及优惠抵押贷款项目等。

“措施主要由两大基本方向组成:首先,所谓的操作性反应措施——支持那些当前遇到显著困难,但拥有显著潜力的经济部门,主要包括汽车工业、轻工业、交通工具制造、农业机械制造、农业和住宅建筑业。”

经济困难之中,民生也是俄罗斯首要保障的对象。梅德韦杰夫指出,“为准备购买新房的人提供抵押贷款支持、延长对抵押贷款利率的补贴也在逐步执行。本来今天正好应该结束这个项目的期限,但是我们决定将其延迟到2017年的1月1日。另外还有一个刻不容缓的任务,关于支持那些因经济下行受到影响的人,帮助地区预算,确保为工资预算、退休金、社会保障金提供足额的支付。”他澄清,“专门的资金将会用于支持劳动力市场。”

梅德韦杰夫指出,经济行动计划的第二大块在于——系统性的措施。“首先,关于法律激励措施,鼓励为生产、中小型企业创造有利的条件,在整个生产链条上降低花费,并进一步减少对商业的行政压力”。梅德韦杰夫表示。在他看来,“这些措施旨在立足中长期,其中的一些任务需要建立在结构性的改革之上。”

同时,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也开始强调,抵抗经济下行的压力不仅仅是联邦层面的任务,各联邦主体的领导人都需要担负起责任。“这不仅仅是联邦层面的任务,也是我们共同的。你们应该与联邦层面协调一致。如果州层面的领导人表示,这不是他的任务,却又获得了额外的联邦资源,那么这个州的领导者就要为所有不利的后果承担责任,包括失业率的扩大,或就业岗位的减少。”

第一财经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